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念君去我时 > 第7章 五色土(1)

第7章 五色土(1)

作者:养猪女孩 返回目录
        

上回宴会结束之后,我特意要了司命星君仙府的地址。他见我找他,神色很是惊讶,这才告诉我说他并没有仙府,他们南斗六星君都是住在九重天上的,白日办公理事,夜里挂星布夜,叫我要是找他直接去九重天上找个仙娥为我引路便可。


        

因此我就准备去九重天上寻他,问他讨命簿看看,找找乐子。初次登门不能失了礼数,我便在母神父神家门口拿了把小铲子,挖了一小抔五色土,拿帕子仔仔细细包好了给他带去。


        

这五色土乃是女娲仙府的特产。


        

传说,女娲娘娘手持一块五色石,世人曰之“女娲石”,有五色,是颇具神秘色彩的上古神器。后来我问母神这块五色石现在何处,她只是神色淡淡的告诉我说,现下四海升平八荒安泰,要这神器只会引得天下不安,她便在数万年前,亲自将其没入昆仑山底。


        

这昆仑山上的土地受到这块五色石的神力影响,再加上有母神的神力庇佑,因此在女娲仙府门前有大片大片的五色土。


        

这五色土在我们家看来只是与黑泥地一样寻常的存在,不过在世人面前却是社稷的象征,据说人间帝王最最看重此物,每年皆在祭坛上供上一抔以作对神明的崇敬之意。在神仙面前也是有许多用处,炼丹时只需放上一点,便可使丹药的灵力大增,是炼丹炉前最为珍稀的圣物。


        

我家与玉虚宫元始天尊的交情也是因为门前这片五色土才像现在这般亲厚的。


        

数十万年前,当时我还小,还不懂人心险恶,瞅谁都是好神仙。


        

这小老儿连着一段时间,天天往我母神这里跑,风雨无阻,站在门前苦苦等候只为一抔我们眼中并无甚用处的五色之土。当年,我站在门后瞅他,看他站的笔直,神色坚毅,眉目间都有着一股寻常神仙难有的坚持。那是,我是真心觉得他是个好神仙,能为炼丹药如此坚持的哪里能是什么坏神仙呢?


        

父神母神慷慨,见他求土求得虔诚,挥挥手叫元始天尊自行去取,还吩咐我二哥去帮他搬去。这元始天尊也忒不晓得客气,叫我二哥帮着他挖了一座小山似的五色土搬去他玉虚宫的炼丹炉前。


        

就在这挖土的时候,元始天尊看上了我二哥。 记住网址m.mfqbxs.com


        

他与我们几个兄妹解释说,他这并非是男女之情的看上,而是见我二哥骨骼精奇,是块修道的好料子。元始天尊还说,单从他勤勤恳恳挖土毫无怨言的样子,就可以看出来他是个踏实稳重的神仙。


        

我觉得这套说辞确实是牵强了点,可是这套说辞竟然也确实糊弄过了母神父神。


        

就这样,顺理成章地,元始天尊轻而易举拐了一个母神辛辛苦苦养了一百多万年的大好青年神仙去他玉虚宫任他驱使,还哄骗忽悠着我二哥拜他为师。他明明只比我二哥大了十几万岁,却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心安理得地在坐在我父神母神旁边,看着我二哥对着他磕了三个响头。


        

这三个响头磕完,他立马升了个辈分,竟还能与我父神称兄道弟了。我们这几个兄弟姐妹立马被二哥拉下了一个辈分,以后见到元始天尊都要很不服气地向他行礼参拜了。最惨的是大哥,明明年纪比元始天尊还要长个几万岁,却要跟我们一起向他参拜。


        

就这样,二哥成了他座下最受宠爱的弟子,也是最辛苦最悲惨最可怜最当牛做马的弟子。他看上了二哥勤勤恳恳挖土毫无怨言的样子,就是居心不良,想要二哥为他当牛做马的。


        

世事总是曲折离奇的,万万没想到,这元始天尊竟然因为我二哥的小性子,和我家关系越来越好。只因为刚开始我二哥在他那玉虚宫住的不习惯,又总受他欺负被他驱使,二哥那时候还不像现在这样呆板木讷,还是个挺机灵的年轻神仙,他爱使点小性子,趁元始天尊不注意溜回家来。


        

每每我二哥回家,那元始天尊竟然也很不客气的不请自来,带只鸡牵头羊的就来我家做客。母神见他上门还带了东西,他还是我二哥的师父,实在是没有逐客的道理,就留他下来在我家里住。


        

刚开始母神父神还护着二哥,只因为他们两位神仙修的是逍遥道,看破了红尘的,叫元始天尊不必对我二哥如此严格。母神还循循善诱同元始天尊讲道法,说做神仙应该如何如何拿得起放得下,不该像他这般穷追不舍。


        

当年我觉得母神这些话甚有道理,我深深将这话当做人生的准则,顺理成章只修逍遥道,心安理得不认真修炼。那年还是我太年轻,听母神讲道法抓不住重点。现在慢慢琢磨着,才觉得这“穷追不舍”四个字很有深意。


        

可是二哥已然变成了玉虚宫元始天尊座下最受宠爱的弟子了,木已成舟,厉害神通广大如母神也没有办法改变局面。


        

元始天尊那小老儿与我父神处的越来越好,成了忘年交。后来我二哥使小性子回家来,父神竟然还当着元始天尊的面教育二哥,叫他潜心修道总该收些规矩,既然拜了人家当师父,就没有不受人管教的。


        

就这样,二哥越来越没出息没性格,被元始天尊管教习惯了,性子也被磨平了。到后来就长年累月不爱回家了,年年住在那玉虚宫,只知道自己是元始天尊的弟子,都要忘了家里有年迈的父神母神,还有等着他回来带着他们玩的弟弟妹妹。


        

这件事情的根本原因是元始天尊的歹心,而直接原因就是家门前这片神奇的五色土。


        

因此,把这在外人眼里尊贵无比的五色之土送给司命星君,我心里并没有一点吝惜与不舍。我将它收好,变了一块水镜,对着镜子整了整衣冠,就腾着云往九重天上去了。


        

没想到,我在南天门被几个看门天兵给拦住了。九重天守卫森严,这是意料中事,我仔细看看那个头冠上镶着一颗明珠的守卫,大约他是统领,我向他作了个揖,照着之前向别的神仙打招呼的法子向他打招呼:“这位仙友。”


        

没想到他脸色忽然变得凶神恶煞起来,他上下打量我一番,并未向我回礼,神情有些瞧不起我的样子:“闲杂人等不得上九重天。”


        

闲杂人等?


        

我可不是,我是正儿八经的神仙。


        

看样子他是不晓得我是谁,刚刚开了新府,我正好自报家门:“我乃昆仑山上禾洛神君。”


        

这几个天兵相互对视一番,又上下打量我一番,那位统领上前一步,收敛了方才凶恶的表情,现在很有些劝导我重新做仙好好向善的样子:“禾洛神君岂会是你这小儿的样子?你还是正经修道,再来个千年,凭本事自己上九重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