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 第一百零四章 我心态崩了(2/2)

第一百零四章 我心态崩了(2/2)

作者:阎ZK 返回目录
        

咔咔的脆响声音还在空间中蔓延。


        

赵离看着自己眼前几乎只剩下了最后一层的护罩,嘴唇抖了抖,头皮发麻,他的周围,白色雾气几乎被这两棒直接砸的粉碎,空中肉眼可见的破碎痕迹还在,那一颗巨大星辰更是被打成了不知道多少块,四下分散。


        

刚才险些他就要给这股余波击中,到时候下场估计又是眼前一黑。


        

过去了好一会儿,赵离才慢慢呼出一口气,回过神来,心中兀自震撼不已。


        

他能够看地出来,刚刚若木已经是全力以赴,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称得上一句妖仙,可就是这样的存在,看家本领都拿了出来,直接就被一棒平A敲死,不需要任何神通法术,只是单纯的力量速度,就足够把拿出底牌的妖仙打得魂飞魄散。


        

可怕……


        

不过那若木也是真的,不怕死,耿直。


        

大圣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旁人拿什么神通法术压他,还要掏出那个小世界,这不作死吗?


        

被大圣揍过的各路神仙佛陀要知道了,那可不得竖起大拇指,叫一声行家啊。


        

赵离摇头感慨,然后看着那些缓缓被白色云气吞没的星辰,微微皱了下眉。


        

这是若木采集到的的星辰炼化,其中诞生了一方小天地。 记住网址m.mfqbxs.com


        

应该是比西芦城秘境那个层次更强大的世界,却还比不上洞天福地,虽然如此,也足以被称之为是一处仙家道场,其中灵山矿脉,沙漠海洋,应有尽有,却被孙悟空一棍抽击,抽碎了核心,好好一方世界,直接崩裂成七八个碎片。


        

此刻分散坠落,如同落在了水面上的石块,皆被云气所吞没。


        

不知会发生什么异变。


        

妙法谷中,木长老等人看着盘坐在一侧的若木,视线有些担忧。


        

他们都知道,自家这位半步真仙天赋很高,又生性好战,这下子入了天庭,那定然不可能轻易出来,非得要亲自试试八九玄功的成色,这才会罢休,一时又是担心若木吃亏,又是担心冲撞了天庭。


        

不片刻,见到若木眉头微皱。


        

再又一会儿,若木肉身因为魂魄之动,而冷哼出声。


        

周围苍青色的元气溢散,霞光瑞彩,聚散不一,木属性元气变得越发浓厚起来,木长老忍不住忧虑,叹息道:“这是师弟他已经出了全力啊……瞧瞧,连这汇聚五气的手段都用了出来,不知道在天庭里发生了什么事啊。”


        

薛铃儿也面有忧色。


        

木属元气渐渐溢散。


        

旁边几株花树还不在花期,就慢慢开放,一侧池塘里面,鱼儿游动,甩尾出现了一道道涟漪,元气汇聚形成雨水滴滴哒哒得落下来,一片宁静悠远,意蕴非常。


        

又见到星辰之光起伏。


        

这位师叔祖眉心绽放一道流光,不怒自威。


        

达到仙人境的威势让天空都浮现出了厚重的云雾,不断翻滚,朝着左右排开,生出了五彩异色,引得妙法谷众多弟子都惊奇,有人说是有仙人境的师叔祖回来,这就是那位师叔祖展现神功妙法,果然厉害,天下少有是他对手的。


        

木长老脸上忧色更重。


        

正要一咬牙,想薛铃儿借来一枚令牌,自己也上去看看。


        

突然听得一声大叫,微微一呆,然后看到天上祥云咔嚓咔嚓直接裂开,如同给人一脚踹了个稀巴烂,那边池塘鲤鱼都私下逃跑,花数抖落了一地叶子花瓣,若木惨叫了一声,整个人猛然起身,然后仿佛被人当头抡了一棍子,仿佛石头一般朝着后面就倒飞出去。


        

是魂魄恐惧,仍旧想要后退。


        

若木眼前只残留了一道棍影,无边恐怖和压力压迫,让他几乎分不清楚肉身魂魄,魂魄不知道自己那一缕意识已经消失,还在疯狂逃跑,于是身躯也随着魂魄恐惧发力,直接撞破了一座座的木屋,撞破了一座座山峰,如一道流光爆射飞出。


        

这一下也不知道是飞了多久,只双眼茫然,意识混沌,直到被木长老以浑厚法力呼喊了多次,这才略微冷静下来,双眼恢复过来,四下一看,却已经早不是妙法谷的风景。可见到层层浪涛翻涌滚动,隐隐有一只只凶恶的古代海兽晃动身躯,兴风作浪。


        

却是已经冲出了数千里,直冲出西定真洲的范围,进入了无尽星海的边界。


        

“我,这……我是出来了?”


        

“没,没死?”


        

若木喃喃自语,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掌,面色惨白毫无血色,双眼恍惚,那双手居然还在微微颤抖,他的眼前,隐隐还有着那金箍钢棒的残影。


        

那身穿披挂的金瞳猴王,本来不怎么高大,可是现在越想越是觉得魁伟,如同戴天履地,巨大阴影笼罩道心,无法驱散,让他手掌更是抖了抖。


        

木长老看着师弟的模样,不由心疼,道:“发生什么了……”


        

若木沉默许久,深深吸了口气,将事情慢慢说出来,一开始说到法术神通劈落,那猴子毫无半点伤势,妙法谷中各大神通使了个遍,居然是连油皮都没有蹭伤一丝半点,木长老还能稳得住神。


        

心中安慰自己,没事没事,这样修为的也不是没有。


        

当说到施展出了在外游历所得的几种真仙神通齐齐用了个遍,连毫毛没伤到一根,老人眼角已经抽了抽。


        

最后若木说起他将那门保命神通都扔了出来,演化出一方小世界压人时候,即便是木长老这样有了四五千年道行阅历的老人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失声道:“你竟然真用了出来?”


        

“而且不敌?”


        

若木惨笑道:“不是不敌……”


        

“我曾经靠着这一招和真仙放对不落下风,自以为不逊色于那些妖仙,所以也傲气,我出这一招之前,就已经知道了,靠着我自己的神通,绝不会是那猴……圣的对手,但是,我没有想到,居然败地如此之惨……”


        

“一招,只是一招。”


        

“连神通都算不上,他就只是拎着棒子抽了一下……”


        

木长老呆若木鸡。


        

艰难道:“一招,击败你的神通?”


        

若木摇了摇头,呢喃道:“是一招坏了我的神通。”


        

“那颗星辰,已经被他一棒之下彻底打碎,分散成好几个碎片,孕育出的小世界,那方天地,被那根棍子直接凿穿,然后劈裂,此刻已经崩溃消失了,要是我真身在那儿,也已经魂飞魄散……”


        

木长老闻言只觉得头皮发麻,眼角直跳,忍不住道:


        

“世上居然真的有这样的存在?!”


        

若木深深吸了口气,道:“不错,而且是我妖族的大圣……”


        

“八九玄功能够和这位大圣匹敌,自然是了不得的神功。”


        

“必须换取!”


        

木长老好不容易从得知刚刚那个消息带来的震动之下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茫然道:


        

“是该换的……”


        

若木双眼的挫败和痛苦被压下来,化作了火焰,道:


        

“只是换取第一重还不够,我们需要换取更多更高深的部分。”


        

老人苦笑道:“但是我们的功法和灵材已经不够了啊。”


        

若木沉道:“那不妨事。”


        

“西定真洲如此之大,我妙法谷之前一直固守不出,此刻我已回来了,自是时候占据一片地方,扩张门派实力,便从妙法谷,往最近的无尽星海为限,占据这一片区域。”


        

“这样不会与那些大势力冲撞,也能够得到更多的灵材。”


        

他指了指远处。


        

碧波滔天。


        

花果山上,白猿齐天呼吸吐纳,拈着长棍,行走时候,气血汹涌如江河,一双金色瞳孔,施展棍法,暴烈刚猛,如同暴猿蹈海,最后那棍落下,咔嚓咔嚓直接碎裂。


        

齐天呼出一口气来,道:“可惜,太过轻了……”


        

“是不是该想办法弄些重点的兵器了?”


        

旁边笑容和蔼的土地老儿抚了抚须,笑道:“大圣爷要造兵器吗?”


        

“不错,你可有什么想法吗?”土地迟疑,道:“小老儿哪里知道怎么锻造兵器,只不知为何,倒是觉得,大圣爷用的兵器,是该双头金箍的钢棒才对……”


        

而在同时,白色空间。


        

那种震颤和晃动终于止住。


        

冥界也恢复了正常。


        

范无救定了定神,面色有异,众多的阴差更是趴在地上,心惊胆战。


        

他抬起头看着天空,方才见到了隐隐有一只浑身披挂的猴子在舞动棍棒,分明只是虚影,看不真切,但是却仍旧是让整个地府冥间地动山摇了好一会儿,不只阴差,连他都觉得头皮发麻。


        

过一会儿,那虚影又消失不见。


        

范无救呼出一口气,他生性谨慎沉稳,遇到这种事情,不肯轻易放过。


        

想了想,怕自己给忘了,取出一张纸来,沉吟了下,在上面写道:“地府见到虚影,为一毛脸尖嘴的猴子,浑身披挂,用一根双边金箍的长棒,舞动两下,地府地动山摇,然后却又消失,仿佛虚影。”


        

写完之后,贴身收好,自语道:


        

“地府事情,我知道的不多,这半小事情,却也不好麻烦府君。”


        

“下次出去,询问一下贪狼兄第吧,看他可知道这身穿披挂的猴儿虚影不?”


        

PS:今日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