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男配你的女配又挂了 > 第二十三章 走水

第二十三章 走水

作者:楚夕照 返回目录
        

老嬷嬷笑着回了一下头,又扭过去:“少夫人可真聪明,方才蚕房里边的蚕娘过来,说冰蚕吐丝了,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


        

冰蚕丝?


        

她只知道最后太后娘娘七十大寿所穿的凤袍是出自张家,但并不知道具体款式及材料,原来是冰蚕丝做的。


        

进了佛堂,老太太正眉开眼笑的看着手中一个深口的白玉盘,玉盘中放着几缕很细的白色丝线。


        

“玉娘来啦,今日无需礼佛,给你看些东西。”老太太站起来,将手中的玉盘拿到林玉娘面前。


        

林玉娘将玉盘中的丝线拿起来,悄悄的使劲拽了几下,发现这冰蚕丝真如书上所形容的一般,细如发丝却坚硬无比。


        

老太太看着她的动作朗声大笑起来:“冰蚕丝的特点便是这个韧度,它看起来虽细,但织成衣衫,可是刀枪不入,你这么拉扯怎能将它扯断。”


        

林玉娘看着冰蚕丝一阵羡慕,听说冰蚕丝织成的衣服,具有冬暖夏凉的功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冰蚕丝是个意外之喜,原本我打算给你看看纺织坊的工人们提供的花样。”老太太将玉盘放在一边,又从一旁的矮桌上拿出几张宣纸跟几块颜色靓丽的布料。


        

满是褶皱的手激动翻看着宣纸:“这几样是根据绣娘所描素的绣法花纹所画。”又捏着布,高兴的道:“你看看,如此颜色的布料少见吧?这出自于染坊里的一个短工之手,真是奇思妙想。”看向林玉娘:“玉娘,果然如你所言,一个人的想法有限,有些时候就应该让大家一起动脑。”


        

绣娘绣法的精妙之处不是在于绣品有多与众不同,而是描述出来的花样新潮不失庄重,大气不显轻浮。


        

对于看多了现代化衣服颜色的林玉娘来说,这染工染出来的颜色还比较常见,但在这个时代就不一样了,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厉害的。


        

没过多久,外面不断响起闹哄哄的声音。


        

老嬷嬷刚准备出去看看出了什么事,就见一个丫鬟慌张的跑进来。


        

“老太太,不好了,兰凤居走水了。”


        

“走水?”老太太面色一沉:“怎么好好的会走水?走,去瞧瞧。”


        

来到兰凤居,火势不是很大,被人发现的及时,除了书房跟临近的几间下人门住的房间被烧毁以外,并无多大的损失。


        

“老太太......。”被张怡扶着的凤姨娘看见老太太过来,眼泪“唰唰”的往下掉。


        

老太太一惊:“人可是伤着了?”


        

凤姨娘“扑通”一声,跪在老太太面前:“小凤愧对老太太。”


        

老太太命人将她扶起来:“怡儿,还不将你娘扶起来,这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


        

待风姨娘情绪稳定后,老太太才道:“说吧!到底出什么事了?”


        

“老太太...,您罚小凤吧,小凤没能保住账簿...呜呜呜…!”凤姨娘捏着丝帕不停的擦眼泪。


        

“什么?”老太太大惊。


        

站在一旁的林玉娘也是十分吃惊,没想到凤姨娘会用这种方式毁掉账簿。


        

凤姨娘边哭边告罪:“小凤该死,昨夜对完账簿就照常的将账簿放在书房,不想今早就发现走水了。”


        

老太太头疼的扶额:“可查出来了是何原因走水?”


        

“是小红起夜打翻了油灯。”凤姨娘的贴身丫鬟小翠跪在地下回答。


        

老太太最后给的惩罚在林玉娘的意料之中,将犯错的丫鬟打了一顿卖给了牙婆,对凤姨娘也只是小惩大戒。


        

“老太太,仁心堂的王多福王掌柜来了。”一个丫鬟走进来,在老嬷嬷耳边一阵底语,老嬷嬷走到老太太身边道。


        

“王掌柜?这一大清早的他来做什么?”老太太看了一眼院外,挥挥手:“叫他去正厅候着。”


        

紧接着,老太太去了正厅,林玉娘懂事的没有跟着,只是对凤姨娘嘘寒问暖的说了几句就离开了。


        

现在凤姨娘算是松了口气,至少不用担心自己做假账的事被人发现。


        

林玉娘也安心了不少,至少自己的合作伙伴暂时还比较安全。


        

老太太离开没过多久,就传下话,让所有人去正厅。


        

除了心虚的凤姨娘,其他人都是满脑子的疑惑。


        

张家没有大家日日聚在一起用饭的规矩,因此,只要是老太太将所有人叫去正厅,除了用饭,就是有大事发生。


        

林玉娘狐疑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张烨麟,张烨麟耸肩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两人去的有些晚,刚走到正厅门口就感觉到里面传出一股浓浓的压抑紧张气息。


        

整个正厅只能听到姨奶奶柯氏温言暖语的安慰着老太太。


        

坐在高位的老太太,面色铁青,显然气的不轻,身旁的老嬷嬷轻手的替她抚背。


        

梓童坐在老太太身边,较好的面容上带着既吃惊又惋惜的样子,但一双上挑的凤目难掩得意。


        

坐在下方的慧姨娘则是一脸担忧。


        

几个小辈子女各自站在自己娘亲身旁,不敢做声。


        

唯有凤姨娘及女儿张怡外加一个中年男子呈跪地姿势。


        

望着老太太手中账簿的林玉娘心底咯噔一下,完了,恐怕账目的事情败露了,那么凤姨娘.......。


        

但是账簿不是被烧了吗?


        

那老太太手中的账簿从哪里来的?


        

下意识的看向正好讥笑的盯着自己的梓童。


        

看来梓童早早的就在药材铺埋下王掌柜这颗暗棋,只等时机成熟就开始收网。


        

怒不可遏的老太太将手中的账簿重重的砸在跪在下方的凤姨娘头上:“钱小凤,你好大的胆子,这些年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做这等事?”


        

凤姨娘吓的瘫软在地,知道辩解不过,连滚带爬的爬到老太太身边,抱着老太太的腿苦苦哀求:“小凤错了,望老太太看在小凤这些年在张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饶了小凤吧。”


        

她恨梓童,更加恨林玉娘,如不是这丫头挑拨,她的这些事怎么会被梓童捅出来?


        

“小凤啊,不是姨奶奶说你,你帮衬娘家也该有个度,这些年你在账目上做手脚,拿着咱们张家五千多两银子去填你娘家的窟窿,你当咱们张家的银子是大风刮来的?”姨奶奶的面色并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