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学姐对我满好感 > 107 生而为虾,就该油炸

107 生而为虾,就该油炸

作者:威震戚海 返回目录
        

看向戚辽发亮的眸子,那是跟自己差不多闪耀的瞳孔。而且他并不近视,比自己看的更清晰。


        

她嘴角颇有些费力的扯出一丝微笑。繁琐的想法纷至沓来,让她不愿再思考。


        

“小戚同学,我能问件事吗。”她开口谈及其他,“嗯……就是你和唐同学,你们…关系好像还不错?”


        

“唐同学?”戚辽茫然,“你说唐一梦?她怎么了?”


        

“就平时,好像经常能看到你们凑一起,聊些什么来着……而且好像,还经常会朝我这里看……”她用筷子搅着醋碟,眼神发散不知想些什么,“再者你看,早上不是你也说了,唐同学嘱托你,盯着我什么的……”


        

“我在想,会不会你是因为听她的话……啊,不是不是,我……我想多了。”


        

尹惜婉没头没脑的说完,又好像做了什么错事一样,哈哈的出声试图缓解尴尬。她慌乱的摆了摆手,有些闷热的拉开一丝领口朝里扇风,视线看向一旁,“这里馄饨还没有上来啊,哈哈……”


        

“唐一梦的话,我跟她不怎么熟。”没听懂她想说什么,戚辽单纯靠自己的猜测说,“而且你不觉得这个人,好像根本不想跟人交朋友吗?”


        

“我不喜欢说人坏话,但她好像真的没有心。我感觉对唐一梦而言,就算整班人某天全死掉了,她也不会有什么反应。”


        

尹惜婉继续搅着醋碟。


        

戚辽多看她一眼,开口:“你们初中到底发生过什么,现在能告诉我了吗?” 首发网址https://m.mfqbxs.com


        

“我……”


        

“不行就算了。”戚辽抢先开口,“我不难为你。”


        

尹惜婉手指转着水墨般的头发,有些发窘:“也不是不行,就……我和唐同学,我们初中也算是好朋友。然后……就跟其他人一样。”


        

“决裂了啊。”戚辽轻笑,“你现在怎么众叛亲离……我可以用这个词吧。众叛亲离的。”


        

“难道你初中的时候是大姐大吗,欺负整个学校的那种。”


        

“小戚同学……”尹惜婉被他说的拢了拢腿,很是害羞的模样。


        

“不过,唐一梦应该不一样。”戚辽撑着脸,蛮随意的说,“虽然没有理由,但我建议你回去跟她多接触一下。或许,还有机会。”


        

除了怂恿自己不要打理尹惜婉这一点。唐一梦还真没再做过针对尹惜婉的事。


        

尹惜婉咬着嘴唇,想了想又忽然释然:“嗯嗯,好。你果然还是挺了解她的吧。”


        

“你在跟我打什么哑谜,了解她了解谁的。”戚辽疑惑探头,“毕竟唐一梦一直都没找过你麻烦吧,这就跟那柳什么的货色拉开区别了啊。”


        

尹惜婉则凝视着他的面庞,捧着脸展颜咯咯笑了起来。像是一朵花苞忽然绽放开。


        

“小戚同学,你喝酒了吗?”


        

之前天色昏暗,戚辽又一直走在前面,导致她一直没分辨出。但戚辽身上没有酒气,反而有股若有若无的麦芽香。


        

“嗯?喝了一点。我上脸了吗?”戚辽望她一眼,半开玩笑,“没关系,我神志很清醒,你可以放心。”


        

尹惜婉还没有来得及回复,卖混沌的店老板娘,便手里捧着满满当当,洒满一层香菜和胡椒粉的馄饨汤。尹惜婉连忙认真的伸手接过,小心翼翼的摆在自己面前。


        

老板娘乐呵呵的看她一眼,又如法炮制给戚辽呈上他的。


        

“听老头子说,你们都是老客户了。”老板娘乐呵呵开口,身上有属于老妇人的亲切,“小情侣出来玩一趟,这顿就给你们免了吧。省下这笔钱,买点小礼物纪念品啥的。唉,要是我家那儿子有这么机灵就好了。”


        

两人想解释,但老板娘也根本不给机会。他就只当没听到,但出于礼貌还是说了声谢谢。


        

尹惜婉红了脸,也学着戚辽,只当没听到,她继续开口,说。


        

“小戚同学你喝醉了我也不怕。”她吸溜了一口汤,故意用这声音掩饰此刻的情绪,“我相信你,特别相信。”


        

不,你该多看看新闻的。


        

戚辽叹息一声,用勺子把碗里的香油搅开。馄饨汤里还有不少虾仁,这让戚辽还蛮惊喜的。


        

尹惜婉看着他已经开吃,也按下了继续聊些什么的心思。同样盛了一小勺,她将垂下来的一缕刘海拨弄到耳畔,另一只手捏着塑料勺子凑在嘴边轻轻的吹着气。


        

刚出锅的馄饨汤碗不断的朝上飘着热气,为尹惜婉的镜片糊上一层白雾。


        

热热的汤汁流入嘴巴里,让人情不自禁的捧住脸蛋,满足惬意的发出了一声呻/吟。


        

“是这个味道。”


        

“那就好。”戚辽笑道,他自己反而没什么童年的味道。明昏盛产一种酱料,老妈每年夏天也都会做,算是当地特产。但很遗憾戚辽本人并不喜欢。


        

这小店里客人渐渐又多了起来。戚辽看着周边人,学生、情侣、家庭都有。满满当当的。


        

“小戚同学。小戚同学。”女孩的呼唤又把他拉回现实来,对方正歪着头,看着他的脸,“刚才在走神呐。你要赶快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又不是冬天,要变凉哪有这么快。”戚辽苦笑。


        

“汤的话要在吹过气,温度刚好时喝下去,暖暖的液体顺着喉管流下去时才最幸福。温度很重要的。”


        

“不就是一碗馄饨吗……”


        

对方听过他的话,却有感觉被冒犯到。她唔唔的表达着不满,桌子下一双小脚无处安放的乱晃,想装作无意,抬腿偷踩戚辽一脚,但又遏制了这般幼稚的想法。


        

感觉做了,出糗的也不会是戚辽,反而是自己。


        

“才不只是一碗混沌呢。哼,小戚同学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


        

“算了吧,我就想吃点简单的。”戚辽舀上一勺,看着里面摔炮大小的虾米,舔了舔嘴,“生而为虾……应该还蛮好吃的吧?”


        

“你又乱用名言,这句话是太宰治的。”在文学少女听来,这话有些刺耳。


        

“这句话是不是太宰的先不提。”戚辽叹息一声,“小尹我问你,很渴时面前一碗水。换你,直接喝还是走流程吹气?”


        

尹惜婉只能不满的拍拍胸脯,继续抗议:“诡辩,这种什么的,完全就是诡辩。”


        

戚辽不语,再回过神却看到尹惜婉正对着勺子吹着气,但让人费解的,是勺子又朝着自己递过来。


        

“小戚同学,张嘴。”


        

戚辽神色古怪,脸上仿佛写着“啊,为什么”。


        

“因……因为你又不肯听话……所以,我就只好……


        

只好帮你吹,让你也体验一下是什么感觉。”


        

“行吧,我姑且算接受这个理由了。不过。”捻了捻下巴,他话锋一转,“你确定能接受跟我用一个勺子?”


        

尹惜婉视线快速瞄了一眼手中和对方碗里的塑料勺,支支吾吾道:


        

“我……我觉得没什么…嗯……”


        

“我觉得没什么!”她重复,这一次有底气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