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群青之色 > 第一百零八章 荆溪桐的闲暇周末之其一

第一百零八章 荆溪桐的闲暇周末之其一

作者:夏奈克劳德 返回目录

无论对还在学校里上课的学生还是对在公司里上班的上班族来说,短短两天的周末都是极为珍贵的闲暇时光,机器都需要维护时间,更何况是人?


荆溪桐在这一天约了C姐,作为一家企业的实际领袖,她并不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待在一线的岗位上,用伟大的不列颠哲学家DIO的话来讲,那就是人类终究是有极限的,即便是她也不能免俗。


荆溪桐极其重视自己的生活质量,她一直都认为休息的质量是与工作质量挂钩的,在这个周末,她和C姐约定到终都市郊外的一家农家乐钓鱼品茗,田园生活简单又快乐。


“桐桐,我有些事情不太理解。”,C姐如此呼唤道,这来自于荆溪桐的强烈要求,她并不希望C姐一直以荆总为称呼叫她,C姐年长荆溪桐四岁,便采用了这样一个亲昵的称呼。


“我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你对自己要求甚高,对于下属的约束却比较松散,照理说,一个严于律己的领导,通常不是对身边的亲友下属也会严格要求的吗?”


“呵呵。”,荆溪桐淡淡地笑道,站在钓鱼场的岸边,把吊钩用力地甩得很远,放长线钓大鱼,“我认为这是对他人的一种体贴,不你认为我很厉害吗?”


“唔~”,C姐盯着湖面上毫无起伏的吊线,百无赖聊地思索了起来,“我要是说你都不过如此,那放眼整个世界,恐怕都不会再有几个比你优秀的人了。”


“不、不、不。”,荆溪桐摇了摇头,以示否定。


“我认为优秀不能成为衡量标准,每个人都存在着独属于自己的天赋和才能,不能这么简单暴力。”


“估计也就只有像你这样的怪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了~”,C姐调侃道,两人就像朋友一样亲近,而不是老板和员工。


“但总会有猎物上钩。”,荆溪桐如此答道,竿上的吊线随风轻轻摇摆着,她感到有鱼咬钩了。


“人们总乐意听信能让自己安心的话语,即便那是谎言,所谓优秀,不过是些自卑、懦弱的人拿来欺骗、安慰自己甚至他人的谎话罢了,他们知道事实是怎么样的。”,荆溪桐以三角形的姿态站定在岸边,右脚在前,左脚在后,鱼咬到勾了只是开始。


“事实是最可靠的。”,荆溪桐用力地提起鱼竿,准备收线,“不是夸张和骄傲,我承认我比其他人要强大。”


C姐入神地观察着、听着、思索着荆溪桐的言行举止,她已经保持这个习惯很久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身边有着这样一个值得学习的天才,她觉得高兴都来不及。


“你不是蜀川人,所以有可能不知道这件事。”,荆溪桐缓缓道起了自己的过去,“我知道你肯定很好奇这个,我为什么要创建溪桐传媒有限公司。”


“这个念头实在是由来已久,我记得没错的话,我上高中的时候就有思路了。”,荆溪桐的语气极为舒缓,这和她的此时正在做的事有着极大的出入,十分不符。


“过去,我总是快人一步,我得感谢我的父母,如果没有他们严格的管教,我今天就不会这么成功了。”,荆溪桐承认事实的永远都没有负担,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


“想来你的成绩一定很好,不是第一名就是第二名。”,C姐如此猜测道,她对这个思路有着相当的把握。


“你只说到了一半。”,荆溪桐突然卸掉了许多力气,咬钩的鱼有着强烈的求生欲望,想要挣脱,它想逃就让它逃,很快就会累了,那时才是最佳的收线时刻,不能一直都紧绷着线,鱼也有出人意料极限,“很遗憾,我一直都是第一名。”


“那这样的话,第二名真的就太惨了。”,C姐颇为同情地说道,“人们只会记住第一名,桐桐,你是不是总把追逐你的人甩得很远?”


“他们都是可爱又平常的普通人。”,荆溪桐没有直截了当地回答C姐这个问题,“说实话,有时我倒挺敬佩、欣赏他们的。”


“他们宁可牺牲自己的全部日常和社交,就连家人都疏远了,虽然我也是这样的,但我毕竟达到了自己的目标,可他们却不一样了,被我碾压了许多年,蚍蜉撼大树,可敬不自量,真的是怎么都不认输放弃,这让我印象深刻。”


“他们的世界中只有学习,只有考上一个好大学,这十几年的寒窗苦读才算没有白费,这挺上进的,要是人人都像他们那样努力,这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抱怨了。”


“你这话说得可真轻松。”,C姐吐槽道,“但转念一想,你确实有大言不惭的资格,你一直都是站在巅峰上俯瞰众生的吗?”


“其实我更喜欢你用观察这个词,只有神可以俯瞰,但我只是人。”,鱼不再想挣扎,为了逃出狩猎,它耗尽了全力,最终却只能任人宰割,“说是实话,这么多年了,能跟上我的人,也只有你一个。”


“那我真该感到荣幸了。”,C姐嘟囔道,她看着荆溪桐已经熟练地钓上了好几条鱼,而自己却是第一次握起鱼竿,始终这让她感到意难平。


“对了,我想到一个不错的形容!”,荆溪桐的语调虽然没有明显上扬,就连表情也没有变化,但她的确觉得很激动,这很矛盾,“你小时候有观察过蚂蚁吗?”


“没有,我觉得好像只有男孩子才会那么有闲心吧?”,C姐不解地答道。


“呵呵,这倒和性别没什么关系,我想说,我观察他们,就像小孩子观察地上的爬虫蚂蚁一样。”,荆溪桐钓起一尾鲫鱼,她觉得有点累了,便收起鱼竿,坐在一旁休息。


“你可能会觉得我很狂妄自大,但我真的没有类似的想法,只是字面上的意思。”,荆溪桐向C姐解释道,“我一直都认为人人平等,没有高低贵贱,因为大家最终都将走向死亡,无一例外,我只是很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