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大秦开局时间倒退三十秒 > 第三百五十四章 赵姬的心愿!

第三百五十四章 赵姬的心愿!

作者:重别楼 返回目录
        

苏劫躲在梁柱后面,一动未动,很快,便听到一个轻盈的脚步声缓缓的走了进来。


        

赵姬头带金冠,眉心绽梅。


        

整个人看起来,当真风华绝代,美艳动人,当真是史不绝书。


        

不过,若是在苏劫能够看到赵姬的眼神的话,必然极为诧异。


        

此时的赵姬,秦太后的威严已然消散,就如一个寻常女子一样,双眸中含着幽幽凄楚之色。


        

赵姬缓缓坐在了子楚躺着的病榻边上,一言不发,足足半个时辰,她神色复杂的看着面色蜡黄,呼吸微弱的子楚。


        

似乎有话,欲言又止。


        

赵姬忽然自语,道:“子楚,你真好,只需要躺在这里,什么都不用去想,什么都不用去考虑,就像当年一样,我们只需要听着吕不韦的话,你就可以回到了秦国,成为秦国的大王,而他吕不韦,也如愿以偿的成为了秦国的廷尉、丞相。”


        

赵姬微微一顿:“而我和政儿,得到的是颠沛流离,衣不蔽体,食不果腹,那个时候,我多么希望你在我身边保护我。”


        

赵姬接着道:“不过,我不怪你,因为,你给了我政儿。”


        

赵姬忽然哭了起来。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让苏劫不由顿时提起了精神。


        

听着赵姬的话,这些事情,他当然知道,在这个纷飞战乱的时代,对赵姬而言,那是四面楚歌的赵国。


        

赵姬止住了哭声,用华贵的衣袖抹了抹眼角,万般柔声,道:“我也不怪你,因为你还给我一个苏劫。”


        

苏劫顿时瞪大了眼睛。


        

不由吞了吞口水,心中掀起滔天骇浪。


        

赵姬凄笑一声,接着道:“吕不韦视我为工具,在他眼里,本宫和政儿,都是他为了获得权力的工具,我本没有机会去抗争,甚至在你走后,我更加害怕自己会被吕不韦所利用,可是,你却将苏劫给了我,他也成为了我生命中,唯一一个保护过我的人,我一生都不会忘记。”


        

苏劫听到这里,内心里幽幽叹了一口气。


        

心脏也跳得厉害。


        

甚至有点害怕被赵姬所听见。


        

苏劫心中唤了一声:“太后,何苦了。”


        

苏劫心中非常清楚,赵姬原本的一生,就是一个巨大的悲剧,他帮助赵姬,也是不想让历史重演。


        

赵姬根本不贪恋权利。


        

她要的很简单,但是这个简单的事情对她来说,却依旧不会因为她的身份变了,而轻易得到。


        

吕不韦,利用赵姬奇货可居。


        

子楚,在秦国没有去管赵姬和嬴政,或许也是因为迫不得已,身不由己。


        

嫪毐,赵姬依旧是他获得权利的工具。


        

赵姬呢?她是什么?她即便回到了秦国,却依旧骨子里对吕不韦是畏惧,这也是为什么历史上,子楚死后,他没有办法,只能藏着畏惧之心,去依附这个人。


        

吕不韦为了权力而继续利用着她。


        

但是,苏劫是真心为了她。


        

在苏劫眼里的赵姬一生,即便满腔深情,所面对的都是背叛和遗憾。


        

这也是他相护的原因,或许,她得不到原本历史上的原谅,但是苏劫知道,赵姬的心愿,只是需要一个能保护他的男人。


        

苏劫心道:“赵姬,你本风华绝代,如果不是遇见了吕不韦,而是得遇良人,或许也就不会错过了最好的年华,成为一个默默无闻的幸福女人吧!”


        

赵姬忽然,凄笑一声道:“不过,为了政儿,为了唯一保护过我的苏劫,我会将我的秘密永远的藏在心里,谁也不会知道,不会让人去说,也不会让历史铭记。”


        

赵姬继续凄笑道:“当年,吕不韦为了占有政儿的血脉,将他的血液注入到我的体内,这几乎却让我和政儿险些身死,这些,你都还不知道吧。”


        

苏劫听到这里,顿时大惊失色。


        

“什么?”


        

“这?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简直荒唐。”


        

苏劫在柱子后面听到了赵姬的讲述,顿时一阵怒火,吕不韦为了权利,当真是什么都做的出来啊。


        

随后,一片寂静。


        

苏劫躲在柱子后,却听到了一阵幽幽的抽泣。


        

良久,一阵轻微的声音。


        

赵姬从床边站了起来。


        

她看着子楚道:“子楚,今天来,我是想告诉你,将来等我死了,我会让政儿不要将我葬入王陵,我会独葬。”


        

赵姬的眼神回头看了看窗外,喃喃道:“你知道为什么我要独葬吗?”


        

赵姬看了面前的子楚一眼。


        

便转身离开了。


        

“为什么?”苏劫心中问了一句。


        

苏劫等到赵姬转身的那一刻,看了一眼赵姬的背影,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从苏劫身上出现。


        

赵姬的话里的意思,苏劫自然全部听了出来,此刻,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苏劫道:“太后,我们每个人都一样。”


        

自己是人前显贵的武侯,但是,现在的赵姬也是列国之中权利最大的人,可依旧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


        

难道苏劫就能?


        

但是,此时,赵姬最后的一番话却在苏劫的脑袋里回荡。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独葬吗。


        

苏劫听的出来,这是赵姬的心愿。


        

赵姬只是一个根本不喜欢,甚至是讨厌权利的女人,可这些却偏偏找上了她。


        

苏劫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赵姬的情绪了,他自然不愿意看到赵姬和历史上一样,这么快就凋零了。


        

赵姬什么时候死的。


        

历史上虽然没有明确年限,但也却说过是吕不韦死后的三年,郁郁而终。


        

现在看来,赵姬虽然不会走上历史的脚步,但是依旧会郁郁而终,甚至,还有可能提前。


        

活着,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死了,才能为自己做一件事。


        

这就是秦太后赵姬。


        

苏劫不知道赵姬为什么要独葬,但是隐隐觉得……


        

苏劫想起了赵姬说关于血脉的事情,喃喃寒声道:“吕不韦,你怎敢如此!”顿时杀心大起。


        

他从柱子后面缓缓的走了出来,将目光看向面前的子楚,情绪也是千万复杂。


        

忽然,外面雷声大作,夜幕降临,倾盆大雨倾覆而泻。


        

赵姬在一众宫女的簇拥下,一步步的朝着甘泉宫走去。


        

绝美的妆容面无表情,浑身冷厉,让宫女们都不敢多言,此时,赵姬这才刚走到甘泉宫的门前,忽然天降大雨,瞬间浸透了他的衣衫!


        

贴在他完美的身姿上!


        

赵姬抬头看着漆黑的夜幕,居然停下了脚步,任凭冰凉的雨点拍打在她的身躯上,狂风暴雨大作,很快便弥漫在她的脚下。


        

“太后,快快入宫避雨吧,千万不能着凉了。”


        

宫女们纷纷出言。


        

她不动,宫女们都冷的瑟瑟发抖,也不敢动!


        

赵姬冷冷的道:“你们进去吧,本宫不想进去。”


        

宫女们一个个吓得都跪下,若是太后有什么闪失,秦法森严,他们必将被严惩啊。


        

赵姬看着他们一个个,这才道:“本宫的话不听了?信不信本宫把你们发配的教司坊!本宫没事,进去吧,不许告诉大王。”


        

宫女们吓得面面相觑,终于不敢出言相劝,这才一个个跑到了门檐下,面色惊恐的看着赵姬。


        

赵姬看着面前的荷塘。


        

荷塘被大雨荡起无尽的涟漪,这一刻,那个冷厉庄严的秦太后,在寒冷的暴雨中,终于忍不住落下了滚烫的泪水。


        

仿佛要心中无尽的委屈所倾泻出去。


        

泪水从脸颊上滑落,混杂着冰寒的雨水,没有一个人发现。


        

赵姬心中一个声音狂吼,是一种无声的悲凉。


        

一个时辰后。


        

宫女们看着面前的赵姬,都吓傻了。


        

此时,一个人道:“你快,你快去告诉大王,在这么下去,太后若是病了,我们都得死。”


        

终于,有人知道事情已经无法耽搁了。


        

飞快的从隐蔽的地方跑向了嬴政的寝宫!


        

……


        

苏劫坐在宫敖的面前,仔细的听着宫敖所讲的一切,也就是当初,樊於期从邯郸出发,他们扮成了盗匪,在上党地界,直接杀了樊於期。


        

宫敖道:“武侯,当初,末将一刀捅了他的心脏,不对,捅了两刀,断气了,才把他埋了。”


        

苏劫看着宫敖,这才点了点头。


        

宫敖做事一向稳妥,应该不会出现差池!


        

可是,苏劫总感觉哪里出现了一点问题,王单谋秦,一定会谋,但是若是没有关键人,怎么下手。


        

吕不韦虽然专权,但是,不会做彻底出卖秦国的事情,而且,以吕不韦的狡猾,也不可能完全被王单所利用。


        

苏劫想了想,道:“你明日去一趟上党,去挖一下当初埋他的地方,一定要见尸。”


        

宫敖这才意识到了什么,顿时心中一阵愧疚。


        

当初,自己杀樊於期的时候,没有割脑袋,反正是要处理尸体的,所以直接捅死,埋了了事,毕竟回邯郸复命,不可能身上憋着个脑袋吧。


        

宫敖立刻道:“武侯放心,末将一定快去快回。”


        

等到宫敖走后,苏劫这才想到:“王单,如果你藏的人是樊於期的话,那你可真是厉害啊。”


        

当然,这是最坏的打算。


        

如果王单藏的人是樊於期,那就意味着,秦国有大凶险啊。


        

苏劫此时已然做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假设是樊於期。


        

一旦是樊於期,秦国便会大乱,到时候,列国便有机可乘,嬴政都会面临巨大的危险,历史上樊於期叛乱,嬴政面对的只是叛军。


        

但是现在不一样,如果樊於期活着,那嬴政面对的是叛军加列国,简直是地狱难度。


        

而且,史书上就会继续留下那不光彩的一笔。


        

苏劫双眸微微回神,冷然道:“如果真是这样,王单你恐怕就真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