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明明是甜品店长先动的手 > 第77章 打电话

第77章 打电话

作者:万福银安 返回目录
        

第77章  打电话


        

刘露手腕被捏的发疼,恼羞成怒,伸手想去掰开,阴冷的喝道:“你是想闹事吗?”


        

“你道歉就什么事儿都没有。”夏小悠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在酒吧也见识过不少酒鬼,对上面前此人,自己是一点都不怕的。


        

刘露羞红了脸,见对方一点都不惧怕,担心踢到铁板,几番思索后,咬着嘴唇,几乎是蚊子哼哼般的声音道:“是我撞得你,是我的不对,能放开了吗?”


        

夏小悠是低着头,凑近后才勉强听清,眼眸冷厉,笑道:“这才对嘛。”


        

夏小悠缓缓松开手,也无心再欺负她,沉声说道:“下次可不要被我逮到。”


        

刘露从口中尝到一丝血腥味儿,面前的嘴角显得格外刺眼,像是在嘲讽她,不言语的转身走去。


        

倒霉透了,本在医院里傲气了一把,结果一不小心又遇到此人。


        

刘露不甘心的快步离开,心中暗暗诅咒着夏小悠,闪身离开。


        

“真是奇怪。”夏小悠望着失魂落魄的背影喃喃道,随即又抛到脑后,她还要去照顾林维维,快步走去。


        

房内,林维维捧着手机,嘴角挂着浅笑。 记住网址m.mfqbxs.com


        

林维维脑中又回想起刘露的话语,嘴角的弧度渐渐消失,胸口像是被吸取了氧气,顿时难以呼吸。


        

林维维抱着枕头,闷闷不乐的,一听到季铭佑对待别人更好,心里就酸涩难忍,嘀咕道:“胸闷不会是留下的后遗症吧,我可不想去看医生。”


        

林维维躺在床上,懊恼的摇晃着脑袋,十指深入发丝,忧愁的望着一边。


        

“我回来了,气死我了。”夏小悠踩着高跟鞋,将包包甩到一边,眸中燃着怒火,拿起水杯就喝起来。


        

林维维反应迅速的起身,眨着疑惑的眼睛,来不及制止道:“这个杯子是刘露用过的。”


        

“什么?我今天倒霉死了,喝个水都不顺心。”夏小悠连忙将水杯放下,拿起纸巾擦了下嘴巴,用力的甩到废纸篓里面道。


        

林维维将自己的小心事藏起来,眼睛明亮,笑盈盈的问道:“谁惹我的小悠悠生气了,我们去找他。”


        

夏小悠要强又直率,并结识了不少好友,并不是容易吃亏的人。


        

夏小悠坐下来,指着门口,小脸涨红的解释道:“我又忘记带东西,就不打算去了,心情正好的时候一人撞了我还不讲理。”


        

“那你没怼回去?”


        

夏小悠一脸吃惊的望着她,拍着胸口,认真的说道:“你认识我多久了,我肯定不受这气啊。”


        

林维维给她顺着气,轻轻的拍着背,温柔的安慰道:“你大人有大量,消消气。”


        

夏小悠一走走来,仅仅几句之后便消气大半,却气鼓鼓的说道:“这次就算了,下次再遇到我,就给我客气点就行。”


        

林维维连忙给她倒了杯水,递过去,轻笑道:“不气了就好,刚刚快要吓死人了。”


        

“什么,我是正常的情绪发泄好吧,你说是不是。”夏小悠撅着小嘴,用手在林维维身上挠着痒痒,逼迫着承认。


        

林维维最怕痒了,忍不住的扭着身子,用手抵挡着,大声笑道:“是,说得没错,别挠了。”


        

“你这几天太安生了,给你的生活加点乐趣。”


        

林维维见她不打算结束,也欺身而上,互相挠起来:“夏小悠,看招。”


        

两人扑在床上打闹着,悦耳的笑声从窗边传出,消散在阴凉的树荫中。


        

一边,走出医院的刘露依旧恼怒,狠狠的望了一眼,攥起拳头,跺了跺脚道:“该死,只要与林维维有关的事情就没有好的,真是个倒霉星。”


        

她不甘心,本想踩一脚林维维,反而不痛不痒的,气死她了。


        

也行是刘露咒骂的声音太大,不少行人纷纷回头看来。


        

刘露快速低下头,耳后的长发散下,遮挡住了神情。


        

她焦急的走到一转弯处,见四周人流稀少,拿出手机,一脸的凝重。


        

刘露犹豫再三后,一咬牙拨打了电话,紧张的放在耳边,等待着接听。


        

“刘露,我等你电话好久了,是打听到什么消息了吗?”爽朗的声音传来,隐约带着些期待,正是孙沛兴的声音。


        

刘露踩着脚下的小石头,心中慌张,深呼了口气,直接讲出来:“季铭佑见不到,但我打听到他正忙着打理甜品店,五日后就开业了。”


        

“季铭佑去了哪里?可有受伤?”孙沛兴放下文件,急切的发问道。


        

刘露被一连串的问题给吓到了,一脸的茫然,手上不禁有点颤抖,干巴巴的说道:“这些我不清楚,他一点没提。”


        

“店里不是还有个员工,她知道什么吗?”孙沛兴蹙起眉头,声音逐渐冰冷,似乎很是不悦。


        

刘露怔住了,她没想那么复杂,心想林维维肯定是知道一点的,可她不敢说出来,害怕失去利用价值:“她还在养伤,季铭佑发了条短信就离开了,她什么都不知道。”


        

刘露紧张的回答着,把林维维当做一个新入行的小丫头来讲,以此来提高自己的价值。


        

孙沛兴沉默了许久,一掌拍在桌子上,严肃的说道:“够了,其他的事情我不想多听,只要与季铭佑有关的,明白吗?”


        

“刘露你是个聪明人,想方设法的接近季铭佑应该不难的,只要你办好了,我定不会亏待你,懂吗?”


        

孙沛兴又放柔语气,像是长辈语重心长的教导般,鼓励着说道。


        

刘露蹙起眉头,享受了孙经理的资助,她才让母亲顺利手术,不由重重点头道:“我会时刻注意季铭佑的,不会让你失望的。”


        

“有好消息再给我打电话吧,我现在比较忙。”


        

刘露慢慢放下手机,将脚底的石子给踢走,眼神阴狠,她必须要尽快成为有用的人才行。


        

五日后,她一定要把情况给弄清楚,盯紧两人。


        

清晨,太阳刚洒出一束光辉,在甜品店前就聚集了不少顾客,不停的交谈,等待着。


        

“太棒了,我们甜品店终于要重新开业了!”林维维忙着将甜品摆入橱窗,望着焦急等待的人们,早起的抱怨早就随之飞走了。


        

季铭佑挽起衣袖,俊朗的脸上不知何时沾了点糖粉,浅笑道:“差不多了,该开店了。”


        

身着长裙的刘露一直盯着季铭佑,自然而然的发现他脸上的糖粉,快步走过去,直接揪着衣袖帮他抹去,眸中闪着笑意:“店长,脸上沾了东西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