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大汉从吹牛开始 > 第331章 臭不要脸的

第331章 臭不要脸的

作者:末日游侠 返回目录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不饿也发现了一个完美的偷懒方法。


        

哪怕自己光明正大的在偷懒,大臣们也不能说什么。


        

若想成为一个好皇帝,身上必须具备两点要素。


        

第一个是心中有逼数。


        

第二个则是有识人之明。


        

只要具备了这两点,当一个悠闲的,英明的,万人敬仰的皇帝是一点也不难的。


        

心中有逼数指的是该谁干的事情就让谁去干,我心里有一杆秤,你干的好不好,不用其他人说,我自己会去评判。


        

而王不饿喜欢在每一个决定的过程中,给自己画一条底线。


        

只要不越过这条底线,他就不会轻易的去插手。


        

简单的说,就是我负责制定大方向,我负责监督把控过程,你们埋头去干就行了。


        

识人之明自然不需多说。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一个优秀的人才让自己省多少心这都是心知肚明的。


        

现在的王不饿能有心思去找这种偷懒办法,完全得力于手下的大臣们太能干了。


        

瞅瞅,张良、陈平、萧何这三架马车在前面打头阵。


        

每一个都是不世之材,任何一个人,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能撑起一片天的。


        

现在王不饿集齐了三个。


        

再往下,曹参,张苍,周勃,灌婴,王陵等人都能够接上来。


        

武将方面就更不用说了,如今的大汉可谓人才济济。


        

正是因为高端人才的蓬勃发展,才能让王不饿如此清闲的寻找偷懒的机会。


        

王不饿甚至想亲自著作一部,书名都想好了,就叫。


        

到时候把这部书留给自己的子孙后代,啧啧……


        

美滋滋的王不饿又一次的翘班了。


        

不仅他自己翘班了,还带着张良、陈平、萧何、灌婴以及户部尚书张苍、工部尚书王陵几个人一起翘班了。


        

整个内阁,也只有彭越不在洛阳所以没来。


        

如今的大河边,早已改变了当初的模样。


        

朝廷圈了不少的地,外部的围墙也已经建造起来了。


        

只不过是一个简单的木栅栏,没有缝隙的那种罢了。


        

再往外,则是准备开始修建的城墙。


        

作为汉国目前最核心的机密之一,这里有资格享受这种待遇。


        

设计的城墙足有十米高,每一百米为一个凹字形设计,两个突出部长十米。


        

注意,目前整个汉国,也包括秦朝时期修建的城墙。


        

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都不是直上直下的那种。


        

几乎所有的城墙,全部都是地基宽,顶部窄,地基最宽处要比顶部最窄处宽了一米。


        

基本上是拦腰处开始直上直下,别看每一边只有小小的半米,这能够让城墙上的守军可以没有任何视线盲区。


        

而这里设计的突出部,作用就是对进攻的敌人进行分割,同时对辅助对城墙脚下的敌人进行攻击,若是条件允许,扔石头,射箭,泼热水,放火什么的都是可以的。


        

而更让人绝望的是,在每一个凹字外面,距离两个突出部大约十米的位置,还有高十五米的两个箭楼孤零零的竖立在那里。


        

箭楼通过内部上去,通过与城墙链接的内部地道进入,地道位于地下三米处。


        

而这不过只是防御体系的第一环罢了,再往后,还要连上大河,造一座护城河,还要挖陷马坑,还要放拒马。


        

由此可见,汉国君臣对于这里的重视程度。


        

嗯,现在的这一切,还只停留在图纸上,以及地上用石灰洒下的痕迹,到时候大家按照痕迹去开挖就是了。


        

“哎,想不到啊!想不到!臣便是再活上一世,也想不到啊!”看着现场的这一幕,张良忍不住的摇头感叹着。


        

水渠已经挖好了二十多条,还有更多的水渠还在挖着。


        

每隔二十米,便是一个工位,现在已经有将近二百台被王不饿称之为水力锻打机的设备在这里正常的运转着了。


        

短短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便能有如此的效率。


        

一切源自于上千名铁匠日夜不休的努力。


        

因为水力锻打机的建成,所以后续的工作也就更省力,更迅速了。


        

“他要是能想到,那陛下干什么呢?”司马欣走在最后方,习惯性的埋汰道。


        

“我听见了!”张不衣突然一脸坏笑的看着司马欣。


        

司马欣脸色有些紧张,下意识道:“不知道!我没有!别瞎说!”


        

“那我不管,要不然待会儿我去告诉留侯?听听他是什么意见?”张不衣不慌不忙的说着。


        

“那不行,真不能再改了,不然前后不搭,可信度也就没有了。”司马欣选择了投降,心中暗骂自己这张破嘴啊,没事就会给自己找点事。


        

暗暗的警告着自己,以后再想评价别人的时候,一定要先看好张不衣这个兔孙在不在身边。


        

这特娘的都是第几次敲诈自己了?


        

你真要点钱要点别的啥也行啊。


        

可张不衣这个货似乎对史料特别的感兴趣,每一次敲诈,总是让司马欣头疼不已的去改一些最近记载,尚未整理入库封存的内容。


        

瞅瞅现在都成啥了,在他的记载中,张不衣马上都成天神下凡一般的存在了。


        

“这次不用改了,你就把我告诉你的记上去就行了!”张不衣笑眯眯的看着司马欣,若有若无的威胁道。


        

“不行!绝对不行!”司马欣连连摇头。


        

“真不行?”张不衣看着司马欣。


        

“不行!”司马欣继续摇头。


        

“那咱得新账旧账一起算一算了,让我掰扯一下啊,上一次你好像说了淮阳侯吧?上上一次你说的是广武侯,嗯,他现在不在洛阳,不过没关系,我跟他关系好的很,什么时候陛下给他通信的时候,我让信使捎去一封书信就行了,上上上一次你说的是敖侯还是彭侯来着?……”张不衣一根根的掰着手指头开始说道。


        

“就此一次……”司马欣狠狠的咬着牙关。


        

太特么欺负人了。


        

我这张臭嘴啊……


        

咋就那么不小心呢?


        

虽然张不衣漏了很多次,但被他逮到的次数也不少啊。


        

前面的交易已经完成了,但这个货似乎不太知足,现在又开始翻脸了。


        

咋弄,自己就是个玩笔的,咋能玩的过张不衣这个玩刀的混蛋呢?


        

司马欣下定决心的看着张不衣,恶狠狠道:“以后你要是再敢拿这些来威胁我,我就是拼着被陛下治罪也要把之前的都给改回来,把你写成一个混吃等死,只会依靠陛下恩情升官的混蛋,臭不要脸的……”


        

“什么臭不要脸的?”


        

司马欣愣了下,这声音,似乎不是张不衣的?


        

抬头,双腿差点直接瘫软,骨头都撑不住他的身体一般。


        

这啥时候大家都看着他们了呢?


        

我好慌……


        

我该咋办?


        

是坦白还是宁死不屈?


        

坦白的话,我可就得罪了满朝文武了啊……


        

哎,我这张臭嘴啊……


        

“陛下,没事,我这不是跟司马公说一些关于禁军的训练,考核,选拔的事情呢嘛,我说别看我平日里恨不得吃了他们,其实心里面还是挺心疼的,然后他就说我臭不要脸的。”张不衣若无其事的说着。


        

“对,陛下说过现在不让记载太多禁军的事情,张将军就说有机会记载一下从禁军走出去的军官,臣虽然很为张将军所感动,但那些军官现在尚未成长起来,也没什么好记载的嘛……”司马欣连连点头。


        

“哎,我这不是着急嘛?其他将士好歹还有机会混个出场,禁军五万将士连个出场的机会都没有,唯一有记载的还是禁卫军守卫国都洛阳……”张不衣露出一副惋惜的表情。


        

这次可不是装的,而是真的。


        

司马欣也会翻阅一些战例,偶尔的也会记载一场战事中,一支部队或者某一个士兵特别感人或者励志的事情。


        

但是因为禁军这边参战的机会不多,就算参战了,也不允许被记载,日常就更不要说了。


        

张不衣知道王不饿让司马欣记载这些的目的,这可是要千古流传的啊。


        

凭什么别人的兵都有机会,自己的兵就一丁点机会也没有呢?


        

不让记载禁军,那就记载从禁军走出去的弟兄,顺便提一下他是禁军出来的。


        

这就是张不衣想到的办法。


        

但司马欣担心会触犯了王不饿的交代,所以迟迟不敢答应张不衣。


        

这不,接连被张不衣逮住了把柄,司马欣实在是没办法了,才勉强答应了下来,至于接下来怎么记载,还得动一番脑筋。


        

“行了,抽空让下面的人撰写一部官兵史就是了!”王不饿有些无语。


        

多大点事啊?


        

就算今天他们不提,接下来王不饿也打算这么做的。


        

既然决定了开设学堂,并且做出了计划,没有爱国教育怎么能行呢?


        

爱国不是空话,爱国也不是在梦里,就拿这些真人真事来感动他们,来教育他们。


        

英雄偶像的力量,在这个时代依然是可以使用的。


        

单纯的靠着公羊派那一套,不是不行,但是太单调了,后遗症也太大了。


        

而这些教育,会支撑起大汉在未来数十年针对匈奴作战的,也会通过这些学生转告给大家,朝廷为什么要对匈奴作战。


        

王不饿指着面前十字架说道:“去试试那些铠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