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染指成婚,教授老公难伺候 > 第982章 这个婚我请了

第982章 这个婚我请了

作者:神经西西 返回目录
        

第982章 这个婚我请了


        

在这期间,他们甚至没有意识到慢慢趋于平缓的飞机。


        

“尊敬的乘客们,飞机已经离开不稳定气流,请大家放心……”


        

“哦!”


        

欢呼声此起彼伏。


        

严厉寒轻轻放开商茵苒,和她抵着额头。


        

“我们没死。”


        

“我们本来也不会死。”商茵苒问他,“你也害怕了吧。”


        

“我只是怕失去你。”


        

飞机稳稳降落在安城机场。


        

到了严家,两人推门而进,就见一群人在大厅等着他们。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哟!小两口回来了!”严余惜笑着说道。


        

严老太太朝商茵苒招手,慈爱叫她:“茵茵,快过来。”


        

商茵苒咬了下嘴唇,松开严厉寒的手走过去。


        

严老太太一握商茵苒的手,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


        

定睛一看,顿时笑开。


        

“成了!”严余惜看向严厉寒。


        

严厉寒薄唇微勾,满脸愉悦。


        

“好!好!真是太好了!”


        

喜极而泣,严老太太擦了擦眼睛,不住的说:“好孩子,我的好孩子。”


        

接下来,几人就开始商量给他们办事。


        

这回可要隆重,好好的给商茵苒一个婚礼。


        

“这之前,你们赶紧去把证领了!”严余惜突然说道,握住商茵苒的手,“茵茵,去跟厉寒把证领了,这也不麻烦,去趟民政局就行。”


        

说到领证,前两次的事情就不能不想起。


        

商茵苒下意识的看向严厉寒,见他眯起凤眸,她忍不住低笑,点头:“知道了,我们会尽快的。”


        

回到卧室,商茵苒奔向大床,扑倒在上面,来回的滚。


        

严厉寒把卧室门关上,走向大床。


        

坐在床上,他把某人抱过来。


        

“干什么?”商茵苒躲了躲。


        

“我们什么时候去领证?”


        

商茵苒“噗嗤”一笑,抬手搂住他的脖颈,挑眉,似笑非笑:“怎么?你又怕我放你鸽子。”


        

“你是个有前科的人,不得不防。”


        

“我那都是有原因的好不好?”


        

“哼。”


        

他吻了吻她,“茵茵,我们明天去领证好不好?”


        

“明天?”她惊讶,望着他绝美的侧脸,“会不会太快了?”


        

刚求婚成功就领证吗?


        

“快什么!”他冷斥,“你都答应我了,领证不是早晚。”


        

“那倒是。”


        

“这一次,我要亲自带着你去,你别想逃!”


        

他说的语气沉沉,特别特别坚定的样子。


        

第二天一早,两人收拾整齐,带好所有应该有的证件,从楼上下来。


        

客厅里,只有严老太太,她刚运动完,正在休息。


        

严厉寒开口,“我们去领证。”


        

“真的?”老太太惊讶,又是惊喜的不知道该说什么,“真的吗?”


        

“嗯。”商茵苒应声,转头看了严厉寒一眼,“去领证。”


        

“好啊,真是好!那就去吧,去吧。”


        

大概8点多,严厉寒开车,载着商茵苒去民政局。


        

他紧紧握着方向盘,全程一言不发。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心情不好。


        

但商茵苒却明白,他是紧张,不过她好心的没有去拆穿他,因为她自己也十分紧张。


        

民政局门口,门还没开,早已排了队。


        

远远站在队伍末尾。


        

她看着他的后脑勺,只知道,不管这是条什么路,她只要负责跟随,跟随他走下去就好。


        

因为她相信,跟随他,走到终点的地方,一定叫幸福。


        

而就在到他们两个时,突然从外面冲进来一对牵着手的男女。


        

“不好意思,先生,小姐,我们一会儿有急事,可不可以让我们先?”


        

“不可以。”严厉寒想也没想,斩钉截铁的拒绝。


        

“拜托了,先生,拜托你们了!”


        

其实就是让他们一下,没什么的。


        

“先生,拜托你们了!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拜托你们!”


        

“我已经等了四年了。”严厉寒慢声说道,语气低缓。


        

意思是,你等的有我久吗?


        

那两人:“……”


        

“好了,厉寒。”商茵苒笑了一下,把自己的号码递给他们,“换一下吧。”


        

“谢谢!谢谢!”


        

半个小时后,严厉寒如愿的拿到了结婚证。


        

缴费的时候,还出了一件好玩的事情。


        

严厉寒没有带零钱。


        

钱夹里一堆百元大钞,这人居然还想刷卡。


        

工作人员低笑,还是商茵苒霸气的拿出一张十块钱,挽住严厉寒的手臂,“这个婚,我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