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尘世如潮 > 第三十章 一拳便可

第三十章 一拳便可

作者:羽不小迪 返回目录
        

“老鬼上钩了。”楚一川说道,一切准备就绪。


        

遥夕点头,后又向着林溪说道:“小孩,我们下去之后,你就一直朝着你朋友那边去就行了,其余的交给我们。”


        

“出去之后,别到处乱说我们几个的事情。”遥夕又想了一下,拿出一张符箓给了林溪,“这张符箓你只要把它放在身上就没有人可以发现你,还有,出去之后必须撕掉它。”


        

楚一川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师姐说的话,甚至他想要出手阻止这位自己尊敬的师姐。


        

遥夕回头对楚一川笑了一下,做了一个没事的手势。


        

“其实也不用等我们下去了,你现在就可以走了。”遥夕微笑道。


        

林溪试探性地问道:“有缘再见?”


        

遥夕嘴巴一撇,自顾自地说道:“怕是没机会咯。”


        

林溪点头致谢,不再隐匿自己的呼吸法,转头便向着最南边跑去。


        

过了好久楚一川才开口:“师姐!师父要来了啊!”


        

他说的很着急,又像是在提醒着遥夕。


        

遥夕看着林溪渐渐地从她的视野中消失后,严肃且冰冷地转过头道:“无妨,我们该下去了。”


        

老人继续跟楚一方说着,可楚一方怎么也不肯回答,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尽管如此,老人半点也不恼。


        

他年轻时候没少跟楚家人打交道,这种脾气的楚家人他已经见多不怪了,但老人相信楚家有骨节和不怕死的子弟只占多数,并不是所有人,总有一天他会遇到一个好说话的楚家子弟。


        

“直说吧,小子你想要什么?修为还是丹药,或者是灵宝?老夫我虽然身受重创,但这些东西我还是拿得出手的。”老人说道。


        

楚一方冷笑道:“你知道你身上的那道封印是谁给你下的吗?”


        

面无表情的老人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波澜,他眯着眼听着。


        

“那位前辈正是我们这一脉的高手,那天把你重创之后,曾扬言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可惜被你这老不死的给跑了。最后前辈可是骂骂咧咧了几天,给你解封?”楚一方一心求死,别无所求。


        

老人怒视着他,双手负后,他的左手使劲捏住右手,终是没有动。


        

不远处,楚一川缓缓走来,到了老人面前立马行了一个礼,这一幕并没有让楚一方感到奇怪,在知道江边老鬼在这里之后,他多多少少也猜到了一些。


        

“这就是楚家子弟?”老人问道。


        

楚一方笑道:“他配吗?”


        

“当然不配。”老人转头看向楚一川,淡然一笑。


        

紧接着,老者一只手抓住楚一川的脑袋说道:“楚家有你这样的墙头草,真是辱了楚家。”


        

楚一方缓缓起身,嗤笑道:“他不过是那位前辈的野种,怎么配“楚”这个字?”


        

“如何处置这种违背师傅,又违背家族的人?”


        

楚一方拱手道:“前辈做主即可。”


        

老人点点头一把将楚一川扔了出去,一道灵力束缚将他捆绑住。


        

另一边,一把长而凌厉的刀刃从老人的右侧突袭而来。


        

修长的刀刃在世间上是很少见到的,与剑相似,用不是剑,这把刀刃很奇怪,左右都是刀背可一股杀意瞬间散发开来,说是没有伤害可能谁也不会相信。


        

遥夕艰难地让手中的刀刃旋转了一圈,然后直直地切入老人心脏位置。


        

老人一动不动,刀刃在临近老人胸口一个拳头的距离时,顿时弯曲不已,遥夕向刀刃中灌注灵力强行让弯曲的刀刃开始伸直,然后左手顶住刀柄向前一按,果然,刀刃向前多了半个拳头。


        

“你就是那小子找来的靠山?还不够看啊。”刀刃始终和老人的身体差了半个拳头,老人笑了笑,整把刀刃退了几个拳头的距离,最终让遥夕控制不得,脱手换刀!


        

另一把短小如同匕首一般的刀刃从她袖中腾出,又以最快的速度回旋到她的左手上。


        

前面的那一波强攻都是为了掩护这致命的最后一击,遥夕全身灵力炸开,阵阵光雨洒下,刀刃从光雨中杀出,青龙出水般的模样直到老人身前,速度之快,威力之大,变幻莫测,让老人防不胜防,一下子就刺破了老人的衣服。


        

可终究是刺破了衣服,对老人的身体上没有任何伤害,但对于她来说这是很差的结果,刚刚的那一击让她体内的灵力瞬间流逝,几乎是以整个命泉的灵力打出的这一击。


        

遥夕向后退开几步,身形有些恍惚,但很快稳住了。


        

老人没有去看自己破了的衣服,盯着前方说道:“命泉五层楼的女娃儿敢来攻击我?很了不起。”


        

站在一旁没有出手却看得很仔细的楚一方顿时惊讶起来,要知道江边老鬼的实力是他都不敢想象的,楚家五名前辈的夹击之下他都可以逃走,现在竟然被一个命泉五层楼修为的女子给伤了?


        

老人哼了一声,“不用吃惊,她的实力在刚刚一瞬间得到了提高,那些灵力并不是她自己的,而是临时借取的。”老人一语道破面前出现的迹象。


        

楚一方这才作罢,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感觉没有什么变化。


        

“不用去看了,有人来了,这样的大手笔可不是你能看出来的。”老人说道。


        

楚一方疑惑道:“前辈,有人进来,岂不是我们的计划就。”


        

老人冷笑道:“如果那人厉害就不用说了,什么计划不计划的都无用,可那人不厉害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刚刚我在南边就发现了异象,只不过没有过去,在回来时已经布置了一道结界,现在那个人都没有赶过来,说明他和我差不多在一个境界。”


        

楚一方点点头,看向楚一川沉声道:“前辈,这小子就是他的亲子,说不定他的血对你能有所帮助。”


        

“哼,要是他的血有帮助的话我就不用麻烦你了,我需要你脑海内被封印住的咒语,他的血将是打开的钥匙,你们二人缺一不可。”


        

楚一方点头道:“我们先动手杀了面前的两人。”


        

老人没有反对,只是自己不再出手了。


        

许家勇站了起来,向着楚一方大喊着:“对一位小姑娘动手,你真是不害臊啊。刚刚败了你一招,现在我要向你讨回来。”


        

楚一方冷冷地看了一眼老人,老人没有说话,更没有动手。


        

遥夕坚持地站了起来,吃疼不已,刚刚可是那老人的一击,现在她可以站起来都算是很好了,再出手的话可能会伤及她的命泉,导致她后面的修行有所缓慢。


        

“姑娘,我去便是了,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汉子说道。


        

遥夕没有看他,冷冷地笑了一下,“道不是女子不如男?”


        

许家勇愣了一下,然后大笑道:“姑娘请便。”


        

楚一方无惧面前二人,要知道许家勇已被他所伤,而那女子终归这是五层楼的小修士,两人一旦真正的开始大战,恐怕她在旁边站着都费劲,更别说帮忙了。


        

就在这时,老人向前伸了伸手,可又伸了回来,左右不定。


        

遥夕变换着呼吸,转眼间已临近楚一方的面前,在楚一方攻伐之前,她马上消失的无影无踪,汉子没有闲着,抓住这一个空隙便来了一记力合之拳,可灵力受创,这一拳的威力很不理想。


        

汉子的攻击之后,遥夕从后面现身,刀刃瞬间落下,一道弧形的刀光斩了一大半圈下去。


        

油纸伞从楚一方的命泉处祭出刚刚好挡住了这一波的攻势。


        

楚一方没有落下风,反而是迅速的反击占了上风,但他快速后撤,生怕对方开始第二波攻势。


        

“发现了吗?”老人沉声道。


        

楚一方惊措不已地看了看四周,最后才确定了,看向老人。


        

老人向前一步问道:“女娃儿,哪里来的本事?好久没有见过你这样有意思的后生了。”


        

许家勇也发现了点点端倪,他和楚一方都是命泉十层楼的高手,可这女子明明就是一个五层楼的小修士,按理说他们两人之间的灵力波动,她应该是承受不住啊,可她不但承受住了,还能不断地反击,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汉子看了看女子,又看了看四周。


        

“前辈,到底是?”楚一方问道。


        

“哼,有意思,这女娃儿不但破了我的四方锁灵阵,还在我原来的阵法上动了手脚,现在这里面的一切灵力攻伐她都可以调用,或者说我们的她都可以调用。”老人说道。


        

“不过阵法再巧妙都是人定的,你赶紧将境界压制到五层楼的修为。”


        

楚一方什么也没有说,直接照做,体内的井口散发着光芒,不断地往下收缩。


        

遥夕暗叫不好,老人回馈了一部分灵力在楚一方身上,让他直接打出。


        

一击之下,遥夕被打出很远,速度也比刚才慢下不少,根本闪不开这一击,对方是五层楼的修为,就算是自己可以借取都挡不住接下来那老人的灵力。


        

遥夕吐出一口浊气,拿出一张红色的符箓直接撕开。


        

东南西北方向的四处光幕开始倒流,从天上向地上流来,王劫和柳叶发现之后,纷纷从自己的位置上消失要向中间赶来,可他们刚走出一刻又被拉了回来。


        

来来回回几次后,一直走不出这个结界。


        

老人的那些红纸可以为他们提供灵力,当然也可以在上面布置法阵,凭他们两人现在的修为是不可能走的出的。


        

所有人的灵力全部向上方凝聚起来又一股脑地化成光雨洒向大地,就连老人温绪的灵力也不例外,丝毫没有保留地升上空中。


        

“这等手笔都拿了出来?花费了不少心血吧。”老人说道。


        

一团糅合在一起的灵力在空中盘旋着,与之相比,周围的灵力团都小了不少,许家勇和楚一方同时起跳要争夺这团灵力。


        

还没有等汉子跳起,一道大网直接将他网住。


        

“你就别动了。”老人说道。


        

遥夕看着楚一方要临近那团最大的灵力时,知道胜负已定,不再去看。


        

突然,楚一方从空中直接被甩到地上,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大的坑。


        

老人嘴角上扬,觉得有点意思。


        

一位少年不知道从哪里出来,在场的所有人竟然都没有发现他,只是他高高跃起,一脚就将楚一方踢了下来,夺得了那团灵力。


        

林溪走到遥夕身边问道:“这东西给你?”


        

遥夕摇摇头,笑道:“小孩,你可以自己用了。”


        

光雨全部洒了下来之后,老人和楚一方都得到了不少灵力,可又都只有命泉六层楼的修为。


        

“这个秘法很巧妙,记得年轻时候遇到过,只不过要用几十年的修为来换取这一场的灵力光雨很是无趣。”老人淡淡道。


        

“现在一个身上没有任何灵力的小娃儿拿了它又能如何?能在短时间内杀掉我们吗?”老人明白这破釜沉舟的一招,虽然说所有人的灵力都被抛向空中,但施法者是不能运用这些灵力的,还有等时间一到,自己的修为便可恢复,而施法者不行。


        

这招虽然厉害,但却华而不实,没有什么用处。


        

林溪扶起遥夕问道:“我该怎么做?”


        

遥夕笑道:“跑呗。”


        

林溪面无表情地看了一下一旁的汉子,走了过去。


        

他先是做了一个礼,然后说道:“前辈可将一点拳法传授于我,我只在这里用出,离开之后绝不会用半点有关这拳法的手段。”


        

汉子看了林溪很久,自己已经脱不了身,就算是可以出来,他也很难再打出一击。


        

“出去之后请我一壶最好的酒,你不用反驳,我知道你有钱。”


        

林溪点点头,“出去之后,这套拳法请前辈收回。”


        

汉子嗯了一声,立马传声到林溪耳中。


        

老人走向前来说道:“六合拳法,修士都很难悟出,他一个没有修行过的小娃儿又能如何?就算是他悟出了,能用出几合?一合还是半合?”


        

林溪听完所有密语之后,缓缓起来,看着对方两人说道:“一拳便可。”


        

狂妄自大!这是对他最好的评价。


        

不过下一刻,就连老人都动容了一下,那孩子竟然用出了六合拳法,但只是第一合,力合之拳。


        

只见少年摆出一个拳架的姿势,任由那团灵力在他身体上游动,游龙出海,百川汇流,所有的灵力汇聚于一点。


        

在少年的拳头上,灵力翻涌,灵光闪烁。


        

“我有一拳!万法皆空!”


        

这一句话是从林溪体内传出的,不过接下来的一拳确确实实是林溪自己打出的。


        

老人的旁边,楚一方直接被打到一座山的山腰之间,重重地被落在了上面,生死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