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离婚式恋爱 > 第11章

第11章

作者:九鲸是为 返回目录
        

魏应风接到电话的时候,陈宁诉正睡得迷迷糊糊的。


        

隐约间听到了帐篷拉链拉开的声音,紧接着感觉到自己身边的人坐了起来,陈宁诉在黑暗之中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往光亮处扫了一眼,正好扫到了魏应风的手机。


        

屏幕上显示的三个字让陈宁诉瞬间精神了。


        

靠。


        

陈宁诉觉得自己整个人瞬间“眼睛瞪得像铜铃”了。


        

打来电话的人是苏飞飞。


        

说起来这个苏飞飞,那绝对是陈宁诉圈子里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这个女人特别会来事,尤其是面对魏应风的时候。


        

没错,魏应风其实非常的招蜂引蝶,即便是他已经结婚的消息传遍大江南北,也有无数的女人对他趋之若鹜。


        

甚至有人会直接使出偷进房间的下作招数。


        

当然,这个苏飞飞当然不至于如此,毕竟她也是上得了排面的人,是魏应风得影帝那部电影的女主角。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说句令人憋屈的,苏飞飞在圈子里的地位是旁人所无法撼动的,包括陈宁诉。


        

魏应风拿着手机出去了,拉链被拉上的瞬间,陈宁诉唰的一下坐了起来,盯着拉链看了半晌,还是没忍住,一把扯开。


        

他往外看了眼,魏应风正往小森林的方向走,外面静悄悄的,节目组的人都已经休息了。


        

毕竟挺晚的了。


        

陈宁诉披了件外套,偷偷摸摸的跟了上去。


        

他隔得很远,只能隐约听到魏应风说话的声音,说的是什么都不太清楚,唯一能肯定的就是魏应风的回话挺简短的,不会显得很热络。


        

陈宁诉跟得非常的小心翼翼,直到魏应风停下了步伐,他才缓过神来——他这算什么?


        

婚都离了,怎么这么不要脸皮呢……


        

他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往下摁了摁帽檐,扭头欲要往前走。


        

孰料就这么一踩的功夫,突然觉得自己的脚下承重力变得很轻,唰的一声,直接腾空了。


        

“砰”——


        

陈宁诉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他嘶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觉得自己本来已经受伤的腿如今更加像是撕裂了一般。


        

他好像掉进了什么洞里,而且这洞还挺深的。


        

里面很黑,月光只微弱的透出来一点光芒,陈宁诉四处摸索着自己的手机却什么都没摸到,估计是刚刚掉下来的时候顺手抛开了。


        

“靠。”他低声咒骂一句,脑子里转过万千个念头,当然想的最多的还是自己现在要不要喊一声魏应风。


        

喊一声兴许就得救了。


        

事后陈宁诉每每回想这件事,都觉得自己是有病,魏应风早知道晚知道,都会知道,他何必在这种要紧时候争这么一口气呢。


        

然而眼下,就在陈宁诉的纠结之中,他清晰地听到魏应风踩着树叶的步伐声越来越远了。


        

他还愣是硬着头皮都不带嘟囔一句的。


        

洞底冷,腿又疼,这一夜陈宁诉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去的,觉得自己都快被冻成僵尸了。


        

魏应风是回帐篷之后才发现陈宁诉不在了的。


        

不过他没放在心上,陈宁诉经常干这种突然消失的事情,过不了多久又会出现在他的面前,说不定是躲到哪里去抽烟了。


        

所以魏应风很随意的脱掉外套,直接睡了过去。


        

直到第二日节目组开工,李清冽来叫两人起床,魏应风才意识到陈宁诉一夜都没回。


        

旁边的位置是冰冷的。


        

他皱了皱眉头,拉开帐篷的拉链,声音还是沙哑的:“陈宁诉起了?”


        

李清冽一愣:“没啊,就差你俩了。”


        

魏应风心里一坠,知道事情大条了。


        

他迅速的把衣服穿好,暂时没有声张此事,而是先给陈宁诉打了个电话,手机自然是无人接听,魏应风将手机放进兜里,往节目组的方向走去。


        

前几天虽然闹了个李清冽失踪的事情,但那是节目组安排的,大家心里都不是特别慌,可眼下是真的有人失踪了,节目组顿时也顾不得拍摄了,所有人都分散开来,开始找人。


        

这丢的是其他人也就算了,偏偏丢的是陈宁诉,要真找不到了,导演组就是把自己给卖了都赔不起。


        

全员出动。


        

魏应风倒没和任何人一起,自己单打独斗。


        

他一边往林子里走一边给陈宁诉打电话,始终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过了得有半个小时,众人依然一无所获,魏应风在原地站了会儿,突然想起来什么。


        

一旁的李清冽急的都快哭了:“不会真的出什么事吧,宁诉哥人那么好,可千万不要啊。”


        

刺耳至极。


        

魏应风侧了侧身子,稍微避开一点李清冽的声音,垂下眼看着手机屏幕。


        

上面是昨天自己和苏飞飞的通话记录。


        

他叹了口气,迈开步伐往另外一条道路走去。


        

陈宁诉已经烧得迷迷糊糊的,他能感觉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可就是提不起力气来回答,浑身上下没一个地方是舒坦的,如果不是动弹不了,他估计已经吐了好几轮了。


        

直到有一个特别熟悉的声音很大声的喊了他一句:“陈宁诉!”


        

陈宁诉这才蓦地从噩梦之中惊醒过来。


        

他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双眼越来越清晰,抬头望着洞口,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那里,眉头紧皱,脸上写满了不悦。


        

陈宁诉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什么。


        

他想了想,抬起手挥了挥,说:“Hi,早上好。”


        

“……”魏应风几乎被他气笑了,顿了顿才道,“怎么掉这里面了?”


        

“……”陈宁诉闭了嘴。


        

魏应风叹了口气:“我去叫……”


        

魏应风这句话还没说完,一个声音突然就插了进来,道:“哥,你怎么掉这个洞里面来了!”


        

陈宁诉“啊”了一声,有点茫然。


        

“这不之前节目组设置的那个坑我的洞吗!”李清冽说,“怎么你看我掉了一次你还掉一次!”


        

更尴尬了。


        

陈宁诉本以为这个洞是什么别的地方的洞,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是之前李清冽掉过的那个洞。


        

就在不久之前他还骂李清冽蠢来着。


        

得,合着他自己比李清冽还要更蠢上几分。


        

陈宁诉涨红着脸:“话怎么这么多,赶紧想办法把我给拽出去!”


        

“我们抛根绳子下来你自己爬上来,成不成啊?”李清冽朝着洞底喊道。


        

陈宁诉清了清嗓子,正在思考怎么说自己不成显得爷们一些的时候,魏应风突然纵身一跃,直接跳了下来。


        

“……你,干嘛?”陈宁诉喉咙很干的问道。


        

“我举着他,你接一下。”魏应风看着李清冽,命令道。


        

“不用,我自己能……”


        

陈宁诉话没说完,魏应风突然蹲了下去,一只手握住他的脚腕,轻轻转动了一下。


        

“啊——”陈宁诉没忍住低叫一声,“你干嘛?!”


        

“肿得跟猪蹄一样,你确定自己可以爬上去?”


        

陈宁诉:“……关你屁事。”


        

“那我上去了?”魏应风很从善如流的接道。


        

陈宁诉狠狠瞪一眼魏应风,他最讨厌的大概就是魏应风这样的时候了,明明他清楚他就是嘴巴厉害,可有的时候偏偏要顺着他的嘴巴。


        

口不对心,说的就是陈宁诉这样的人。


        

陈宁诉哼哼了两声,说:“那你抱我。”


        

如果不是两人之间已经破碎的婚姻关系,这句话简直是情侣之间调情典范。


        

陈宁诉倒没觉得有什么,魏应风却顿了一瞬,抬头看了他一眼。


        

然后他抱着他的腿弯把他举了起来,磁性的嗓音很低,估计刚刚好够陈宁诉听清楚:“只是不想你耽误节目组的进度而已。”


        

陈宁诉脸上的笑容一僵,然后很自然的过度到其他神色上去,状若轻松的薅了一把魏应风的头发,说:“我也没多想啊,明明就是你自己多想了来着。”


        

魏应风的力气挺大的,因为最开始那几年跑龙套,偶尔会做替身,所以练过一段时间的武,虽然现在已经很久没碰,但依然每天健身,所以毫不费力的就把陈宁诉给举了起来。


        

陈宁诉的双手被李清冽抱住,那一瞬间突然很不想上去。


        

这个洞算得上是二人世界吧。


        

但不可能不上去。


        

陈宁诉一屁股坐在了洞口,李清冽朝里面吼道:“魏哥你等会儿啊,我去找节目组拿绳子。”


        

魏应风“嗯”了一声,陈宁诉笑嘻嘻道:“还拿啥绳子,让他在里面呆着呗,反正他厉害,自己肯定能出来。”


        

李清冽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跟你开玩笑,”陈宁诉翻了个白眼,“你看我像是这么狠心的人吗?”


        

李清冽默默地把“像”字给吞了回去。


        

陈宁诉坐在洞口晃着自己的腿,问道:“魏应风,你说要是我们俩真不管你了,你怎么办?”


        

魏应风看了眼陈宁诉,然后有些无奈似的,晃了晃自己手里的手机,答案不言而喻。


        

“没意思。”陈宁诉“切”了一声,撇开了头,“还以为也能让你试试我昨晚上的滋味呢。”


        

“昨天我没推你。”魏应风的言下之意已经非常明显了。


        

陈宁诉如果不是自己跟踪他的话,也不会掉这洞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