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帝少霸宠:萌厨小甜妻 > 第211章 做贼心虚

第211章 做贼心虚

作者:洛青禾 返回目录
        

“那么就请吧?”


        

阮兆祥眼神当中带着一抹深意,一双眼睛冷冷地盯在了阮软和萧云庭两个人的脸上。


        

两个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神当中看出了一抹不确定。


        

毕竟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阮兆祥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又为什么会要让他们上车离开?


        

站在门口将这一切都看在自己眼中的罗天明,内心当中有些举棋不定,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搞清楚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我觉得既然你如此盛情相邀,那么我们就陪你走一趟,希望这一次你不会让我们感到失望。”


        

萧云庭的眼睛眯了眯,目光当中透露出了一抹危险的表情。


        

想要弄清楚之前那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能够更加切实地接近真相,阮软和萧云庭别无选择。


        

两个人上了阮兆祥的车,车子径直的开到了一座私人的高级酒店。


        

简单的安顿了一番之后,阮软和萧云庭两个人就被阮兆祥带到了他自己的私人客厅当中。


        

“早就听闻阮软拥有着一首拿手的厨艺,今天正好来到了我的家中,倒不如好好地给我展示一下如何?”


        

几个人刚刚在沙发上坐下,阮兆祥就一脸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阮软开口说道。


        

还不等阮软开口说话,坐在阮软身旁的萧云庭则是轻轻地笑了笑,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冷漠。


        

“阮兆祥,现在我们已经跟着你来到了你指定的地方,在帮你做菜之前,你是不是也应该或多或少的向我们透露一些我们想要知道的信息?”


        

听到了萧云庭的询问,阮兆祥的脸上笑容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严肃。


        

“怎么?你这是不相信我?”


        

“相不相信你在我看来没那么重要,我们想要知道的事情,其实你的心里面比任何人都清楚,只要你能够给我们一个答案,别说只是做一道菜,就是做一桌子菜,我们都乐意效劳。”


        

伸出手在自己的下巴上轻轻的摸了几下,阮兆祥此时正在自己的内心当中思考这整件事情的情况。


        

过了一会儿之后,阮兆祥的声音这才幽幽响起。


        

“你放心吧,我既然能够将你和阮软两个人接到我这私人的庄园当中,那么我就肯定是有事情要告诉你们,只不过我现在有点饿了,不吃饱又怎么有力气去回忆哪些事情呢?你说对吧?”


        

萧云庭的嘴角微微的抽搐了一下,他看着面前神情自若的阮兆祥,内心当中也是无比纠结。


        

而就在此时,一直坐在萧云庭前旁,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话的阮软轻轻地点了点头。


        

“好,只不过是做几道菜而已,对于我来说本身并不难,只要有相应的食材能够做出一些菜品,也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但愿你能够信守自己的承诺。”


        

阮软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起身便向着厨房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


        

萧云庭想要开口阻止,但是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理由,最终只能够无奈地继续坐在阮兆祥的对面,和对方四目相对。


        

在这个私人的酒店,当中厨房里面的各种食材一应俱全,这也正好让阮软有了可以充分发挥的空间。


        

在忙活了一段时间之后,香喷喷的饭菜被端上了桌。


        

闭上眼睛,有些贪婪得闻着饭菜的香味,阮兆祥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真是不错呀,人们都说菜品最重要的就在色香味这三个字上,在我看来,这色和味道在其次,首先香味就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抓住一个人的鼻子,所以在这一点上阮软做的还真的是十分的到位。”


        

一边开口说这话,阮兆祥直接从盘子当中夹起了菜品,往自己的嘴中送去,随即眼睛睁大对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阮软竖起了大拇指。


        

“不错,味道果然是非常的好!”


        

“你现在口中所吃的这道菜,可是阮软的拿手好菜,味道好也是正常的,现在你提出来的条件我们都已经完成了,你是不是也应该告诉一些我们想要知道的事情?”


        

萧云庭眼神当中有着一抹不耐烦,继续开口追问。


        

轻轻地叹了口气,阮兆祥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紧紧的皱着眉头,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其实……如果我告诉你们,对你的叔叔下毒的人其实并不是,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相信?”


        

阮兆祥的眼神当中有着一抹苦涩,他看着萧云庭开口询问。


        

萧云庭没有说话,而是抿着嘴唇一脸严肃地看着对方。


        

“说到底,其实我和你的叔叔两个人之间也算是比较好的朋友,我承认你的叔叔的死因的确是死于食物中毒,但是我可以用我的人品保证,下毒的人真的不是我。”


        

听到了来自于阮兆祥的姐是萧云庭的脸色却仍然是平静异常,很显然她早就已经在内心当中猜到了阮兆祥,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就真的有点意思了,如果说下毒害死我叔叔的人并不是你,那么你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做贼心虚一直逃避呢?”


        

就好像是自己内心当中的秘密,忽然之间被人公布出来一样,阮兆祥的脸色在此时变得有些纠结。


        

“其实我这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如果真的想要找到隐藏在幕后的真正凶手,那么就必须要有一个人站在明面上替他承担起所有的指责,只有这样凶手才能够疏于防备。”


        

萧云庭仍然是没有说话,等待着阮兆祥继续解释。


        

“我这么和你说吧,我现在已经找到了一些头绪,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在上一次美食大赛的过程当中,很有可能真真正正害死你叔叔的幕后凶手一直都隐藏在被我们所有人所不注意的角落里,然后密切的观察着场上的一举一动。”


        

似乎是觉得萧云庭还是没有想明白,整件事情的关键之处,阮兆祥开口补充。


        

“嗯,而我所找到的突破口就是黎尘龙很有可能就是隐藏在背后的幕后凶手的手下,同时也是唯一一个浮现在我们面前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