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一簇梨花压海棠 > 第67章 晴雪之专业碰瓷

第67章 晴雪之专业碰瓷

作者:娇羞的小白菜 返回目录

“夫人说的是!如今这礼我们也送完了。夫人,咱们回家好不好?”


王爷宠溺的拉着夫人的手,认真询问道。


“好吧!”


夫人起身,也爽快的开口答应道。


夫人又不舍的拉着我说了几句,“要去府上常看她”的话,容柏也说了几句感激的客套话。


一直没有一句话的容晔,走在最后。经我身边时,忽然俏脸一红,接着悄声道:“有空一定到西街芙蓉楼吃饭!那……是我开的!”


我刚想问下具体的位置,他便像风一样追着前面的父母亲,溜走了。


我摇了摇头,颇为无奈。


“人家都走没影儿了,还站在门口巴巴的看呢!”


墨棠从我身后探出身子,翻着白眼对我冷哼一声,语气很是不善。


我:“……”


我发誓,这次,我绝对心无邪念!


方才倒还不觉什么,这一送走了人,才发现自己已是饿得要命。


大早上便进宫,中午在皇后娘娘的凤鸾殿只用了些许的点心茶水。这刚一回来,又被叫去同王爷王妃说了这小半天的话儿。


还好墨棠了解我,送走王爷王妃后,就立即吩咐小厨房备饭。


我连忙剥了个香蕉充饥,但我看着盘子里的点心还想吃,干脆等饭的功夫亲自喊晴雪云逸过来用饭。


主要我也是想去看看,她和云逸这对儿活宝在干什么!


走到后院,只见晴雪她正一个人在台阶上踱步,上上下下的。这丫头,今日竟然没去缠着云逸?


我心生纳闷,便朝着她径直走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晴雪下最后一截台阶时,一个脚滑便像我歪倒过来。


可给我吓了一跳,连忙两步并做一步的过去扶。她却突然转头对我大喊:“你这个家伙,推我做什么?”


我顿时呆愣当场,抓着她的胳膊不知该松手还是怎样。


晴雪站定后,才看清是我。挠了挠头,难为情的朝我笑笑。


朝我支支吾吾道:“我……我还以为是云逸那家伙过来了。所以……梨浅,你……可要帮我保密啊!”


我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丫头究竟都是在哪里学的,如今还会碰瓷了?


“哎!梨浅你这什么表情么!来,笑一个!我这也是迫不得已,云逸这家伙,滑不溜湫的跟个泥鳅似的。非常之人需得用上非常之法儿,你说对不对?”


面对晴雪认真的眼睛,我只好对不起云逸,坚定的朝她点了点头。


“梨浅,这个时间,你是叫我吃饭的吧?云逸那家伙可能已经到了,我们也快些过去吧。真是好饿哦!”


说罢,她便拍了拍微皱的衣角,拉着我抬腿便朝着吃饭的偏殿跑去。


这灵动的身姿,这轻快的步伐,你能想象前一秒她会脚滑摔倒?


我跟墨棠、晴雪和云逸一同其乐融融的用了晚饭,他们俩便各自回了自己小院。我跟着墨棠进了他的书房……


“今日进宫,你可有察觉出什么?”


墨棠慵懒的歪在小塌上,拿茶盖拨了拨杯子里漂浮的茶,那语气似乎再说‘今日的天气可好’一样的随意。


我站在桌子旁,学着他曾经的模样,挑起一颗葡萄扔进嘴里。


然后才悠然的开口道:“我怀疑有人做了手脚,试图对‘她’不利。她的脉象是曾经中毒,但是那人又不易察觉的定期为其解了毒。


毒不致命,但几次下来,身体虚弱是在所难免,所以她不易怀孕。此次已经解去几日,体内残留的毒素甚少。究竟是何毒,目前我还看不出。”


“那,你可在哪些地方心存疑虑?”


墨棠蹙眉,倒也没太大惊讶,启唇问道。


“所以,我临走又要了‘她’日常饮食的册子,发现有人隔三差五便是相生相克的搭配。


但我仔细瞧过,这些连毒都够不成。倒更像是个小孩子的恶作剧,让人拉拉肚子,刘流鼻涕或者打打喷嚏,连个正经八百的病都算不上。”


我摇了摇头,又挑了颗葡萄润喉,看向墨棠继续道:“而且我怀疑‘她’根本知道膳食有问题。就是我不要这膳食的册子,她也会想办法让我去看。毕竟医生发现有问题,首先想的便是吃和用。


她之前没有动作,只是这些无足轻重,捅开也不痛不痒,与那人造不成任何打击。所以最稳妥便是暂时不与那人闹开,或者想借着别人或是我的手闹开。”


说罢,我挑着眉毛,等墨棠的反应。


只见他轻轻放下茶杯,冲我勾唇一笑,“所以,你全告诉她了?”


我挺了挺胸脯,轻咳一声,略显骄傲的说道:“自然是没有。否则,我还能全须全尾的坐在这儿,悠闲的吃着这么甜的葡萄么?”


说着,我便又吃了几颗,难怪墨棠那么喜欢吃。


吐了葡萄皮,继而道:“我才不想当别人‘投石问路’的石子呢!成功与否不提,这敢在一宫之主的身上耍心眼的主儿,又是我这样一娇弱女子,能招惹的起的?”


说着我便扮做弱不禁风的娇柔模样,并冲墨棠眨了眨眼。果然,墨棠看见我这作态便是一噎。


我只好放弃娇柔,翘起二郎腿,愤愤道:“况且,这对我明显一点好处也没有。这赔本的生意,爱谁做谁做,反正本姑娘是不做。”


“那你为何愤愤不平,还跟一个小宫女斗气?”


墨棠抿了口茶,冲我调侃道。


“进贡的东西了不起啊?不说分给我点儿,还在我面前炫耀!炫耀不成,还耀武扬威的撒了我一头的壳儿。


奶奶个熊的,我提前一个时辰早起为进宫,特意梳的头,就被她给搞毁了?我俩之仇不共戴天!”


我双手叉腰愤愤不平,一回头,却见墨棠正不厚道的咧嘴笑。


我顿时火大,“你……你不准笑!”


“杜梨浅,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说你虚荣,好像都委屈了‘虚荣’这俩字儿!”


墨棠嘴角抽抽,眼角也抽抽,总之就是嘲笑我呗。反正这不是第一次,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