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为了光辉abo > “您的信息素对我而言,是情毒。”(删减)

“您的信息素对我而言,是情毒。”(删减)

作者:隔岸观火 返回目录
        

房间里没有开灯,窗帘紧闭着,昏暗无比,气氛有些压抑。


        

艾金没有说话,而乔希依旧保持着双膝跪地的姿势。乔希嗅到了从自己身上无意间漏出来的一丁点牛奶味,喉头紧张地动了动。他在艾金的面前很难维持自身信息素的稳定,他害怕艾金会因此觉得他的自控能力太差而对他失望。


        

“你这样会令我很困扰。”艾金显然也嗅到了空气中飘着的些许牛奶香。他仍处于发/情期,下午和兰德尔睡了一次,其实也是因为他打过的那支抑制剂放了太长时间,效力已经很差了,他需要兰德尔的信息素来让他的状态暂时稳定下来,以免在他离开诺菲林的途中发生什么意外。


        

失去邓恩后的五年里,艾金一直靠抑制剂来度过期。这对于omega的身体本就是很不健康的,不仅会令omega对抑制剂产生抵抗性,而且会越来越加重omega的性/需求。


        

长时间使用高强度抑制剂的后果,艾金已经亲身体验到了。抑制剂在他身上的作用时间越来越短,而且那天和加菲尔德睡过之后他也隐隐地感觉到,自己似乎已经有了轻度的性/瘾症状。


        

这对他而言相当糟糕。


        

乔希是救他出诺菲林的恩人,同时也是一颗定时炸弹。他们之间的信息素匹配度太高,很容易就会擦枪走火。而艾金并不愿意同乔希发生关系,就像他说的那样,乔希太年轻了,刚成年没多久,或许对爱情和性/吸引力这两个概念还没有一个清楚的认知。如果他和乔希发生了什么,心中难免会有负罪感。


        

“如果是我的话……”乔希的手指用力攥着艾金的衬衫,他听见自己有些不受控地说,“可以轻易地覆盖掉那个典狱长的标记,先生也不用再承受清除标记的痛苦了。”


        

轻易。


        

没错,乔希确实能够轻易地覆盖掉兰德尔的标记,因为乔希才是最契合艾金身体的alpha.这一点,艾金自然也非常清楚。此刻,他已经感受到了。兰德尔留在他身上的味道正在渐渐地消散,玫瑰香正在疯狂地从他颈侧的腺体里冲出来。


        

他的发/情/热又开始了。 记住网址m.mfqbxs.com


        

乔希见他一声不吭,大着胆子把手绕回了omega的腰前,从窄窄的裤腰里抽出那片薄薄的衣襟,用微颤的手不太熟练地解开了最下方的两颗纽扣。


        

艾金的眉心一蹙:“你做什么……”


        

话音还未落,腰间那颗毛茸茸的金色脑袋便钻进了他的衬衫里。


        

……


        

……


        

……


        

放在平时,乔希是绝对说不出这种话的。


        

这个小孩,真的完全没有经历过omega的发/情期啊……完全昏了头了。艾金叹了口气,使着活动了一下手指,他的身体终于又恢复控制了,意识也逐渐清明起来。幸亏他从前就专门地练习过,努努力的话,还是可以在发/情期里找回清醒的头脑的。


        

艾金抬起手来,撩开乔希的额发,摁住了他的额头,那里的皮肤已经烫得要命,像是发了高烧似的。艾金抓起床头柜上摆着的玻璃杯,贴在他前额上,冷静道:“醒醒,笨蛋。”


        

乔希被玻璃冰了一下,骤然清醒过来,发现他正把心上人压在身/下,还扒开了他的衣服对他这样那样,整个人顿时不好了,一把掀起被子把脑袋埋了进去崩溃地大叫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先生我错了!”


        

艾金勉力坐起身来,靠在床头,忍俊不禁地揉了揉眉心,又用手拍了拍乔希埋进被子里的脑袋,道:“别装鸵鸟了,出去找个医生来给我打一针吧,顺便也给你自己来一针冷静冷静。”


        

乔希这才从被子里露出个头来,可怜巴巴地望着艾金:“我、我刚才是真的意识不清了……对不起。”


        

“意识不清的时候,荤话倒是说得挺溜。”艾金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今晚是不是又要在春/梦里拿我练手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别说了!”乔希立刻又埋了进去。


        

过了半晌,他才终于冷静下来,自己从被子里出来,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一边。艾金在一旁看着他,等着他说话。


        

“先生自己也明白这种感觉的吧……?”乔希低着头道,“您的信息素对我而言,是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