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万界仙王 >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有口皆碑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有口皆碑

作者:西门飘血 返回目录
        

“这特么!”


        

一拳下来,轩辕刑的脸色都变了,连忙看向了李浩言。


        

那么多人看着,他没法说话,只能用震惊的目光表达着心里的意思:


        

“李顾问,这怎么回事!”


        

结果李浩言回过来一个淡淡的眼神:“什么怎么回事?”


        

“这一拳的威力怎么这么大啊!”轩辕刑用眼神疯狂的暗示:“再这样下去咱们就输了!”


        

要知道,按照之前的约定,所有的赌资都是由轩辕刑承担的,就算李浩言当了托,但是要真的输了,他怎么可能去找人家赔钱,还不是得自己贴。


        

这特么不是坑自己人么!


        

“顾问大人!”轩辕刑拼命的眨眼:“咱可不能输啊!”


        

“干什么呢!”


        

屏幕里,鬼先生不耐烦的叫了起来:“还不赶紧来第二下,轩辕刑,你不要想拖延时间。”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哎,好!”


        

轩辕刑悻悻的回头,指挥道:“继续!”


        

“测试继续!”


        

场中立刻有人将敖日罗重新绑在了架子上,摆在了战神金刚面前。


        

噗~


        

敖日罗还在吐血,伤势比看起来还要严重的多。


        

面前,一阵金属轰鸣的声音,战神金刚巨大的手臂已经再次抬了起来。


        

“嘿嘿……”但到了这个时候,他竟然还在笑,鲜血染红了他的牙齿,仿佛每一个蛮族人天生都不怕死似得:“就这点力气么?你他娘的是不是没吃饭啊。”


        

格拉拉


        

战神金刚的拳头已经缩了回去,这一次,似乎测试的是手臂能量炮的威力,一个黑黢黢的洞口里面凝聚出了可怕的寒光,恐怖的能量开始聚集。


        

“快!打啊!”


        

屏幕里,是一群赌客兴奋的叫喊。


        

“能量炮,准备完毕,可以发射。”


        

不远处,是那些研究员们没有感情的话语。


        

轩辕刑,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他知道,下一击要是弄不好,自己怕是就得亏掉三分之一的身家。


        

轰。


        

能量炮,发射了。


        

足足两米多宽的死亡射线直接将敖日罗包裹,可怕的高温瞬间烤焦了对方肉身外层的皮肉,剧烈的痛苦让那铁骨铮铮的汉子也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嗷~


        

那叫声好像濒死野兽的嘶吼,充满了愤恨,充满了不甘。


        

叫声足足持续了十几秒钟,那光芒才消失不见。


        

敖日罗身上的绳索被射线融化,身子一片漆黑,冒着白烟,像是一块烧了许久的老炭,嘭的一声跌落在了地上。


        

“死了!!”


        

屏幕内外,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地上的敖日罗。


        

轩辕刑,更是屏住了呼吸,看向远处的研究员们。


        

他们有着专门的设备评估被测试者的身体机能状况,若是敖日罗死去,定会第一时间发出通知。


        

没有人说话。


        

只听到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在操作台上回响,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的数据。


        

“能量功率……”


        

“造成伤害率……”


        

“被测试者生理状况评估……”


        

说到


        

这里,每个人都竖起了耳朵,听到两个字:“存活!”


        

呼~


        

轩辕刑长长出了一口气,但是,心里就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憋屈的想要爆炸。


        

“顾问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不是当着别人的面,他就要开骂了。


        

不是说好了,要给别人做局吗?这特么再来一下,自己就要哭了。


        

“哎?”可是这会儿,李浩言却是一脸茫然的样子:“狱长大人,你看着我干什么!他奶奶的,老子的钱就快要输了,心情不好,别理我!”


        

轩辕刑:“!!!”


        

那特么是你的钱么?


        

你到底会不会做局啊!


        

“哈哈哈!”这个时候,以鬼先生为首的一批赌客的笑声就显得分外的刺耳:“轩辕刑,这才第二下,离半个小时的时间还差的远,我看这一局已经没有悬念了啊!”


        

“呵呵。”那头老龙,显然是这一批大佬之中身份最为尊贵的人,用长长的指甲撵着自己的一根龙须,缓缓道:“那是自然,那敖日罗就算是没死,也只剩下了一口气……浩言兄,你这十方仙源晶,怕是输定了。”


        

“闭嘴!!”


        

李浩言这会儿心情郁闷到了极致:“老泥鳅,再废话老子剁了你煲汤喝!”


        

老龙:“???”


        

“李浩言你嘴巴放干净点,不要以为我龙族会怕了你李家!!更何况,你现在不过是李家的一条叛狗而已!”


        

“咋了!本人现在是圣殿的高级科研顾问,你有本事过来啊!”李浩言似乎就像是一个已经输红了眼了的赌客,猛地一拍轩辕刑的肩膀:“赶紧的,还愣着干什么,继续啊!”


        

轩辕刑被拍得整个人一踉跄。


        

“我……”


        

他真心想哭。


        

旁边,测试还在继续,研究员们已经将全身都是黑炭的敖日罗重新绑在了架子上,那焦炭一样的皮肤上面裂开了一条条血色裂痕,可以看到鲜红的血肉在里面翻涌,看着就疼。


        

“呼~呼~”


        

敖日罗似乎被剧痛痛醒,发出了沉重的呼吸,一双眼睛半睁半闭,里面已经看不到太多的生机。


        

“测试继续!”


        

白衣研究员们依旧是那面无表情的死相,挥了挥手。


        

这一次,战神金刚抬起了左手,拳头缩进,变换出了另外一口能量炮。


        

“一号机体,左手贝塔三型能量炮威力测试!”一名研究员飞快的说完,便来到了机器之后,同时,有好几名研究员已经走向了旁边的工具台,上面放着担架与装尸体的袋子。


        

显然,在他们看来,这一位测试目标在本次测试过后,就将耗尽所有的价值了。


        

嗡。


        

金刚左手的能量炮里释放出了光芒。


        

这一次,那光芒呈现的是淡淡的绿色,虽然不如之前死亡的银白色那般怵目,但依旧浓郁的可怕。


        

“完,完了……”


        

轩辕刑已经无力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他根本没有权利阻止任何事情,只能看着那能量炮上的光芒越来越浓,直至发射。


        

“哈哈哈!”


        

鬼先生眼看着巨额的赌注即将到手,更是笑得无比开心。


        

随后,一道巨大的绿色光柱贯穿全场,依旧是将敖日罗穿透。


        

那光芒极度的璀璨夺目,刺得人根本


        

看不清光芒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几秒过后,光芒消失。


        

敖日罗已经再次昏死过去,不过这次绳子倒是没断,整个人好像一坨死肉一般被吊在了半空,没有了半点声息。


        

“死了吗!死了吧!”


        

一众赌客眼中根本没有半点同情,只关心着最后的结果。


        

“放屁,没死!”李浩言噌的一下跳了起来:“老子知道他绝对没死,还能顶住!!”


        

“顶个屁啊……”


        

轩辕刑在椅子上连说话的兴致都没了,心里骂道:“你看看那敖日罗的样儿,还特么的没死,简直已经死透了!”


        

微风。


        

轻轻的吹过整个测试场。


        

沉寂无声。


        

就听到那些研究员们继续记录数据的声音分外的清晰。


        

“贝塔二型能量炮,能量数据正常……”


        

“造成伤害率……恩?”


        

机械般的声音到了这里,似乎有一点异样。


        

随后,那名研究员来到了身后一抬仪器的面前,噼里啪啦的敲打了几下,喃喃道:


        

“奇怪,伤害率怎么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


        

“什么?”他身旁的几名同事都将脑袋凑了过来。


        

此情此景,让观礼台上的众人都兴奋了。


        

“怎么回事!”


        

轩辕刑隐隐的感觉到事情好像有些转机,弹了起来,向着对面大声叫道:“诸位,那个敖日罗死了么?”


        

“安静!!”


        

研究员们根本不鸟轩辕刑,目光透过仪器冷冷的呵斥了一声,又埋头继续观察数据去了。


        

呼~


        

这时,场中吹来了一阵更猛烈的风。


        

格拉。


        

敖日罗身上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声音,好像一块老旧的树皮脱落下来。


        

“恩?”


        

声音虽小,但在场的都是高手,听得分外清楚。


        

一块黑色的烤焦了皮肤从敖日罗身上剥离下来,飘散在了空中。


        

而紧接着,更多的黑色焦皮爆裂开来,纷纷扬扬的在空中好像下了一场黑色的雪一般,进而露出了里面全新的肌肤。


        

“这!!卧槽!!”


        

鬼先生忍不住都开始骂人了:“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


        

轩辕刑大喜,几乎快要跳起来,但是台词跟鬼先生一毛一样:“这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猛的转向旁边的李浩言,本来是想用眼神询问——这是不是李浩言的手段。


        

可是,他刚刚转头,就看到旁边一个疯子一样的人在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老子就说着家伙不会死的吧,哈哈哈!赢了赢了,这还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赢了!”


        

“放屁!!”这下轮到鬼先生急了:“轩辕刑,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手脚!否则怎么可能!!”


        

“鬼先生,你这么说就过分了!”


        

轩辕刑也变了面孔:“我轩辕刑的赌品,有口皆碑,况且方才的一切你都看在眼中,我又哪里有时间去做什么手脚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