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长安骸 > 【长安华】温存

【长安华】温存

作者:未念东风 返回目录
        

马车在石板路上缓缓前行,马脖子上的铃铛也被摘了下去,除了轻微的车轱辘响声,还有户家的几声狗吠。


        

空气中一片死寂。


        

他们现在,犯了宵禁,遇到金吾卫虽是可以用太保的权威镇压,但他们出行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他们可以不坐马车回去,落月楼是白宋的情报局,有条密道可直接通回白府。


        

容扶桑一只手抱着手炉,缩在马车的座位上冷得颤抖,这件事情白宋也一直很奇怪,她自小从长安长大,却比常人都要怕冷,两层狐裘都不能让她暖和起来。


        

“小扶桑,冷吗?”白宋关心地看着她。


        

容扶桑乖巧地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白宋看着容扶桑冻得有些发紫的嘴唇,将她搂入怀里:“真不让人省心……”


        

容扶桑的脑袋靠在白宋的怀里,闭着眼睛,享受着温暖的包围,公子将她从小抱到大,她早已习惯。


        

容扶桑没有亲人,若是有,白宋就是她唯一的亲人。


        

她信任他,依赖他,把他当成唯一的信仰。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公子,为什么不从密道回去呢?反正咱们走得时候在路途中换了几辆马车,没人知道咱们到底去了哪里,销毁马车,”容扶桑摸了摸马车上柔软的垫子,“不是更隐秘吗?”


        

“可是你怕冷啊。”白宋一脸宠溺地看着她,“密道湿寒,你这身子怎么扛得住,马车虽不比家中暖热,但能让你稍微舒服些,总比走密道强多了。”


        

“那公子下次别带我出来了……碍事。”容扶桑心里有些愧疚。


        

“小扶桑,你长大了,”白宋面色虽然还是那么柔和,语气却沉重起来,“有些事情,你必须开始接触了。”


        

容扶桑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了几下:“好,我都听公子的。”


        

“真乖。”白宋抚顺容扶桑有些凌乱的头发。


        

自小,他便从未看到过容扶桑哭闹,十分乖巧懂事。别的女孩子几岁时都娇弱得很,稍微磕磕碰碰就要哭上一场,犹记得,她的身份被别人嘲笑,别人欺负她,她向来不敢还手,唯有那次她卸掉所有的柔弱,和别人打了起来,娇嫩胳膊却被树枝从肩膀划到手腕。


        

白宋当时自然是心疼的,小心地给她上药,这小姑娘一声不吭,咬破了嘴唇,眼泪汪汪,泪珠始终掉不下来。


        

“公子,扶桑本是不想还手的。”


        

“那你怎么还是还手了?还伤了自己。”白宋轻轻地吹着她的伤口。


        

“他们说公子……有娘生,没娘养……”容扶桑的眼泪吊不住了,一颗晶莹的泪珠从脸庞滑落。


        

“……,我都习惯了,你着什么急。”白宋轻描淡写道。


        

白宋听这句话,真的听多了,再多几句也没有什么。


        

“可他们说得是公子啊!”


        

容扶桑从小护着他,他从小护着她,他们虽在大户人家,但只能用一个可怜的词来形容——相依为命。


        

……


        

白宋收回思绪,低头看着怀中看起来小小只得容扶桑,叹了口气:“小扶桑?”


        

“公子,我在……”容扶桑迷迷糊糊地说道。


        

“你为什么处处顺着我。”


        

“因为公子救了我,还对我好。”


        

“傻瓜。”白宋心中升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还有……”容扶桑在他怀里喃喃细语。


        

“还有什么?”


        

“公子,是我至高无上的神。”


        

白宋的心尖颤了一下。


        

“我怎么能做了你的神呢……我做不了的。”


        

怀中的人阖眼睡去,再无言语。


        

“你是一个多么干净的人啊……”白宋的双唇微微颤抖着。


        

“小扶桑,我后悔了。”


        

“可这世间没有后悔药。”


        

“箭在弓上,不得不发。”


        

“我也想,做一次恶人。”


        

自言自语。


        

……


        

摇摇晃晃的马车突然静止了下来,白宋怕容扶桑摔了,用一只手护着她。


        

“白公子,到了。”车夫在外面说道。


        

白宋正准备叫醒容扶桑,看着那张熟睡的面孔,有些不忍:“今晚好好睡吧。”


        

白宋撂起车帘,将三两银子丢到车夫手中,尽量不让他看到他们的样子。


        

“带着这三两银子,宵禁结束立刻离开长安。”


        

“规矩,我明白。”车夫高兴地将银子抛起,收到腰间。


        

“闭眼,转身。”白宋在车中说道。


        

就在车夫转身的那一瞬间,一支离弦箭射了过来,准确无误的射中了车夫,车夫一口血喷出,软踏踏地躺在地上,眼睛都没来得及闭上,那双眼睛睁得如铜铃一般。


        

“二哥,你没发现我吗?”一个拿着弓黑衣男子一步步走到白宋面前。


        

“白玉,知道你的性子,我才让他转身。”白宋横抱着容扶桑走出马车。


        

“你还在箭上擦了毒?”白宋看着很快绿到发黑紫的尸体。


        

“小弟虽不如二哥聪明,但听闻大理寺少卿孟璇玑,可以通过死人破案,下了毒,尸体烂得快,纵使她有通天下地的本领,也什么都查不出来。”白玉笑道。


        

白玉看着白宋怀中的容扶桑,嬉皮笑脸的表情顿时僵硬。


        

“二哥,你可别忘了自己是谁,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我记得,一直记得。”白宋小声说道,刚说完,怀中的人哼唧了几声。


        

“改天再说。”白宋准备转身离去,走到后门门口停了下来,冷声道:“你也别忘了你的身份。”


        

赤裸裸的警告。


        

我的身份?白玉笑着目送自己“亲爱的”的二哥离开。


        

同样是白家人,但他和白宋一个地上一个地下,云泥之别。


        

他只是一个妾室所出的庶子。


        

他一次次地质问老天为什么,为什么他就是妾室所出?为什么他就是庶子?!


        

他一次次地质问老天凭什么,凭什么白宋就是正室所出?凭什么白宋就是嫡子?!他凭什么比我活得好?!!


        

为什么……凭什么……


        

想到这里,他只觉得胸口憋闷。


        

白玉有时真想撕掉自己的这层笑脸,他自己都恶心自己。


        

“白宋啊,我是想和你好好做兄弟,但我们所求相同,但东西只有一个,不是儿时的西瓜,可以分。”


        

我们长大了,我们都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