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药剂师筱筱随笔 > 第五十章 你要护她一世周全

第五十章 你要护她一世周全

作者:布偶猫本喵 返回目录

“她很可能是听说你一个人回来了,怕你有什么不测,一个人来救你的。”黑影像是流水一样,从墙壁中流出来,在颜夫人面前流淌成一滩黑色的烟雾,虽然不断的涌动,却不会消散。


而它似乎也十分不安,这个家对它来说,也是一个家,它对于这个家的不舍,其实并不比颜夫人小多少,毕竟要找这么一个地方来修复自己,真的是十分困难的,不然也不至于流浪那么多年都依然只是一团黑影,只能躲在墙壁中生存。


“我看到她跟守在门口的士兵发生了争执,硬要冲进来,什么都不顾了。”黑影叹息:“就跟你一样没头没脑的,一点方寸都没有,一点策略都有没。”


颜夫人苦笑了一下,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儿,千辛万苦养大的孩儿当然要跟她一样,蠢也要蠢得一样。


“你护着她,只要你肯护她安全,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颜夫人算了算时间,已经快要来不及了,她们的时间不多了。


“哪怕是我要她所有关于你们的记忆也可以吗?”黑影问:“你和颜大人的,她会忘记一切。”黑影重复。


“可以,与其让她痛苦的活着,不如让她忘了一切我们,重新开始,但是你要护着她,护她一生一世周全。”颜夫人立刻接过话。她看着黑影,似乎想从里面找出一双可以凝视的眼睛,或是一张可以信任的面孔。


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她的凝视,从那黑影之中真的就幻化出来一个男子,宽袍大袖,眼神深邃,眼窝深陷,鼻梁高挺,线条硬朗,颜夫人看着他,眼眶都红了,如果这世上还有谁能让她信赖,除了夫君颜大人,就只有这幅容貌的主人了。


男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在颜夫人的铜镜里看了看容貌,满意的点点头:“这副模样倒也不赖。”


“你要护着她,一生一世。”颜夫人沙哑着嗓子说。男子郑重的点点头,化为黑影消失在墙壁中,其实他如何不想要也护着颜夫人,可是这么多年依赖于颜家温暖休养,养回来的能力也只能护住一个颜如玉,而且颜夫人去意已决,他还是只能选择了护住颜如玉。


凄厉的叫喊声从门外响起,接下来她们听到了噼里啪啦的脚步声,咣咣当当的敲门声,各种声响混杂在一起,然后门被人从外面砸开了。


透过拥过来的士兵空隙,颜夫人看到外面躺了一地的士兵,捂着肚子哀嚎不已,严重的已经奄奄一息了,她冷笑,不发一言。墙里的男子感叹:“医者若是下了杀手,真是神不知鬼不觉,无法防范。”


“虽则医者仁心,众生平等,但是他们却不是众生,他们是恶魔。”她傲然屹立,就好像破门而入拿着刀剑的并不是冲她而来的一样,就好像那些刀剑刺入的并不是她的身体一样,就好像她的灵魂已经跟身体分离了完全感受不到痛楚一样。


她的眼神落在人群后面的颜如玉身上,她的女儿正从外面连滚带爬的跑进来,那些士兵都喝了她的药,牛头马面已经开始在收割他们,根本没有人顾得上身后的颜如玉。


她看到那个男子,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困住了玉儿,就好像是看不见的屏障,一个气泡,将她牢牢的锁住了。


颜夫人放心了,张机肯定会治好那些病人的,有师兄弟们在,不会让张机孤立无援的,玉儿也安全了,她终于可以卸下肩头的重担,翩然远去,追随自己的夫君,他是不是还在奈何桥等着自己,孟婆汤请等一下再喝。


颜夫人闭上了眼睛,安然离去。


颜如玉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她醒过来的时候,身上穿着一件鹅黄色的襦裙,眼前有一个十分刚毅却又英俊的男子。


她敲了敲额头,整个人却还是很晕,看了看四周,这好像是一个药房,门口半片帘子,上面有大大的药字。就是这柜台冷清了点,她睡在柜台里的一个躺椅上,身上搭着一张弥漫着药香味的毯子。


“我是谁?”她问对方。


“颜如玉。”男子不爱说话的样子。


“你又是谁?”她又问对方。


“肖筱筱。”男子说。


***


姜无垠接到了一个奇怪的委托。


委托人是一个中年男子,相貌十分油腻,他要调查的事情很奇怪,那就是他永远都活在同一天,无论他撕掉了多少张日历,无论他做了多少标记,也无论他打了多少个结,每一次他醒来,他的记忆都留在前一天晚上。


无论他在这一天做了多少事情,他只要睡一觉醒来,就会忘记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只停留在前一天发生的事情上。


甚至他可以不睡,通宵达旦的等待,也不会记得这一天他做了什么事情,但是前一天的事情,却记得分毫不差,再往前的,也没有任何差错。


他原本是不知道的,可是生活总有印记,他缴过生活费用,燃气水费电话费,他工作,每日重复的体力劳动并不太需要记住很多东西,但是工资却会有记录,雁过留痕,再迟钝的人也会发现自己的不对劲。


更重要的是,他只能记住到2月14日的这一天之前的事情,因为在这一天,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而且这一天的记忆十分混乱,他不敢回想,每天早上一睁眼都十分艰难,有种想要立刻死去的痛苦。


他想要翻页,可是记忆每一天都把他拖回去,不是让他享受,而是十分错乱、困顿到了极致的折磨,他实在是忍不下去了,无论用什么办法,他也要解决这个问题。


这个中年男子姓王,人口最多的姓氏之一,当然,这只是一个代号,那种许多人生活在一起的事情,这些年在城市里已经不多见了,即便是临海市这样一个十分小的城市。


王先生的苦恼让姜无垠很抓狂:“先生,我觉得您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他没有直接说请王先生去检查脑子,已经十分给他面子了,看在王先生愿意支付酬劳的面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