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田园山水间 > 第一百九十五章:擦头发

第一百九十五章:擦头发

作者:是芬芳 返回目录
        

刚抬脚,后颈的衣服就被拉住!


        

“诶诶诶,”牛骏峰倒退了几步,回头不满的看向林世海,“你拉我干什么呀!”


        

林世海瞥见立在垂花门内的一行人,“别皮!”


        

萧雷挑了挑眉,敢抱他们家未来主母,小子有种。


        

苏然翻了个白眼,朝一旁的郭北道:“小北,你告诉太太……”话没说完,眼角的余光看到郭婷扶着赵华荣走了过来。


        

“姐,”她喊道。


        

“风啊,快下来,”赵华荣将苏然从上到下扫了一遍,心里才松了口气。


        

小人儿虽然不愿,但还是挣扎着下来。


        

“姐,咱家来客人了!”苏然指了指立在后面的人。


        

赵华荣顺着视线看了过去。


        

“嫂子!”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夫人!”


        

**


        

晚饭后,萧墨澜住在了苏然隔壁房间,大块头等人还是住在了倒座房,好在倒座房的房间够大,一张炕上睡个三四人都没问题。


        

苏然洗了头泡了个热水澡,随便擦了擦头发,穿好衣服就去了正房。


        

“怎么也不把头发擦干再过来,”赵华荣嗔怪道,手里拿了个干爽的布巾,轻柔的擦拭着苏然披散在身后的湿发。


        

“呵呵,这不是觉得姐姐有一肚子话想问嘛!”


        

贺景风在一旁竖着耳朵,他也有好多话想问呢!手里的琴弦,有一下没一下拨弄着,弹出来的琴声断断续续的。


        

“你是在山里遇见他们的?”赵华荣问。


        

“嗯,”苏然从遇见黑虎开始说起,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除了隐去了灵泉和救治肖未,还有敌人这些。就连遇到黑熊,救了虎二的事都说了。


        

虽然讲的很简单,但却让屋里的两人听了,自行脑补了一些画面。


        

赵华荣目瞪口呆,心里挺震撼,还有后怕,又有庆幸。


        

后怕的是苏然和林世海他们竟然遇上五虎,庆幸的是苏然有白狼的保护。


        

小人儿崇拜的看着自家舅舅,小脸上粉扑扑的,手上的琴也不弹了。


        

起身扑到苏然怀里,“舅舅,黑虎长什么样啊!它们追上你和白狼了吗?”


        

赵华荣用梳子梳着苏然半干的头发,她也挺好奇,是怎么甩开五头黑虎的。


        

“就是因为白狼跑的快,黑虎老是追不上,最后它们对白狼甘拜下风,就不再追着我们了呀!”


        

“哇,白狼好厉害哟,”小人儿眸光波动,更是崇拜。


        

赵华荣笑着摇了摇头,这话七分真,三分假。她是相信白狼跑的很快的,毕竟三头白狼是那么特别。


        

高大威猛,比之普通狼大了好几倍,像神兽般。


        

苏然在正房聊了会,将头发弄好,就去了东厢书房,她猜林世海四人之所以没有回家,肯定也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她也没想到会遇到大块头一行人。


        

西厢屋内!


        

屋内的油灯暗沉沉的,萧墨澜披着大氅站在窗户边良久,微湿的墨发随意的披散着,背着光,夜色下,俊美出尘的面容更是多了清冷。


        

萧雷手上拿着布巾站在身后,想要继续给自家主子擦干头发上的水分,但又没胆。


        

幽怨的眼神看了眼对面厢房,心里埋怨道:苏大小姐也真是的,大晚上还跑去男子屋里,一点也不懂的避嫌……


        

萧雷心里碎碎念,脑子里胡思乱想,晚饭的时候他就看出来,那四位少年和苏大小姐很熟,相互之间说话也很随意。


        

他现在开始有点担心了,万一苏大小姐喜欢上了别人……不行,萧雷摇头,这种事怎么能发生呢!


        

他一定不能让他们家主子头上沾上绿色的东西。


        

“不冷吗?”


        

干净好听的声音将萧雷的思绪拉回,苏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窗外。


        

萧墨澜还没说话,萧雷就探出头来,“苏……公子,你能不能帮我家主子擦下头发,我……我可能需要去一趟……茅房。”


        

萧雷觉得,他真是太机智了。


        

也不等苏然回答,侧过身子,手伸出窗外,布巾直接塞到苏然怀里,转身从房门跑了出去。


        

苏然低头看了眼手里的布巾,嘴角微抽,她有答应吗?


        

头微仰的看向窗户内的如玉美人。


        

犹豫着要不要让他自己擦拭。


        

似乎看出了苏然的心思。


        

萧墨澜开口,“不用擦,自然干就好!”


        

这人怕不是嫌自己不够冷,还是有自虐的爱好?


        

苏然蹙了蹙眉,抬了抬下巴,开口,“把手伸出来。”


        

萧墨澜似乎犹豫了下,过了三秒才伸出手。


        

“嘶,”苏然倒吸了一口凉气,手里握着的哪是手啊,分明是冰棍。


        

没好气放开他的手,将人推了推。


        

窗户只有一米五高,苏然直接从窗户里翻了进去。


        

萧墨澜有一秒的错愕,似没想到苏然会直接从窗户里进来。


        

眸子里一闪而逝的笑意,刚刚伸出的手很自然的就放到了背后。


        

手上的寒意似乎在消散。


        

如果苏然这会再次握住刚刚那只手,一定会以为刚刚感觉到的冰棍是错觉。


        

躲在游廊的萧雷差点没要掉自己的舌头,咧着嘴嘀咕道:“啧啧,苏大小姐竟然还是个喜欢爬窗户的。”


        

“你发质还挺好的,”苏然还是第一次给人擦头发,动作算不上温柔。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感觉这人身上的寒意没那么重了。


        

她觉得应该是泡了澡的原因。


        

看着油灯照在墙上的两个模糊身影,萧墨澜一阵恍惚,一丝异样在心里划过。


        

“你的更好,”他答。


        

苏然,“……”这么聊,她怎么接?她总不能回一句,没有没有,你的要好一点吧。


        

她没有再开口,手上的动作越来越顺。


        

熟悉的清冷气息若有似无的从前面的人身上传来,苏然一阵恍惚,手上的动作慢了下来。


        

身前的人似乎有感觉到,但却没有开口,脊背坐的很直。


        

姓萧字韶言,那姓萧名什么呢!


        

刚开始她确实下意识忽略了,如果不是赵华荣提起中午沈修辞让人送了年礼过来。


        

她都要忘记,古代学子大多有两个名。


        

搞的这么神秘,心里有点不满。


        

手上的动作一用力,前面的人闷哼一声。


        

苏然回过神来,墨色头发已经半干,她不想帮他擦了,这样想着,手上的布巾放到一旁。


        

“我回房了!”


        

干脆利落的爬上窗户,刚准备跳下来,一道黑影刚好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