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离婚式恋爱 > 第91章

第91章

作者:九鲸是为 返回目录
        

此后几天,陈宁诉都在家待着,不上网也不联系那群狐朋狗友,修身养性,陪她妈钓鱼种花,过得倒是很平静。


        

宁苑倒是一直都很担心他,看他越是平静心里就越是担心,陈宁诉知道对方甚至私底下联系过魏应风,不过被挡了回来。


        

说实话,宁苑偷偷联系魏应风的时候,陈宁诉还期待过——指不定就看在他妈的面子上原谅他了呢。


        

但是可惜的是,魏应风连他妈的面子都不给。


        

周天的时候陈宁诉有一个商演,他甚至已经提前想好了第二天要穿什么衣服做什么造型,毕竟这差不多半个月以来,他一直都没有任何活动。


        

但傍晚的时候宁苑进来了,看上去挺难受的:“小诉,试衣服呢?”


        

“嗯。”陈宁诉点点头,“你看这件怎么样?黑色的,带链条,穿上肯定特别酷。”


        

“别试了,”宁苑叹了口气,摸摸他的脸道,“刚才瑟宇打电话来了,说是……说是明天的商演取消了。”


        

陈宁诉的动作僵住,站了半晌才道:“主办方取消的啊?”


        

“……请了另外那个小伙子了。”宁苑说,“这事儿,你也怪不得别人,都说虎落平阳被犬欺,咱现在……”


        

“我知道。”陈宁诉看上去还挺平静的,点了点头就把衬衫给扔回了柜子里,道,“妈,我一个人冷静一下,你下去吧。” 首发网址https://m.mfqbxs.com


        

“儿子没事儿别憋着。”宁苑摸摸他的脸,“有什么事就告诉妈妈,妈妈陪你。”


        

“嗯,”陈宁诉点点头,“谢谢妈。”


        

房门刚一合上,陈宁诉就把眼前那把独凳给踹飞了。


        

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以陈宁诉的脾气怎么可能不生气,他气得都快想炸别墅了。


        

但他能有什么办法。


        

他现在的境况就是这样,在圈子里几乎人人喊打,超话里天天都有人刷“陈宁诉滚出娱乐圈”,就连他们陈家的境况都算不得好,这件事出来之后,他爸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回来过,住在公司,他哥更是连黑眼圈都熬出来了处理幕后黑手,然而到现在都没把幕后黑手抓出来。


        

连他们陈家在商界的面子都不看了。背后有一股势力就是想搞死他们陈家,其实他陈宁诉都是附带的。


        

陈宁诉气“虎落平阳被犬欺”,更气自己一点忙都帮不上。


        

唱歌他是好手,但做生意他是一点脑子都没有。


        

骂人打人他是一把好手,但玩心计陈宁诉谁都玩不过。


        

陈宁诉第一次觉得自己原来这么没用。


        

陈宁诉实在气不过,拿起手机就给李清冽打了个电话过去。


        

那头的李清冽接起电话,声音略显激动:“哥你愿意听我解释了是吗?”


        

“听nm!”陈宁诉只为泄愤,“李清冽我他妈就想不通了,我跟你认识这么久我哪里对你不好了是吗?我又帮你出歌又帮你找角色的,你这人怎么心眼就这么黑呢居然这么坑我坑我们陈家?我他妈告诉你,也是现在老子不行了,但老子肯定会东山再起的,等老子东山再起的时候你看老子怎么把你拉入十八层地狱!”


        

陈宁诉骂完这心里叫一个爽快,没等李清冽那边回复就迅速挂了电话。


        

电话很快又响起来,陈宁诉挂断,李清冽却又继续锲而不舍的打,打得陈宁诉心里好生心烦,终于忍无可忍的再次接起来:“你有病吗?专门打过来讨骂?”


        

“哥你听我说,”李清冽道,“我突然想起来还有谁可能复制你的草稿了……”


        

“谁?”


        

这里的咖啡馆陈宁诉来过几次,因为环境非常的清幽,且私密性很强,圈子里的一些大佬谈事的时候都爱过来这里。


        

李清冽很明显是常客了,陈宁诉一提对方的名字,就被服务员小姐姐带到了走廊的尽头。


        

打开房门,李清冽正坐在里面读剧本,听到动静立马激动地站了起来:“哥……”


        

“别这么亲昵的喊我。”陈宁诉面无表情的说,“谁是你哥啊,。”


        

李清冽:“……”


        

他苦笑一声:“哥你总是这么直白。”


        

“说吧,到底是谁,”陈宁诉翻了个白眼,道,“我没时间跟你墨迹。”


        

“……”李清冽叹了口气,干脆也直入主题,“苏飞飞。”


        

“苏飞飞?”陈宁诉愣住了,“怎么可能是苏飞飞,她害我做什么?”


        

“这我就不知道了。”李清冽解释道,“但当时你不是把草稿拿给我看过么,并且我拿了几张回去。后来我突然想起一件事,综艺录制的过程中,有一次回去我看到苏飞飞从我的房间里出去过,那时候她说的是找我有事,见没人应答就进去看看。但我现在仔细想想,我和苏飞飞并不熟,她突然来找我真的有些奇怪。现在看来,就觉得很合理了……”


        

陈宁诉喝了口咖啡,道:“谁知道你是不是为了重新取得我的信任来骗我呢。”


        

“没必要的,哥,”李清冽道,“你现在已经这样了,我还来取得你的信任干什么呢?你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陈宁诉:“……”


        

李清冽笑了笑:“不好意思啊哥。”


        

陈宁诉看着他:“谁说没有利用价值,说不定你要从我这里当突破口接近我哥呢。”


        

李清冽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不会的,我和陈总之间是没有可能的。”


        

陈宁诉似笑非笑:“是么。”


        

李清冽叹了口气:“哥,我没有害你的理由,如你所说,和你认识这么久以来,你一直都对我很好,我也知道谁是真心对我,我不可能害你的。我也不知道那人为什么要把火往我身上引,但我希望你可以冷静下来想一想,是我的可能性到底大不大。”


        

“挺大的。”陈宁诉说,“至少从表面上看来,你是最大的获利者。”


        

李清冽一时语塞:“我无话可说。”


        

陈宁诉站起身:“不过你说的话我会认真的考虑一下。”


        

李清冽终于松了口气:“哥,相信我。”


        

陈宁诉摆摆手:“再说吧。”


        

两人把一杯咖啡喝完,李清冽就告了别,陈宁诉打他哥的电话没能打通,只好发了个消息告诉对方李清冽带过来的这个消息。


        

陈宁诉又在里面坐了会儿,才拉开房门打算离开。


        

然而在拐角处,却撞上了一个熟悉无比的身影。


        

陈宁诉的动作蓦地僵住了,他看着不远处的魏应风,脑子里一片嗡嗡嗡的声音,直叫唤。他下意识的张了张嘴,想喊一声对方,嗓子里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魏应风也看到了他。


        

陈宁诉抬起手,正要打招呼,一旁一个女人突然摔了出来,正好倒在了魏应风的怀里,魏应风一把将对方搂住,抬眼看向陈宁诉的瞬间,眉头微微一皱。


        

陈宁诉的手立马放了下去。


        

苏飞飞也看到了陈宁诉,这老女人嘴角一挑,露出一个挑衅的眼神来。


        

两人站在原地似乎在说什么,那是陈宁诉要出去的必经之路。


        

陈宁诉一只手揣在兜里,迈开步伐,朝着两人的方向走去。


        

走近了,陈宁诉才听到苏飞飞那令人作呕矫揉造作的声音,跟叫春似的。


        

路过两人时,陈宁诉特意在自己的鼻子前面挥了挥手,大声道:“哎呀,哪来的一股骚味,苏小姐别是尿了吧?”


        

“你——!”苏飞飞气得立马站直了身体,狠跺了两下脚。


        

陈宁诉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门口。苏飞飞气得双眼通红的抬起头,却看到了魏应风嘴角一抹来不及消失的笑容,顿觉气血翻涌,火气冲天。


        

“进去吧。”魏应风清了清嗓子,将自己的情绪压下,“苏小姐。”


        

陈宁诉回家后打开了手机直播。


        

之前那个本来是他参加的商演,李清冽正如一只骄傲的白天鹅一般站在直播平台的中间,万众瞩目。


        

陈宁诉不知道该不该信他。


        

李清冽虽然说得言之凿凿,但现在的陈宁诉却不敢太信了。


        

李清冽太令人捉摸不透了,也是到现在陈宁诉才发现,原来他一直都没有看懂这个人。


        

他隐藏得太深,有时候让你觉得这个人单纯不已,有时候却又觉得这个人心机深沉。甚至陈宁诉不知道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屏幕上的那张脸倒是单纯的,笑起来时露出大白牙,惹得台下的粉丝频频发出尖叫声。


        

是挺帅的。


        

陈宁诉不由得嗤笑一声,不过想让他和他哥一起包养什么的……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这编故事的人真的是一绝,关键是居然还真的有这么多人相信。


        

陈宁诉关掉了直播,闭上双眼躺了下去。


        

这件事发展到现在,陈宁诉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反击,因为这是一个导火索,无数他以前的黑料都瞬间压身,压得他像是齐天大圣入了五指山,根本就逃脱不得。


        

陈宁诉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


        

他能做的似乎只有等待。


        

然而这等待又似乎永远都没有尽头。


        

陈宁诉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


        

突然有点想魏应风了,他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