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魔帝归来 > 第1512章 梦想

第1512章 梦想

作者:鸡汤豆脑 返回目录
        

第1512章梦想


        

左战点点头:“世子真是乐于助人啊。原来世子只是想帮我收起来,我还以为世子想据为己有呢。”


        

陈溪南一脸的尴尬,左战只当看不见。


        

左战一边慢悠悠的往自己的腰带里装着把天材地宝,一边继续和陈溪南说道:


        

“世子,你刚才帮我收起来的乾坤腰带,还请还给我。”


        

陈溪南一怔,有些惊讶的看着左战说:“你的腰带?那不是雷小凡的吗?”


        

左战面色一冷,目光犀利的盯着陈溪南说道:


        

“那是我打算送给雷小凡的,我刚拿出来还没送呢。就被世子给收起来了,这腰带还是请世子交出来吧。”


        

陈溪南并没有把腰带拿出来。


        

他一脸恼火的看着常雨晗,训斥道:


        

“你这教的都是什么朋友?送个结婚礼物还要回去!” 记住网址m.mfqbxs.com


        

雷小凡眉毛一挑就要开口骂回去,常雨晗马上按着雷小凡的手轻轻的摇了摇。


        

“小凡。”常雨晗的眼圈又红了,仿佛还带着几分委屈。


        

“小凡,你这腰带就送我吧,好不好?”


        

雷小凡目光微微闪烁,带着几分犹豫,却也没有开口。


        

陈溪南冷哼一声,威胁常雨晗说道:“如果你认识的朋友都是这种言而无信的小人,我们的亲事不结也罢!”


        

常雨晗睁大了眼睛,脸上露出惊慌的神情。


        

陈鹏忍不住了:“雷小凡什么时候答应,把乾坤腰带送给你们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是要明抢吗?”


        

陈溪南瞪了陈鹏一眼说道:“我可是康王世子,你又是何人?”


        

陈鹏从容不迫的说道:“我是有正义感的出天武人!”


        

陈溪南不乐意了,可是他也不瞎,他看出陈鹏修为高出他很多。


        

一贯欺软怕硬的陈溪南,自然不敢和陈鹏硬碰硬。


        

但是到嘴的肥肉,他也不舍得吐出来: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这腰带是常雨晗给我的。”


        

“你们想要就去找她要,我这没有!”


        

左战讥讽道:“找她要?我就是把她卖了,也不值我这腰带上一块乾坤玉的价值。”


        

陈溪南耍无赖的说道:“那我不管,她给我就是我的了。”


        

“要杀要剐你们去找她啊,那个雷小凡不是很喜欢她吗?”


        

“人给你们了,这腰带我要了!”


        

左战送给雷小凡的腰带,在天武国是无价之宝。


        

陈溪南想女人有的是,只要能把腰带给他,他才不会在乎常雨晗的死活呢!


        

听到陈溪南的话,常雨晗头皮微微发麻,心里涌起几分骇然。


        

“无耻!”雷小凡大怒,一把抓住陈溪南的脖领子。


        

“你干什么,我是未来的太子你敢打我?你今日如果敢打我,我以后必把你家满门抄斩!”


        

“常雨晗你还愣着干什么?我掉一根汗毛你担当的起吗?”


        

陈溪南修为低微,看到雷小凡发怒他吓坏了。


        

赶紧向常雨晗呼救。


        

“小凡,你不要冲动啊!呜呜呜……”


        

常雨晗哭着扑过来按着雷小凡的手。


        

雷小凡看着痛哭流涕的常雨晗,他的手慢慢的松开了。


        

李凌见状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闹剧看了这么久,李凌有些不耐烦了。


        

陈鹏气得够呛,他倒了一杯茶,推向左战。


        

陈鹏是天武皇室唯一的继承人,他的身份是保密的。


        

他不方便出面,他希望左战惩治一下陈溪南。


        

左战伸手拿过茶杯,用探寻的目光望着李凌。


        

李凌给左战打了个速战速决的手势,左战会意的点了点头。


        

雷小凡松开陈溪南以后,死里逃生的陈溪南非但没有悔意,反而更加趾高气扬起来。


        

因为他觉得雷小凡之所以会松手,是因为自己的身份镇住了雷小凡。


        

也不知道陈溪南哪里来的优越感,以为自己的空壳世子身份那么好用。


        

他还以为随便一个人都会被他吓住,所有人都的巴结他。


        

康王既没有实权,也没有俸禄。


        

甚至连上朝议事的资格都没有!


        

更别提一直以来沾沾自喜的陈溪南了。


        

其实陈溪南除了这个空壳的世子身份之外,还真没有多少可值得骄傲的地方。


        

可他偏偏就是这么狗仗人势,让人看着就觉得恶心。


        

陈溪南整了整衣服眼珠子一转,又不知死活的大声喊道:


        

“雷小凡,你竟然敢当众殴打康王世子,我定要上报朝廷治你一个大不敬之罪!”


        

雷小凡面色淡定,没有半分惧意。


        

陈鹏在一边扁嘴。


        

左战冷笑一声:“小凡什么时候打你了?我们怎么没看到?”


        

“你们不承认也没关系,我有人证!”


        

“常雨晗?”


        

常雨晗听到陈溪南叫他,连忙低下了头不敢答应。


        

陈溪南气急败坏的问道:“你还想不想嫁进康王府了?”


        

常雨晗听到陈溪南的话,身体明显哆嗦了一下。


        

她目光躲闪不敢看雷小凡,吞吞吐吐的说道:


        

“小凡确实拉了一下世子的衣服领子,还好没有酿成大错。”


        

看到常雨晗站出来帮自己,陈溪南得意的接着说道:


        

“虽然证据确凿,但是本世子一向宽宏大量。”


        

“如果你把这龙驹马车,作为赔罪的礼物送给我。”


        

“我可以看在你诚心实意的份上,网开一面饶你不死。”


        

左战火了,他“嘭”的一声把杯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左战生气的大声说道:“这马车是我的!”


        

陈溪南不为所动,只是紧紧的盯着常雨晗看。


        

常雨晗拉着雷小凡的手臂,满眼哀求的看着雷小凡说:


        

“小凡……”


        

雷小凡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常雨晗。


        

在出了陈溪南想要把她送给自己换腰带这种事情之后,雷小凡很难想象常雨晗还会一心想着嫁给陈溪南这个人渣。


        

“小凡,你就把马车送给我吧,我来世当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


        

“雨晗,嫁进王府就这么重要吗?”


        

“你怎么就笃定他以后能当上太子呢?”


        

雷小凡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陈鹏,继续说道:


        

“再说了,就算他以后能当上太子,他也是个人渣啊。”


        

“你嫁给他不就是往火坑里跳吗?”


        

“小凡,你不懂,他能给我的,你这辈子都给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