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半点阑珊 > 第三十四章 郁结

第三十四章 郁结

作者:站着写文 返回目录
        

杨凤霖的这句话让两人随即一愣,相视看了一眼,这是怎么了?


        

这时有侍从来报,说内务部的内务官来了,说出大事了。


        

龚全说了一句不见,大事?大事自有想管的人去管,这种时候就是一点小事最好也别往亲王这处引。


        

杨凤霖却突然直起腰,“让他进来。”


        

内务官得了允许,快步走进来,半跪在杨凤霖跟前,“亲王殿下,部长让我来和您说一声,今早皇宫东门收到了……收到了一副棺材,守门的近卫通知了内务部,部长下不了决定就先往监察院送了,有人……有人认出来,说是……说是原来花楼里的……”


        

龚全眼看着杨凤霖的脸上血色褪尽,一声大喝,“快住嘴!”


        

杨凤霖向前一步,推开龚全突然蹲下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你说是谁?”


        

内务官赶紧低下头,整个人趴伏在地上不敢再说话。


        

杨凤霖左右看了看,怎么可能呢?嘴里小声说着,想直起身体,却一时腿软根本站不起来。


        

八角赶紧去扶,杨凤霖紧紧抓着他的袖子,“你听到了吗?你听到他刚才说什么了?龚全明明说了花楼里的姑娘全都救出来了,那躺在棺材里的人是谁?”


        

八角的手臂被抓得疼,疯狂摇着头,“不会的,不会的,少爷你宽心,绝对不会的!” 首发网址https://m.mfqbxs.com


        

话虽这么说,眼里的泪水却是一滴滴落了下来,怎么都止不住。


        

杨凤霖突然推开八角,飞奔进书房,给太原道去了电话,打了好几次没打通,这才想起来这段时间皇城和太原道的通信早就断了。


        

怔愣的放下电话,杨凤霖取上的毯子,“我们去监察院。”


        

龚全拦在门口,“亲王,您……”


        

后头的话是怎么都说不下去了,他从没看见过杨凤霖这般样子。神情木然的就像一个木偶娃娃,漂亮却没有生气。


        

他默默的站到一边,眼神飘向八角,八角抹着眼角的眼泪,盯着杨凤霖的背影。龚全心里默念着,希望事情不是他想的那般,不然……


        

监察院的殓房,内务部长正在同监察院的负责人说话,看见杨凤霖赶紧迎了上去,“亲王殿下。”


        

杨凤霖举起手,“别说话。”大步跨进去,进了停尸间。


        

走到蒙着白布的尸体前,杨凤霖的手伸出去好几次,就是不敢掀开那层白布。八角拦在门口,内务部长端着肥厚的身体往里张望,“我早闻亲王殿下和花楼的老板花娘交情不错,这棺材摆在皇宫门口给谁看的,交给谁的,这不是明摆着……哎,这大过年的……”


        

龚全冷冷一个眼神扫过去,手放在腰部的配枪上,内务部长很及时的闭了嘴。


        

龚全看向入殓官,入殓官赶紧弯着腰走近,“尸体保存的很完好,应该是专门请人入殓的。致命伤在脖子,看伤口应该是自杀。”


        

龚全走到门口,看着静立在尸体旁的杨凤霖,心里的那份焦躁越发浓烈。


        

“八角,看着亲王殿下。”


        

八角眼睛红肿,“我害怕,我好久没这么害怕过了。少爷根本就没从大小姐那件事情里出来,要是……要是躺在里头的真是花娘,少爷……少爷该怎么办。我……我害怕。跟在少爷身边这么久了,我从来没见过他那样的表情,你看见了吗,我根本就猜不出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我该怎么办?”


        

八角也慌了,想咬手指头,可手抖得根本就咬不住。


        

龚全将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安慰的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这时,不远处的杨凤霖已经掀开了白布。


        

杨凤霖将白布掀开,眼睛盯着白布下的人,抓着白布的手陡然松了。鼻尖全是消毒水的味道,和那时候阿致灵堂上的味道一样。


        

杨凤霖往前走了两步,弯下腰,脸和上头那张冰冷的脸只有一指的距离,死亡的味道,冰冷的让人窒息。


        

“起来,你怎么能躺在这里呢?快起来啊?”


        

杨凤霖清朗的声音在空旷的停尸间里回荡,一字字清楚的传进门口每一个人的耳中。


        

八角捂着嘴,死死咬着手背才没让自己哭出声。


        

“你起来,你不能在这里,师父,你不能在这里!你起来。”


        

杨凤霖伸出手,要将花娘的尸体抱下来,龚全冲进去拦着他,“亲王殿下,她已经死了!”


        

杨凤霖回头看着他,眼神呆滞,又转过头指着,“怎么可能?不会死的,只是睡着了。”


        

门口传来脚步声,“亲王殿下,让她安心的走吧。”


        

满目风霜的赵长松,八角忍不住蹲下来压抑的哭出了声。杨凤霖麻木的看着突然出现的赵长松,看了许久,突然冲过去一拳狠狠打在他的脸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这三声为什么,让龚全红了眼眶。


        

赵长松嘴角流着血,对着花娘跪了下来。


        

杨凤霖犹如醒过来一般,抓着他的衣领子,“你说?为什么!你怎么能让她死了!你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她!为什么?”


        

暴风雨一般的拳头打在赵长松身上,赵长松纹丝不动,眼角却早已通红。八角跑过去拉开杨凤霖,“少爷,您别打了,花娘是自杀的,不能全怪侍卫长。”


        

疯了一般的杨凤霖突然安静下来,“自杀?自杀?”


        

转过身,一步一颤的走过去,花娘的右手里握着一根簪子。


        

杨凤霖坐倒在地上,“因为我,是因为我……”


        

惨白无血色的嘴唇抖动着,杨凤霖看着前方,眼睛酸胀得不行。


        

赵长松盯着地面,脸上的血水滴落在停尸间暗黑的地面。


        

“花娘用她的一条命换了姑娘们。她……她……”


        

赵长松说不下去了,泪水模糊了眼眶,再也说不出话。


        

杨凤霖靠在墙上,浑身如同失了力气,“你为什么不劝她,为什么要眼看着她选了这条路?”


        

这话问完,杨凤霖闭上眼,耳边是赵长松隐忍的哭声。


        

不用赵长松回答,杨凤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当时的情况,她和姑娘们之间肯定只有一方能安全的逃出去,她选了姑娘们。


        

梁羡颐的威胁,花娘是如何的性子?怎么可能让他如愿,她向来是宁死也不愿意低头的。


        

这么多年,花娘的日子过得开心吗,杨凤霖都不敢问。在外人面前笑脸迎人的花娘,心里的痛是没人能理解的。


        

她选的这条路,真是符合她刚强的性子。


        

“过刚易折。”


        

杨凤霖嘴里默默地重复着这句话,双手捂着脸埋进膝盖里。


        

“亲王殿下,请您让我带着她回赵家吧。”


        

赵长松对着杨凤霖的方向弯下腰扣头。


        

杨凤霖抬起头,扶着墙慢慢的站起来。


        

当年崔家灭门,宗祠被毁,的确花娘已经没有能去的地方了。


        

“回赵家?现如今的赵家你可做不得主。”


        

杨凤霖声音沙哑,缓步走到花娘跟前,“只有赵玉成死了,你才能夺回赵家,既然要让她进赵家,那就得风风光光的进去。”


        

“少爷!”八角的一声喊,杨凤霖才反应过来,嘴里全是浓浓的血腥味,白布上一滴血迹晕开,杨凤霖抬手抹了一把嘴角,手背上血红的一片。


        

“少爷,你怎么了?”八角惊慌的跑上来,杨凤霖犹如没听见,颤着手将白布盖了回去。


        

胸口一阵翻涌。


        

八角没有章法的擦着杨凤霖嘴角越来越多的血迹。


        

杨凤霖耳边传来八角的尖叫声,失去意识之前杨凤霖就一个念头,也许就这么睡过去了也挺好。


        

八角跟着老医官出去拿药,老医官看着眼前这个眼睛红肿看起来年纪还没他孙子大的小男孩,觉着有些可怜。


        

“亲王殿下这是郁结于心,这口淤血吐出来也好。只是殿下的身体似乎有些先天不足,之前又连着生病没有好好休息调养,有些亏损了。”


        

八角点点头,“亲王殿下晚上睡不好,吃得也不香。”


        

老医官在这皇宫里头许多年了,有些话也不说透,“亲王的身体少忧思才能好得快。我看他这身体多年保养下来也是花了不少心思的,可得好好保重。”


        

杨凤霖的身体如何八角自然是清楚的,将老医官送出去,亲自去了药房拿药。


        

老医官回医药局的路上,跟在身边的小徒弟问道,“师父,亲王的身体明明……”


        

老医官看了他一眼,“在这皇宫里头要想呆得久,就得少说话。”


        

他这半辈子在皇宫里见得多了,什么稀奇古怪的病见得也不少。


        

可亲王这身体,到底是如何长到这岁数的……


        

八角守在杨凤霖床前,昏睡中的杨凤霖也不安稳,嘴里说着胡话 ,八角听了半天也没听清少爷在说什么。


        

老爷常嘱托他,让他好好的照顾着少爷的身体。


        

八角靠在床边,这一段日子不长,少爷的身体却越来越不好了。


        

与七殿下的相遇就像开启了一扇门,越往里头走越觉得前路漫漫,可偏偏又退不出去,就像是注定一般。


        

八角心疼自家少爷,可他也帮不上。


        

短短的日子,大小姐没了,现在花娘也没了,少爷能坚持到现在已是十分不容易了。


        

龚全从外头进来,让八角先去休息,八角不肯。


        

“七殿下什么时候回来?”


        

“应该已经在路上了。”


        

八角擦着杨凤霖额头上的汗,“我的命是少爷给的,谁都不能伤害他,不论什么时候,少爷我都是要用命护着的。”


        

龚全叹息道,“过年的好日子,什么命不命的,你也不怕触霉头。”


        

“如果能选,能回头,我真希望少爷不要遇上七殿下。”


        

龚全赶紧回头看了一眼门口,确认没人才放了心,


        

“你的胆子也太大了!这话怎么能随便说。”


        

八角含着眼泪,“有什么不能说的,少爷遇上七殿下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八角,你别说了!”


        

话落,门口跑进来一个侍从,“龚部长,来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