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妆点来生 > 第四十三章 回礼

第四十三章 回礼

作者:诺宝跳 返回目录

两天后,经过于小语和哥哥们的努力,于家房子终于焕然一新。


看着和以前一样干净明亮的家,几人露出了笑容。


于正梅坐在门前的石阶上,悠悠的望着大厅方向……


……


母亲抱着妹妹冲他笑呢:“正梅,别坐地上,凉……”


那温温柔柔的声音仿佛又在耳边响起


……


“要是爹娘还在该多好啊……”于正梅眼泛泪花,他一向大大咧咧的,此时,想起曾经幸福的家,不禁红了眼眶。


院中静谧无言……


人……总是要向前看的,于小语不愿去回想,每一次的回想,她都会忍不住把心底最深处的那人挖出来,这么多年,印在脑海中的那张面容,好似生了一层薄雾,有点模糊不清,想要努力抓住,却如幻影。


她甩甩脑袋,把杂乱的念头挥散开去,不一样了,前世已远离,今生……也很好……


……


“二哥,三哥……”于小语打破沉默。


她吩咐二哥他们去县城一趟,再买一些东西回来,前两天放出话来,会给帮忙的乡邻一点心意,现在有空了,得兑现承诺。


其实不送也没啥关系,这种门面话多了去了,也不必当真,他们也不会真的惦记几个孩子的东西。


但于小语觉得说出去的话,就要兑现,不然总觉得欠着人家的。虽然她也心疼银子,但该花的还得花。


本来最省钱的方法就是请那些人再到家里来吃顿饭,可于小语宁愿花钱买清净,再来一堆人在家,免不得又要被各种打量,追问。


尤其是大哥于正松,有些人见他走路不甚灵敏,便各种脑补大哥是不是瘸了,这两日居然还有人上门打听于正松的亲事,话里话外的意思,都道他如今这个样子,是个什么打算。


几人哭笑不得,这也太着急了吧,也不看看什么情况,这个时候来说这些事情,是不是有些不好。


再说了,就算真的上门仪亲,是能直接当着几个小孩的面说的吗,这人也太不知礼了。


这一幕正好被进来的李大牛看见,结果那人被李大牛给轰出去,借此给全村的人说了于正松只是伤了腿,暂时没好而已,并不是落下什么隐疾……


于正松只是笑笑,并不在意。


……


于正竹两人答应,三哥则套好驴车,问妹妹还有没有要买的。


于小语想了想,算了,等着这边的事情弄完,他们又该启程远行,还是不要买太多,到时候可以一路进城补给,路上够吃就行。


于正梅得到答案,便和二哥赶车往县城去。


……


于铁蛋一家的东西,早在桂枝婶婶那天来帮忙时,全都给扔了出去,养的那些鸡,石头娘也都抓回去了。


也不知道他们一家如今怎么样,现在全村人都知道,是于氏老头偷偷的将房子卖给了于铁蛋。


于家兄妹收回了房子,大家都盯着那两家会有什么动静。


……


管他们呢,只要不牵扯自家,别人家的龌龊有什么好看的。于小语专心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就算在家里住不久,细节处她还是清理的干干净净,没办法,习惯使然。


“大哥,中午想吃点什么……”


“随便,只要不叫我啃大骨就好……”


噗……


不挑食的于正松,也被妹妹整的怕了。


于小语笑翻,行,今天就做点不一样的,给大哥换换口味。


这些天大家都忙的没有胃口,她准备做几碗酸辣粉来解解馋。


想到就做,泡好粉条,准备调料,酸辣粉好不好吃,就在于调料,没有条件,于小语也只能做个简化版的。


把所有东西准备好,就等着粉条下锅,这东西还是现做现吃够味,二哥和三哥还没回来,只能先等着。


李家村离县城不算太远,但于正竹两人大概巳时出去,直到未时正才回来。


等他们到了家,于小语麻利的把酸辣粉端上了桌,几人都饿的不浅,上了桌子,没有多余的话语。


“小妹还有吗?”


于正梅吃完意犹未尽。


“锅里还有,碗给我吧……”于小语准备起身。


“没长腿么,自己去……”


……


于正梅又被二哥教训了,怨念的往厨房走去……


……


饭后,于小语收拾完,把于正竹他们买回来的东西清点了一下。


对于那些给他们帮忙的人,一家准备了一包白糖,一封糕点。


白糖对普通百姓家还算是精贵的东西,加上一封糕点,这礼不算轻了。


之所以这样安排,是考虑他们走了以后,希望村里的人家,能帮着照看一下他们的房子。


他们以后说不上什么时候回来,希望到时候没有人趁他们不在时,像这次一样,莫名其妙的被占了。


这样想也没错,但他们这次多想了。


经过上次衙役要锁住于铁蛋,把他带去县衙问罪时,村里人心上都紧了根弦,谁还敢去碰于家的房子。


……


……


……


于正竹带着弟弟妹妹先去了大牛叔家,由大牛叔领着,一家一家去还人情。


一家家的出来后,后面便多了些看热闹的尾巴。


“这几个孩子,仁义啊……“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种……”


“确实,清风老弟,确实可惜啊……”


……


“哎,花婆子,干什么,你这懒婆娘亏心不亏心……”


有那浑水摸鱼之人,站在门口等着于家兄妹过来,被人指了出来。


村里就这些人家,虽然那天人多慌乱,但每家是个什么秉性,大都还是清楚的。


……


有那热情的人在旁边提醒着,谁家去了,谁家没有去,农村就是这样,礼尚往来,别想着得个好名声就乱发善心。那对于出了力的人家也是一种不公平,凭什么那些翘着腿看热闹的,也是同等待遇……


这一路过去,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于家兄妹都是笑脸对人,人情送到就好,其他就不管了。


……


……


一圈走下来之后,李大牛跟着于正竹他们回来家。


……


进得门来,李大牛看到于正松开口:


”正松啊,你这腿好些没……“


“大牛叔,没事,好着呢,其实我都能跑能跳了,就是他们给拘着,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于正松打了招呼,无奈笑道。


“嗯,这是对的,这腿不比别的地方,要是没养好可是一辈子的事情……”李大牛赞同道。


“大牛叔,喝水。”于小语端了一个茶杯过来:“家里没茶叶,怠慢了……”


“瞧这丫头说的,还跟叔见外呢……”李大牛仔细看了看于小语:


“这出去也就几个月,我怎么总觉得,你们出去了好几年呢?你这丫头长高了……”


李大牛看着眼前的几个孩子唏嘘不已,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如今个个都能独当一面,要是于兄还在,该多好。


切,那家伙肯定天天在自己面前显摆。


人这一生,知交好友,甚是难得。


李大牛和于清风从小一起长大,虽然后面各自的路不同,但情谊未变。


……


看过几个孩子都好,李大牛也不多做停留,喝完杯子里的水,就起身回家。


临出门时,叮嘱几个人,明天去县城,一定要和他在一起。


……


……


晚上,于小语叫过几个兄长,清点一下身上的银子,看看这段时间的花费。


从益州出来,多数是二哥三哥花钱,回来后,去牛家村看陈婆婆,阳叔,回来后看大牛叔,在谷林县城打点,买寿棺,还有今日的花费等等。


二哥身上的三十两早就花光,三哥的十两还剩七两,大哥的没动,于小语也几乎没动,几人都看向于正竹。


“二哥,你花钱也太快了吧,还说帮我保管……”于正梅嚷嚷道。


“二哥也没乱花,主要是给爹爹寿棺花了大头,……”


于小语给三哥解释了一下当时的情况,要的急,截了别人的胡,肯定要付出代价……


于正竹听着妹妹向着自己,本来别扭的脸这才缓了下来。


“来,二弟,大哥也花不了什么钱,我的这二十两你拿去花……”于正松掏出自己的那二十两递给于正竹。


“大哥……偏心……我呢……”于正梅眼巴巴的看着大哥手里的银票。


“这……那一人十两吧……”于正松把银票一分为二。


于正梅一把抢过,咧开嘴道:“大哥谢了……”


看着大哥配合着三哥搞怪,于小语在一旁咯咯的笑着。


……


“好了,我这里还有……”于小语开口,又拿出来四十两,给了大哥二十两,二哥二十两。


于正梅瞪着眼睛,朝于小语幽怨道:“妹妹,你也偏心……”


“小妹,大哥就不要了,你自己收着吧……”


“大哥不要!给我,给我……”


“不行,男孩子身上都要有钱……”


“那为什么二哥比我们多……”


“二哥要读书,笔墨纸砚,书本都要钱……”


“那我也要读书,这些都要买……”


“等三哥你完成了二哥交给你的功课再来说……”


“啊……妹妹……我可是你三哥……”


……


兄妹几人配合着,尽量缓和着家里的气氛。


明天的行刑……几人其实都紧张激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