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永无乡 > 实习(十八)

实习(十八)

作者:顾言丶 返回目录

许暮洲后背一凉,一个及其荒谬的想法莫名出现在他脑子里。


他的手颤了颤,照片轻飘飘地从他指缝中落下去,重新落在了抽屉中。


孙茜的大半张脸被抽屉的阴影埋没,秀气的脸平白多出几分阴郁来。许暮洲下意识垂眼重新看向那张照片,老照片的质感比真人要显得扭曲一些,孙茜唇角的笑意看久了显得僵硬无比,她的目光深沉,像是在透过照片紧紧地盯着许暮洲。


许暮洲被她的眼神盯得后背发毛,伸手将照片重新盖了过去。


另一边,严岑已经谨慎地沿着墙边登上了三楼。


三楼的走廊很短,正对着楼梯是两扇并排而立的宽大木门,严岑抬头辨认了一下两间屋子上的铭牌,发现左边那间是校长室,右边那间是档案室。


校长室的门缝中有浅色的黄色光晕铺出来,将门口的一小块地方照的通亮。空气中弥漫着古老陈旧的木质香气,乍一看过去,三楼反倒比下面几层更像个普通学校的模样。


严岑站在校长室门口思索了片刻,没有贸然进屋,反而转头先扭开了档案室的门。


档案室并没有上锁,严岑站在门外大略扫了一眼,发现档案室大概有三个教室大小,外窗被木板钉死了,屋内竖着放了四个两米高的书架。


严岑反手将门虚掩上,想了想又将门留出了一条三指宽的缝隙,才放心往屋内走去。


靠近门边的前两个书架上方的都是教材和一些课外书,严岑上手摸了一把,发现上面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灰,不知道多久没被人动过了。


第三个书架上塞满了文件档案类的牛皮纸盒,看起来终于有了那么点档案的样子,严岑眯着眼辨认着上头模糊不清的字迹,最后终于在下方倒数第二层找到了属于孙茜的那一本。


孙茜的档案比其他人都薄一些,严岑微微侧步半蹲下来,想将那只档案盒抽出来。


这个姿势压迫到了他受伤的脚踝,扭伤处胀得厉害,又被绷带勒得紧紧的,不舒服倒是其次,主要是活动起来也颇多阻碍。


严岑嫌弃那东西碍事,不耐地啧了一声,撩开裤腿就想去拆伤处的绷带,但手指刚刚触及踝骨上那只不伦不类的蝴蝶结时,又好像临时改了主意。


“……算了。”严岑收回手,又放下裤腿将绷带遮好,才无奈地叹了口气:“小狐狸怪麻烦的。”


他将注意力重新放回面前的书架柜上,这一层放了不少档案,档案盒塞得很紧,严岑用力一抽,那书架柜竟然顺着他的力道猛得倾斜,兜头向他砸了过来!


严岑骤然起身退后两步,书架柜砸在地上,发出巨大的闷响。陈年灰尘顿时扬了半个屋子都是,严岑呛了个正着,偏过头干咳了两声。


方才被他攥在手中那只档案盒的搭扣是断裂的,只是虚虚扣在一起,这么一折腾,里头的文件顿时哗啦一声散了一地。


孙茜的档案跟其他的文件混在了一起,黑暗中一时间也看不清什么,严岑回过神,弯下腰将面前那些纸张一股脑草草收拢起来,他随手一摸,却摸到了一张加盖了公章的特殊文件。


【关于孙茜的过失处罚决定。】


这份处罚文件很短,大概只占了半页纸。上面提到了包括扣除工资和取消职称等处罚措施,但对于实际过失却写的模棱两可,只大概提了一句,说是“为人师德有亏”。


这种过失罪名听起来太莫须有了,严岑直觉这其中还有什么别的消息。然而不等他看完,虚掩着的门口忽然一闪而过了个什么东西。


严岑对这个十分敏感,他骤然警觉起来,将手中的一摞档案团成一个纸筒别在腰上,背贴着墙边,放轻脚步往门口走去。


门缝外是一个影影绰绰的黑影,顺着档案室的门过去,正停在校长室门口,光凭身形来看,有些像孙茜。


严岑眸色一沉,短剑已经横在了手中。他靠近门边,轻轻将门缝又拉开些许,看向外头。


门缝的视觉空间太小,严岑也看不太真切实际情况,只能看见校长室下的灯光将门口那个身影映照的更加飘忽,娇小的女性身躯微微佝偻着肩膀,有些瑟缩地在校长室的门外来回徘徊着。


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儿,严岑想。


门外的那个“孙茜”身上并没有血腥气,甚至离得这么近,严岑也没有听到她身上标志性的鲜血滴落声。


他将短剑反手背在小臂上,屏息拉开了档案室的门,定睛向外看去,才看清外头那个“孙茜”与二楼与他交手的并不一样——对方没有实体,只是一团黑漆漆的影子,似乎风一吹就会散去。


严岑没有贸然上前,他半个身子隐在档案室门里头,静静等着那影子的下一步动作。


那影子在校长室门口徘徊了一会儿,其中有几次甚至已经抬起了手,似乎是想要敲门的模样,但不知为什么却又收了回去,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摇晃着向后退后一步,失魂落魄地走了。


她像是没有看到严岑一般,微微低着头,从他身边擦肩而过,重新顺着楼梯走了下去,消失在了二楼半的缓步台上。


严岑以前从没遇到过这种非正常情况,一时间也摸不清是不是因为双系统并行所产生的世界线Bug,他皱着眉望着她离开的方向,沉思了一会儿,转身推开了校长室的门。


白炽灯里头的灯芯已经烧得焦黑,功率不太足,发出的光亮并不刺眼,严岑站在门口缓了半秒钟就已经适应。


校长室的大小与档案室差不多,进门先是一块不小的活动空间,横竖靠墙放了两个长条的老式黑皮沙发,左手边靠近内墙搁着一张两米多长的办公桌,桌椅后头是糊满了一整面墙的书架。


办公桌上放着一张十寸左右的相框,严岑拿起来看了看,发现是一张类似全家福的大合影。老照片最大的好处就是在下方会用烫金的字迹标出每个人的名字,严岑比对着人名在照片上看了一圈,发现眉目温和的老校长坐在最中间,孙茜就站在他的身后。


那位叫做王志刚的教导主任就坐在校长的左手边,身材相貌有些发福,戴着一顶圆圆的瓜皮帽,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窄缝,是个看起来面相很憨厚的中年男人。


但与此同时,在楼下的教务处,许暮洲正面对着一张截然相反的照片觉得毛骨悚然。


他在教务处没有找到更多的实质性线索,但在某一本笔记中发现了一张奇怪的的照片。


这张照片被胶水牢牢地粘在笔记本的扉页,被扉页的牛皮套封在里面,如果不是许暮洲多留了个心眼,恐怕也不会发现这个。


拼接后的照片是王志刚和孙茜的合影,两个半张照片用胶水歪歪斜斜地粘在一起,照片边缘还存留着撕过的毛刺,看起来及其不搭调。


照片上的孙茜就站在这所小学的教学楼门前,穿着一身秋衣,手里举着一张任职书,虽然看起来面容有些憔悴,但依旧打起精神冲着镜头微笑着。


但另外半张照片上的王志刚穿的是一套夏装,白色的半袖洗得泛黄,领口已经松垮的不像样,他眼神晶亮,端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孙茜的那半张照片被斜着粘在他身边,硬凹出了一个依偎的姿势。


这张照片看起来太诡异了,许暮洲只觉得后背发毛,他将这张照片与孙茜的单人照放在了一起,抬手搓了搓脸。


严岑迟迟不回来,许暮洲心里也在打鼓,他站起身在屋里晃了两圈转移注意力,但还是会不受控制地想严岑是不是在外头遇见了什么意外,或者被什么事情绊住了脚。


他不像严岑一样有精确的时间认知,在黑暗的环境中呆久了,会觉得时间过得越来越慢,他甚至觉得严岑已经走了半个多小时。


许暮洲无头苍蝇一般地在屋里转了不知道多少圈,教务处的门才发出吱嘎一声轻响。他心里一惊,随即看见严岑灵活地从门缝处滑了进来,才终于长舒了口气。


先前一直在一起还不觉得,直到现在才恍然发现,在这种环境中,身边有个同伴是多让人安心的一件事。


“你去哪了?”许暮洲低声问。


严岑显然不清楚许暮洲自己在这胡思乱想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他一边往办公桌的方向走,一边将身上藏着的文件拿了出来。


“我去了一趟三楼档案室。”严岑将档案文件铺在桌上,示意许暮洲过来看:“又顺路去校长室看了看,发现了一点问题。”


“先等一会儿。”许暮洲抬手打断了他,他从桌上拿过那张课程表递给严岑,又说:“你先看看这个。”


许暮洲本想跟他说说自己发现的疑点,却不想严岑只扫了一眼,就断言道:“不对,这不是孙茜的课程表。”


“怎么不是?”许暮洲一愣,他指着课表右下角孙茜的签名,说道:“这确实是孙茜的课程表。”


“不是。”严岑很肯定地摇了摇头。


“我在校长室看到过总课程排班表。”严岑说:“在这所学校,只有六年级才上英语课,孙茜的总排课量是每周两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