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盛世小厨医 > 第97章 开工事宜

第97章 开工事宜

作者:胖达菜根 返回目录

很快林半夏就端出了一盘盘的菜,比之前任何一天的都还要丰盛。


张叔等人吃惯了林半夏做的饭菜,倒不是很惊讶,杨夫子一家人对林半夏做的饭菜,却是赞不绝口。


饭后杨夫人好奇的看着林半夏端出来的糕点和牛奶,一直吃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糕点,便问道:“林姑娘,你这是什么糕点,这个是茶吗?”


林半夏笑着说道:“夫人,这叫蛋糕,这个叫牛奶,都是用牛的奶做的,女人经常喝可以美容养颜呢。”


杨夫人又惊喜又害羞的问道:“姑娘说的可是真的,这牛奶真的可以美容养颜?”


林半夏点了点头,一眼就看出来了杨夫人的心思,“夫人若是喜欢的话,每日我给你送去些。”


“这怎么好意思。”


“没事,反正小秋和小木以后也会天天去学堂读书。”


杨夫人找林半夏讨要牛奶,让杨夫子有点不好意思,于是说道:“林姑娘,你放心,以后这个学堂你就放心的交给我,我会好好教导这些学子的。”


林半夏又行一礼,“麻烦夫子了。”


杨夫子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哈哈一笑:“无妨,我们这就去学堂吧。”


在林半夏的带领下,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学堂,里正似乎是早已知道了夫子来了的消息,林半夏到的时候,里正已经在学堂门口等着了。


林半夏见里正紧张的样子,笑了笑直接介绍道,“夫子,这是林家村的里正,里正爷爷,这是杨夫子杨良久,这是杨夫子的夫人,这是女夫子杨婉,也是杨夫子的女儿。”


里正对着杨夫子深深的行了一礼,“杨夫子好。”


杨夫子连忙将里正扶起,“里正客气了,我们还是先进去看看学堂吧。”


里正点头说好,走在前面带领着夫子,林半夏走在最后面,毕竟她对这个学堂的了解度远比不上里正。


走完一圈后,众人回到了夫子住宿处,杨夫子感叹道:“这学堂真是考虑的极为周全,学堂旁边就是竹林,环境也是极好的。”


里正双手紧握,一颗悬着的心就放了下来,“杨夫子喜欢就好,这学堂后日开学,书和笔墨纸砚都已经准备好了,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我。”


杨夫子笑了笑,“这已经准备的很周全了。”


林半夏对着杨夫子行了一礼,“如此,那我们就先离去了,夫子你们先休息整顿,马车一会儿我就送来。”


杨夫子点了点头,他现在也的确需要在这个以后要长住的地方好好整顿一番,“麻烦林姑娘了。”


里正也和杨夫子道了别,就与林半夏离开了学堂,路上林半夏和里正商量了些开学事宜,便回家将马车送到学堂了。


林半夏给杨夫子家的马车是那个看起来比较精致一点的,至于车夫的事情,林半夏还需要去人牙子那边找两个。


学堂的事情算是全部准备好了,林半夏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是作坊的事情了,可这都申时了,却还是不见杜潇然来,毕竟明日就要开工了。


林半夏和林月一直在家里等着杜潇然,快到酉时的时候,杜潇然才坐着马车匆匆赶来。


杜潇然一下马车连忙坐下喝了口水,“半夏妹妹,渴死我了。”


林半夏又给他倒了一杯水,问道:“今日怎么来的这么晚?”


杜潇然摸了摸林剪秋的头,才说道:“我从丰武县一路赶来的。”


林半夏坐在杜潇然身边,“那边如何了?”


“一切都稳妥了,两个作坊的药材已经和药铺说好了,定期送过去,大豆也谈妥了,工人也安排好了,只等开工了。”


林半夏给杜潇然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杜公子辛苦了。”


杜潇然学着林半夏举起一个大拇指,“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表示你很厉害的意思。”


杜潇然打开扇子,转向林剪秋,“我肯定是最厉害的,对不对小秋。”


林剪秋点着头,“嗯嗯,杜哥哥最厉害了。”


林半夏突然觉得林剪秋不会是杜潇然的小迷妹吧,这还得了,于是连忙阻止道:“杜潇然,你不准拐骗小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杜潇然故意咳嗽了两声,“咳咳,我们说正事。”


林半夏这才把注意力转移到作坊开工的事情上,并对杜潇然介绍着林月,“这是林家村作坊的管事林月。”


杜潇然上下打量了一番林月,“这个小丫头行吗?”


林半夏瞪了一眼杜潇然,“我比月姐姐年龄还小呢,你有意见?”


杜潇然连连摇头,“没意见没意见,你继续说。”


“明日我要和芷柔去镇上坐诊,这边开工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明日上午先把猪板油送来,一斤猪板油可以做八块雪花皂,五百斤就可以做四千块,我估摸着一天做五百斤猪板油差不多了。”


杜潇然惊讶的问道:“那就意味着每天可以产四千块?”


林半夏点了点头,“做雪花皂的法子月姐姐会,明日你那两个人做出来的东西东西直接交给月姐姐,月姐姐指导那些工人做。”


林月点了点头,“半夏妹妹,雪花皂的制作法子,我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你就放心。”


林半夏笑了笑,拿出一份名单递给杜潇然:“这是作坊的名单,明日那些人来的时候,你和他们挨个签契约,不用签长工,只要签保守秘密就行。”


林月看着那份名单,脸上的兴奋突然消失了,“半夏妹妹,我不识字。”


林半夏安慰着林月,“月姐姐,后日学堂开学,你每日可以去学堂那边学识字。”


林月眼睛一亮,点着头,“嗯嗯,我一定会好好学的。”


“月姐姐,识字只是小问题,我相信你,一会儿我把名单上的人给你说一遍,这些人一共有二十人,你挑十人做雪花皂,跟他们说明天上工,还有十人我打算让他们做洗发膏,但契约都是明日签,此外除了做雪花皂外,我还打算做胰皂和澡豆,这些后天我教给你,你再教给那些工人。”


林月好奇的问道:“胰皂和澡豆是什么?”


杜潇然也好奇的看着林半夏。


林半夏笑了笑,“也是一种用来清洁身体的东西,不过胰皂和澡豆就比较贵了,我想的是雪花皂卖八文钱一块,胰皂就要卖三十文一块,澡豆卖八十文一块。”


杜潇然问道:“为何这澡豆卖这么贵?”


林半夏看着杜潇然,“之前你不还说太便宜了吗?”


“雪花皂才八文钱,澡豆却要八十文,这差距不是太大了吗?”


林半夏对两人解释道:“澡豆使用一些名贵药材做的,所以贵,一个猪就一个胰脏,还那么小一个,所以胰皂也比雪花皂贵,不过这只是暂时定价,后面再根据实际情况定价。”


两人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三人分工明确后,林半夏将八十件工作服给林月,暂定每人每年发四件。


林月抱起八十件工作服就出门去通知人了,杜潇然也回镇上安排材料事情了,只等明日开工了。


太阳的一半身体没入山里的时候,张叔等人才铺完所有的瓷砖,一群人走到林半夏家院子里,对着林半夏鞠了一躬。


林半夏连忙说道:“张叔,你们这是做什么?”


张叔看着林半夏这个小院子,伤感之意比昨天更甚,“林姑娘,明日我等就去迟理郡府了,在这里呆了两个月,还真是舍不得。”


林半夏看着张叔,转身从厨房拿出两篮早准备好的蛋糕,“张叔,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这是我做的蛋糕,以后要想吃什么的话来找我就行。”


张叔接过蛋糕,对着林半夏说了声谢谢,眨巴眨巴要流泪的眼睛,把眼泪逼回去了,“那我们走了。”


说完就带着一群人上了马车,马车上几人打趣着张叔:“张叔,你这是要哭了啊。”


张叔将篮子上的布打开,拿了一块蛋糕,“这两月相处的这么开心,难道你们舍得离开啊。”


“舍不得。”


几人一人拿了一块蛋糕吃了起来,隔着马车往后看去,尽是不舍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