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总有刁妃想害朕 > 铺路的蠢材

铺路的蠢材

作者:寸珠 返回目录
        

胡嬷嬷在宫正司里究竟交代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据说卷宗直接交到了皇上那,皇上看完后,除了把胡嬷嬷赶出宫以外,什么也没做。


        

其实宫里的大多数人,连这个都不知道。


        

皇后把胡嬷嬷犯糊涂的事压得纹丝不透,所以现在阖宫上下,只知胡嬷嬷犯事给赶出了宫,可具体犯了什么事,却不得而知。不过大家也都不觉得惊讶,胡嬷嬷自诩为太后宫里出来的人,总觉得高人一头,统管群芳殿以后,明里暗里没少没家人子使绊子,抓着了把柄就不放,不说这届新人,就说皇上登基后第一拨入宫的,就有不少至今还被胡嬷嬷拿捏着呢。


        

所以她这一走,有不少人都松了口气。


        

可有的人松了气,有的人的心却给提了起来。


        

比如薛贤妃,比如高太后。


        

这事虽说被瞒得死,可这两位颇有些手段,想查,那自然还是能查到的。


        

薛贤妃听罢,当即就把茶盏给摔了!


        

参茶漫了一地,荣秀也不敢叫人擦,只挥手把屋里的奴仆都屏退。


        

“夫人才喝了药,最忌讳动怒。”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本宫真是……”真是无话可说,那薛敏珠怎么就能蠢成那个样子?


        

见薛贤妃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荣秀赶忙替她抚胸顺气:“这其中是不是有所误会?胡嬷嬷嘴里说收了咱们小娘子给的金子,可金子呢?到底不也没搜出来?小娘子虽说莽撞了些,但身后有夫人做依靠,何必花心思去笼络个嬷嬷呢?”


        

薛贤妃顺了顺气,稍稍平稳了些。


        

“你说这事是有人算计?”


        

“若不然,那嬷嬷怎么会突然就发了疯,敢在皇后面前胡言乱语呢?”


        

是啊,胡氏也是积年的老嬷嬷了,年岁也不算多大,怎么早不糊涂、晚不糊涂,偏在皇后面前犯糊涂?而且说的胡话,还是那么的恰到好处,可是……“可是她话中也提及了太后,若这事是太后授意,她又何必引火上身?”


        

此话说完,薛贤妃轻抽了口气。


        

“是了,本宫会这么想,别人也会这么想,如此一来,太后不就摘干净了?”


        

荣秀笑道:“夫人睿智。”


        

薛贤妃往榻上一靠,脸色不愉:“老虔婆,千防万防还是叫她算计了。”


        

那高氏还不够拔尖儿?姿色才情都能拔个头筹,又何苦跟薛敏珠过不去?


        

“既出手,就代表她坐不住了,更是证明咱们小娘子也不输那高氏,这才叫太后起了防范之心。”


        

“你也不必哄本宫。”虽然阿敏是自家人送进来的,可薛贤妃心里明白她资质如何,“若不是族中实在没有适龄少女,本宫根本就不赞成送她进来。所幸左右圣人年轻,后宫里总还是要添新人的,先让阿敏探一探路也好,以后再送个乖觉的进来。”


        

荣秀暗自唏嘘。


        

原来夫人,从没把个薛敏珠放在眼里过。


        

她不过就是个铺路的。


        

可是即便是个铺路的,她也做得不合格。


        

薛贤妃面带愁绪,一双水气氤氲的眸子里,荡漾着与面色完全不符的冷厉狠绝,“这事虽说是太后算计,但也怪她蠢,好端端地去和胡氏凑什么近乎?”金子虽然没搜出来,但薛敏珠和胡氏走得近,是群芳殿众人都知道的事情,“罢了,这么个蠢材,本宫也不指望让她自己明白,叫何氏去,给她分析清楚了,日后若再不老实,就滚出宫去。”


        

言罢一挥袖子,“去!”


        

荣秀领命要去。


        

薛贤妃又道:“还有,不许她再和毛氏起争执。”


        

前几日圣人又让她不必再想法子送毛氏出宫,她遣人去打听了一下,方知不久前有道从西疆送来的急奏,这便猜出是靖西候府出了事。经此一事,薛贤妃算是彻底明白了,毛氏的前程,这是和靖西候府牵连着呢。这样一个皇上不方便动,却又厌烦的女人,拿来利用简直最好不过。


        

既留下来,就继续推她出头,叫高太后只管对付她去。


        

……


        

薛敏珠听了姚女史的话,登时就红了眼圈。


        

姚女史面露不耐:“娘子且安分些吧,有夫人在,本是什么都不用愁的。”


        

莫名被奚落好几次的姚女史也无奈,她受薛贤妃的安排,负责私底下调教照料薛敏珠,本以为是个美差,却不想这薛氏这么蠢,三番五次地惹麻烦,薛贤妃罚不得她,就把气都出在了自己身上。可她又能怎么办?总不能时时刻刻都盯着她不犯错吧?


        

真是烦透了。


        

心里厌烦,说出口的话也有些生硬,“何苦总是自找麻烦呢?”


        

说完就甩甩袖子走了。


        

薛敏珠何等骄傲,听了她的话这就要上去理论,还是何氏把她给拦下来。


        

“薛姐姐消消气吧。”


        

“我如何消气!”用力甩开何氏的手,“姨姐不帮我,现在连个女史都敢给我脸色看了!”


        

“夫人怎么会不帮您呢?”


        

“她帮我什么了?那毛氏三番五次地与我过不去,却也不见姨姐替我出气。”


        

薛敏珠气得抬手揪了把探过来的叶子。


        

何氏跟在她身后,轻声细语地解释:“姐姐,你听没听过一句话叫枪打出头鸟?”


        

薛敏珠自然听过,却不愿答,斜眼看她:“什么意思?”


        

何氏便把薛贤妃授意的话明明白白地说给了她听。


        

薛敏珠听完,愤恨全变成了惊讶:“姨姐为什么不早早叫我知道?倒叫我走投无路去求了胡嬷嬷。”


        

结果事没办成,反而惹了一身骚。


        

还浪费了她一铤金子。


        

何氏:“姐姐性子单纯,夫人只是不想让这后宫里的水,脏了您的心。”


        

薛敏珠听明白了,却还是不甘心,“那就叫毛氏一直这么猖狂下去?”


        

何氏笑起来:“猖狂?你就看着几日里,她被圣人罚了几次?”


        

薛敏珠想起她屡屡被圣人责罚的事,心里头畅快不少,“这倒是,可是……”提及一事,脸色又变了变,“之前不是漏出风声说圣人要送她出宫,现下怎么没消息了?”


        

“听夫人说,是靖西候府出了事。”


        

“啊?什么事?”


        

何氏摇头:“圣人将她留下,大约是看在侯爷的面子上。”


        

“不过是个武痞子,圣人这么忌惮他做什么?”


        

何氏心里骂了句蠢货,脸上还是笑的:“这个咱们如何能知道呢?总之,姐姐大可以放宽心,好好地等着受封为妃即可,至于旁的,不比咱们出手,她自然也落不得好。”


        

经这一番安抚,薛敏珠舒畅了不少。


        

当即点点头:“好,听你的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