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我的娃娃会说话 > 第三十四章 这个世界下一秒就可能被烧掉了,你还在担心你的工作?

第三十四章 这个世界下一秒就可能被烧掉了,你还在担心你的工作?

作者:夕居楠藉 返回目录
        

1


        

“你不是真的要回去工作吧?”尘小七问。


        

他和石青逃出了高维世界的时间混沌,回到了时空裂缝的后世界的天桥。尘小七紧跟在石青身后,一把拉住了她的臂弯。


        

在一众上班族的肃穆而厚重冬衣中,尘小七的白色T恤显得尤为格格不入。


        

不少天桥上的过路行人都像看神经病一样,在尘小七拉住石青时瞥了他一眼。一些有骑士精神的男士看到这一幕,都不由都放慢了脚步,有的驻足凝望,眼神警觉。


        

之前,石青接到了方律师的工作微信后,便神色匆匆地告诉尘小七:“我先回所里一趟,晚上回来听你慢慢说。”


        

石青觉得时空的奥秘有趣,但不如自己的工作紧急,等她有空了,尘小七总是有时间可以向她说清楚的。于是,她想将自己的臂弯里轻轻从尘小七的掌心下挣脱出来,而且她现在一心只想要躲避擦肩而过的那些上班族们,投向她和尘小七的好奇而怪异的目光。


        

“方律师不喜欢团队的人迟到。”石青向尘小七使着眼色低声说。


        

尘小七则不以为然,他没有放手而是提高了嗓音,问道:“这个世界还有许多其他低维世界上的生命,下一秒就可能被女帝烧掉了,你还在担心你的工作?”


        

他此话一出,周围路过的上班族投来了更多像是看热闹那般的眼神。


        

石青脸色尴尬起来,四下里张望了一下,使劲想要推开尘小七扒拉住她的手,轻声说:“你干什么啊?”


        

尘小七发现周围竟然有人围观,指着他们吼道:“你们看什么呢?说的就是你们!大家都会死!”


        

“你疯了?!”石青觉得尘小七怎么能这么对人们说话呢?太无礼了!


        

“你知不知道你刚刚进去的空间是时间混沌,我跟着你进去要冒多大的风险?”尘小七问石青:“你为什么连我要对你说的话都不肯听?”


        

“我不是不肯听,而是现在暂时没有时间听!”石青明确道:“而且你现在告诉我又有什么用?”石青压低嗓音道:“我总结下来,你之前和我说的所有一切,归根结底就是需要容瑾的能力,没有他,所有努力都是白费,对不对?”


        

石青终于将自己的胳膊从尘小七手里挣脱了出来,她提议道:“不如你先去和容瑾说道说道,我正好回单位上班,等你说通了容瑾,我们再聚在一起谈谈对策,这样安排时间不是正好吗?”


        

“你也一样很重要。”尘小七欲言又止。


        

“你别说得这么勉强。”石青和尘小七挥手告别后,便急急走下天桥,等她再回头时,却发现尘小七又不见了影踪。


        

2


        

石青回到了自己之前停在医院停车场的车里,并将自动驾驶的车载导航目的地设定为佳瀚律师事务所,挡风玻璃上的屏幕随即显示:“00:42:00”,同时车载导航清亮的女声提示道:“本次行程大约需要42分钟,请系好安全带。”


        

尘小七的声音突然从车后座传来,他模仿着车载导航的女声说:“即将为您带来一曲高维世界的时空之歌。”


        

“你……?”石青吓了一跳,从后视镜里瞪着车后座上不知什么时候冒出的尘小七。


        

尘小七一幅洋洋自得的模样,似乎恶作剧终于得逞了似的,他的声音又恢复了低沉,嬉皮笑脸地说:“我刚刚救了你,你对我就这幅态度?”


        

“什么救了我?”石青暗自嘀咕,视线游移着落在了挡风玻璃外不断后移的绿化带上。


        

“就是刚才啊,时空旅人刚刚获得能力的时候,最容易掉入的就是高维世界时间混沌的漩涡,现在,高维世界的时间才不长那样呢,高维世界的时间是一条整整齐齐的长廊,怎么可能像你刚刚看到的这么混乱?”


        

石青闻言,顿时有些后怕,便问:“那你当时怎么不告诉我?还骗我说那就是高维世界时间的模样?”说到这里,石青的声音又失去了底气。


        

“我告诉你,你一慌,我们怎么能再回到这里来呢?”尘小七的语气轻松,扬着嘴角,丝毫没有死里逃生的心有余悸。


        

“那你还陪着我进去?”石青脱口而出,但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她明白尘小七的善意,只是长时间以来,她已经习惯了所有事情都自己一个人面对,当她发现有另外一个人正闯入她的生活,一时之间,她仍旧难以适从。


        

尘小七笑言:“我不陪着你进去,你怎么出得来呢?”


        

石青从后视镜里看着车后座上的尘小七,冬日暖阳撒入车内,撒在尘小七短袖T恤外的脖子和手臂上,金灿灿的。


        

“你只有自己走出来,之后再去高维世界的‘时间’拜访时,才能对时间混沌的漩涡免疫。”尘小七对上了石青后视镜里的目光。


        

石青闪烁着移开了视线,弱弱地问:“那我还有什么其他需要注意的吗?”


        

“你的能力在低维世界爆发时会让你看到每一件无生命的事物的过往,所以你在天桥上会看到箱包、围巾等等物件都曾到过哪儿。”


        

“哦……”石青低着头,不知说什么才好——尘小七救了她,但她却为了自己的工作推开了他,便关心道:“尘小七,你冷吗?”


        

“我不冷,我们‘尘’门生物不是人类,不会伤风感冒,所以理论上,我不穿衣服都行。”尘小七又油腔滑调起来。


        

石青那头陷入了半永久性的沉默。


        

“你既然不说话了,那我就开唱高维世界的时空之歌了!”尘小七就好像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自顾自地说着:“我先唱谁呢?要不,先给客官唱一曲‘容瑾往事’?”


        

3


        

春节假期刚结束没两天,人们还在假期的悠闲惯性里,许多事务也才刚刚开始运作,派出所也是一样的,陈国安今天没有加班,而是早早回了家。


        

他不习惯叫外卖,而是在街边的湘味小炒饮食店里打包了一些饭菜回家。


        

每天晚上九点半是他和远在澳大利亚的妻儿的固定通讯时间,今天他可以从容地等待这一温馨时刻的到来。


        

坐在自家苍白的斗室里,以一张一尺床为界,床的右侧是浴室和厨房,左侧是一个摆放衣物的柜子和一张八仙桌,桌前摆着一台显像管电视。有线电视来换机顶盒的工人总吐槽再过个把年,说不定来升级机顶盒的小年轻就调试不来这种老古董了。


        

电视里正播着城市频道的“城里城外”:“莫一凡的遗产分配已开始,他的儿子莫向楠是其几乎所有遗产的继承人,包括他在MO集团的所有股权和他在中国、美国、英国、法国、泰国等地的所有房产,还包括他在武鑫基金、华润基金等126家基金中的受益人资格。”


        

陈国安平时不怎么看其他频道,因为他只活在这个城市里,其他地方发生什么或者他同事关注的宏观信息和他都没什么关系。不过今天,在听到莫一凡的新闻时,他却留了留心,停下了正伸向一盘泼了红油辣子的夫妻肺片的筷子,抬头看向了那台显像管老电视机。


        

主持人继续报道:“其中引人注意的是,莫一凡特地设立了名为‘后天’的基金,并指定顾昀和容瑾为基金管理人,同时要求其子莫向楠每年按照MO集团公司收益的千万分之一投资该基金,该消息一经公布,舆论哗然,不仅因容瑾此前曾曝出不雅视频和照片丑闻,还因顾、容二人似与MO集团和莫一凡毫无交集,其三人关系不禁引人猜测。”


        

顾昀和容瑾会一起继承莫一凡的财产?陈国安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个大胆的猜测在他的脑海中浮现:也许这次凶手用白毒伞要杀的不是筱朵儿而是容瑾?


        

陈国安摆在桌边的手机微信响了,微信来自派出所收发室的小张:“陈师傅,我正在值班,这边刚收到一份寄给你的快递信件,你明天早班的时候不要忘了来取。”


        

陈国安兴奋起来,心想:那一定是容瑾的日记。他觉得自己即将迎来接近“容瑾杀妻案”真相的时刻,便迅速回复道:“寄件人是不是容瑾?”


        

很快,派出所收发室的小张便回复:“是的。”


        

“我20分钟后就来取。”陈国安敲完手机,便准备出门。


        

不过,陈国安也知道,要获得一个完整的证据链,必须证明凶手曾去过长白山。高扬查下来,除了容瑾之外,其他嫌疑人都没有前往长白山及其周边的火车、飞机行程,但如果是多年前的自驾游,而且开的还不是自己的车的话,恐怕很难能查询到行程记录。


        

容瑾在2019年12月和筱朵儿一起去的长白山,据高扬的反馈称,每年12月在长白山能够观测到最美丽的双子座流星雨,所以陈国安推测容瑾和筱朵儿也许是去观星的。


        

陈国安突然想起自己的女儿也最喜欢观星,不过,他习惯在工作时将所有的个人私事与个人情感隔离在外,以保持绝对的客观、公正和理性。


        

今晚读完容瑾的信件,也许事情就会明朗许多吧?陈国安心想。同时他认为自己有必要把容瑾和顾昀再次传唤到派出所里来进一步询问案件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