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米诺陶斯迷宫 > 第三章 艾拉与安 (三)

第三章 艾拉与安 (三)

作者:未晞君 返回目录
        

艾拉四岁那年,实验基地的丑行败露,管理局和军队冲进了大楼,带走许多的工作人员和教师,除了乔安娜。


        

乔安娜是管理局的人,她在实验大楼潜伏多年,收集证据,终于将实验基地的存在公之于众。


        

第一批从实验基地被转移走的,是A组八岁以下的孩子。他们身心健康,还没有被用于实验,所以优先被送到各个孤儿院,等待有好心人来收养。


        

A组八岁以上的孩子和B组的孩子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或是因为被改造了身体,又或者是被划分到B组受到其他人的怀疑和忌惮。


        

“B组的孩子都是天生的杀手。”这是以前某位训练人员说过的话,因此管理局不得不谨慎,他们怀疑这些孩子在人格上存在着缺陷,若是贸然将他们当做普通孩子交给他人照顾,指不定某一天他们会成为新世界的狩猎者。


        

目前管理这些孩子的重任落在乔安娜的头上。乔安娜放下了她盘起来的长发,将其所以束在脑后,换下了死板灰暗色调的衣服,同时也收起了严肃的表情。现在的她就像是邻家的大姐姐,和以往的乔安娜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气质。但是孩子对教师的恐惧早就根深蒂固,即使乔安娜一改往日的作风,孩子们也不可能和她亲近。


        

“乔安娜夫人是好人。”小艾拉再次说出这句话,可是除了雷斯利,其他人也还是半信半疑。


        

孩子有时是很敏感的,能从某些蛛丝马迹中察觉大人是否能够相信。小艾拉第一次去找乔安娜要钥匙的时候,还有乔安娜后来小心叮嘱她的时候,她就暗暗发觉乔安娜和其他工作人员不一样。


        

小艾拉跑到乔安娜身边,拉着她的裙子,抬起清澈的双眸,说:“夫人,米娅要生日快到了,你能帮她过生日吗?”


        

乔安娜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她没想到事到如今还有孩子愿意和她说话,甚至向她提出要求。她怀抱着小艾拉,很久以后才挤出一句话:


        

“嗯,当然可以。” 记住网址m.mfqbxs.com


        

听闻乔安娜要给米娅举办生日派对,孩子们又开心又羡慕。可是米娅的身体状况却越发孱弱。先是开始头晕,走路不稳,然后开始掉头发,最后甚至连卧床不起。究其原因,实验基地的事情败露后,与之相关的重要工作人员无不落荒而逃,销毁了大部分资料。八岁以上被改造了身体的孩子已经没有了延续生命的药物。


        

大家给爱漂亮的米娅做了假发和新衣服,她的房间从不缺鲜花,孩子们无时无刻不在陪着她,天气放晴的时候,还会推着她出去晒太阳。孩子们时不时聚集在一起,讨论着该怎么照顾米娅。他们早就抛弃了竞争对手的身份,而是以家人的身份来关照他们中最年长的大姐姐。这在以前是根本无法想象的事。


        

除夕那天,下起了大雪,白皑皑一片遮盖了万物。孩子们没见过雪,看着着冰凉的白色结晶,又惊又喜。雷斯利推着米娅出来看雪。纯白的雪花落在她的眼角,轻吻着她泛着黑晕的双眸,泪水洒在她心尖。她闭上眼睛,将心愿埋在这个冬日。


        

“我想明年,还和大家一起看雪。”


        

夜晚,在米娅的房间,乔安娜和孩子们为她举办了盛大的派对。蛋糕和甜点摆满了桌子,米娅虚弱地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对着蛋糕许愿,孩子们笨拙地唱着刚学会的生日歌。这是这么多年来,实验大楼最热闹的一天。


        

在欢声笑语中,在生日蜡烛的熄灭的瞬间,在最后一片雪花落地的时候,米娅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力气睁开。


        

发觉米娅的不对劲,所有人都聚在米娅床头,乔安娜小心地抱起米娅,耳边传来了她的声音,气若游丝。乔安娜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泪眼婆娑,她抱着米娅失声痛苦。


        

临终前,米娅微笑着躺在乔安娜怀中,只是发出了短短两个音节:妈妈。


        

米娅走后,其他年长的孩子也陆陆续续出现了一样的症状。先是迪安和罗斯,接着是哈里和安娜,最后终于到了雷斯利。每隔几天都会有孩子离去。在这种情况下,最辛苦的还是乔安娜。她每日跑上跑下,照顾着每一个犯病的孩子,废寝忘食。同时,她还不断催促着管理局的研究和医护人员。


        

有一次小艾拉半夜起来上厕所,路过乔安娜的房间,发现她的房间还亮着灯,乔安娜坐在书桌旁,拿着笔在记录什么。灯光下为孩子们拼命的乔安娜,在小艾拉心中,是定义迷糊不清的母亲的模样。


        

小艾拉走进乔安娜的房间,搬着小板凳坐在她身边。


        

“怎么还不去睡?”


        

“我想陪着你。”


        

“好,但是只能待十分钟,十分钟后回去睡觉。”


        

小艾拉点点头,然后将小脑袋靠在乔安娜身上。但小孩子毕竟还是小孩子,只是一会儿的工夫就睡着了。乔安娜笑笑,手指戳了戳小艾拉肉嘟嘟的小脸蛋。她用平生最温柔的力道将小艾拉抱起,抱到自己床上,盖好被子。然后乔安娜也坐在床头。


        

“艾拉,我是不是做错了。”黑夜下,乔安娜问:“如果我能做好更多的准备再通知管理局,是不是就能救下更多的孩子?”


        

乔安娜的声音在颤抖,眼里抹不去的是悔恨和不甘。其实,这么多年来,最痛苦的还是乔安娜。她真心爱护每一个孩子,却不能将她的疼惜写在脸上,相反必须装成恶人模样。孩子被销毁前,资料和信息还得经她核对一遍。她目送了一个又一个孩子走向死亡,自己却只能装聋作哑,保持沉默。


        

乔安娜看着熟睡的小艾拉,强大的负罪感一时压得她喘不过气,她眼前浮现的是一张张被她送走的面孔。


        

台灯的余光下,她的影子扑在墙上。她想要舍弃管理者的身份,她想变成一位平凡的母亲,平凡地守护所有的孩子,但她也知道,她渺小的心愿会被这黑夜无情地吞噬……她早就没有资格当母亲了……


        

乔安娜深吸了一口气,她回到书桌,继续记录孩子们的病情。


        

夜,依旧漫长。


        

雷斯利永远忘不了他第一次走出大楼的时候,明媚的阳光刺得他睁不开双眼,自然的气息催促着他去奔跑,去跳跃,去拥抱一草一木。


        

可是,症状开始后,雷斯利已经不能正常的走路了,他强行迈开腿,只能感到钻心的疼痛。然而好不容易能走出大楼,雷斯利不甘心因为病情又再一次失去自由。每一天,他都在小艾拉的陪同下,忍着疼痛,勉强走到户外。


        

某一天清晨,晨光熹微,雷斯利早早起了床,吃力地坐在轮椅上,他想要出去。可乔安娜说现在外边天还没有完全亮,雪也没有化,天寒地冻的,不让他出门。雷斯利急了,他说再不出去就来不及了,这是他最后的心愿了。争执之下,乔安娜妥协了。


        

雷斯利叫来了小艾拉一同出去。四岁的小艾拉完全推不动轮椅,还是靠着雷斯利自己吃力地推着。他们到了雷斯利最喜欢的一棵大树下,雷斯利生平第一次爬树,就是爬的这棵大树。


        

“雷斯利,我们这么早出来干什么呢?”


        

“看日出。”他的声音微弱,小艾拉要凑在他跟前才能听到。


        

太阳从远处的山坡冒出头,光芒万丈,明亮的光辉徐徐升起,驱赶着夜的残留的气息。早晨的温度还很低,小艾拉不禁打了喷嚏。雷斯利摸了摸小艾拉的头,笑着说了一句:


        

“艾拉,我爱你。”


        

小艾拉一头雾水,“爱是什么意思?”


        

“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你的意思……是想永远和你在一起的意思……”


        

“雷斯利,我和你说过,我会永远陪着你。你不相信我吗?”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我只相信你。”雷斯利笑着,他第一次如此真诚地表达出内心的想法,只不过,有些力不从心了。


        

“雷斯利,你不会变成米娅那样的,我会成为医生治好你的病,你等等我好吗?”


        

“好的……”


        

“雷斯利,我以后还想和你在一起,你不要嫌我烦,好吗?”


        

“好……”


        

“雷斯利,现在的我们得到了自由吗?”


        

“嗯……”


        

大树下,雷斯利用尽平生最后的力气,半睁开眼睛,他看见了天边的云霞绚丽缤纷,仿佛油彩涂抹在天际,苍穹之下,白雪覆盖了大楼,覆盖了光秃秃的树枝,覆盖了山坡和遥远的看不到的地平线。


        

自由,是多么的美丽,令人沉醉。


        

他微笑着,幸福地阖上了双眼。恍惚间,听到了约翰逊和米娅的声音。他们皱起眉头,生气地质问自己为什么要丢下艾拉一个人。


        

“雷斯利,雷斯利,雷斯利……”


        

小艾拉紧抱着雷斯利,脑子一片空白,眼泪不受控制地喷涌而出,她明白了,她的雷斯利不会再回答她任何幼稚的问题了。那个嘴硬又心软的男孩,那个曾经将她高高举起的大哥哥,那个会说“我爱你”的雷斯利,小艾拉永远的失去了,再也见不到了。


        

“雷斯利,我也爱你……”她靠在雷斯利的胸口的位置,奢望雷斯利能收到她最后的告白。


        

雷斯利,我不会离开你,但请你也别离开我,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