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御书征道 > 第七十章 找上门来

第七十章 找上门来

作者:当是时 返回目录
        

与何苦作别之后,水凝娇便带着几人匆匆离去,毕竟早一分到达女王园林,便多一分安稳。


        

此时的何苦也长舒一口气,看着自己手中的妖兔小白,后者也是莫名敌意的看着他。


        

若不是庞秋灵再三叮嘱,一定得将其保护好,带回去见她,何苦都想把这妖兔就这般丢了。


        

一人一妖就就这么互相看不惯的上路了。


        

尽管何苦没有打算晋级下一轮选拔,可是也不能直接撕毁信笺放弃选拔。


        

若是被水凝娇一众人知晓,自己定是少不了一番被责备。


        

他们也定会后悔做了这样的选择,才让何苦选择放弃选拔。


        

最重要的是,若是来带何苦离开此地的亲卫,将自己的信息告知了女王,那恐怕就有大麻烦了。


        

倒不如就这般等过两日,自己随着大部分人一起被淘汰,那样既不会太突兀,也不会引起女王的注意,一举两得。


        

与此同时,一直跟在何苦他们一群人身后的梅婳怡见证了妖兔小白惊人的实力。


        

从何苦追出去以后,她便一直暗中守着水凝娇五人,没想到何苦竟然会真的回来,并且还带回来了一只兔子。 记住网址m.mfqbxs.com


        

谁曾想,这看上去平淡无奇的一只兔子竟然能够找到令牌的存在!


        

若是能够得到这只兔子,岂不是不但有了自己的名额,还可以去兜售多余的令牌。


        

当然了,想要售卖出去,而不是被抢掉手中的令牌,那么自然需要足够强大实力。


        

以梅婳怡涅身境五阶的修为,凌驾于大多数参选之人,自然是有这个实力资格的。


        

因此,看到何苦与水凝娇无人分开,她没有选择去追五人齐聚的她们,毕竟五个人处理起来还是有些麻烦的。


        

更何况,何苦与她本身就有矛盾在先,现在不但带着价值更大的兔子,而且还一个人落单,对于梅婳怡来说是个再好不过的下手机会了。


        

所以在何苦与众人分开之时,梅婳怡便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继续跟着何苦,等到时机合适的时候出手。


        

毕竟此事不能操之过急,若是慌乱之中,何苦直接将这兔子丢弃,那恐怕就得不偿失了。


        

毕竟眼下有利可图,自然找何苦报仇的事情就不是那么着急了,反正被梅婳怡这般紧跟着,想必他也没有机会再次消失在她的察探之中。


        

除此之外,禁地之中还有另一场风波在涌动。


        

以四大家族为首的不少势力,都收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在这禁地之中,有一道白色的身影能够找到这藏在禁地之中的令牌。


        

从各方推断来看,不论是王城中的观众,还是禁地中的参选者,都认为那一定是某种独特的灵宠。


        

所以,只要见到带有白色灵宠的人,自然都是各大势力掠夺的对象。


        

毕竟有实力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在这毫无规则的选拔之中,实力就是最好的规则。


        

禁地中的令牌陆陆续续的被找到,有人在山洞里找到,有人在池塘底部找到,也有人在不起眼的草丛中发现。


        

可这并不是说,找到了令牌就能够通过这一轮的考核了。


        

拿到了令牌才是真正开始考验的时候,一路上不知有多少人等待着伏击别人来抢夺令牌。


        

毕竟大家的目的地只有一个,那就是女王园林,只有安全到达那里,才是真正通过了这一轮的选拔。


        

而为了这个目的,自然有人选择走最近的道路尽快到达,也有人毫不犹豫的绕道而行,走那些崎岖难行,无人前往的道路。


        

三日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日,整个禁地的氛围也越发紧张,只要遇见了别人,就会有极大的危险。


        

倒是何苦,悠哉游哉的拎着妖兔在禁地中闲逛,他特地避开了往北走的道路,反而是一路向西。


        

毕竟大家都在往北行进,那样的话倒是能够避开不少人,最好是那些会找麻烦的人。


        

不过何苦的运气一路都还算不错,别说人了,一路上连只灵兽都没能发现,有的只是各式的山川树木,花草枝叶。


        

当然,何苦也没能察觉到一直跟着自己身后的梅婳怡。


        

眼见已经走到了禁地的边缘之地,再往前走似乎就是那无尽的大海。


        

何苦远远的看着,似乎又回想起了初到这世界的模样,便是落在了那不见边际的大海深处。


        

而也不由的想到,原本与自己一道穿过空间通道的昕儿,又在何处呢?


        

梅婳怡一路尾随何苦,来到了这片边缘之地,再往前似乎就是一片悬崖了。


        

有这一处绝境,正是她下手的好地方。


        

不过在此之前,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她也给冥渚学宫的弟子们传讯,告知了自己的位置以及即将完成的壮举。


        

以她们这样七大势力中的核心,自然都有着类似的联系手段。


        

何苦走着走着,便来到了这悬崖边缘。


        

轻帼大陆虽然四面皆是海,可是也并非所有位置都是海滩一般,这里便是一处高耸悬崖,其下便是无垠大海。


        

何苦看着悬崖,不由自嘲,自己离开何家之后便坠入了两次悬崖,一次是在进入放逐之地的时候,另一次则是离开放逐之地进入噬灵界的时候。


        

两次坠崖都有幸无碍,如今看到悬崖便莫名的不祥之感,毕竟伴随着悬崖到来,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何苦想着便要回头离去。


        

可才刚回过头来,何苦就不由暗骂自己乌鸦嘴,果然看到悬崖就没什么好事!


        

这不就麻烦找上门来了。


        

在何苦面前赫然是尾随了他整整一日的梅婳怡,依旧是那一身皮裙裹身,虽然有着火辣身材,可是在何苦面前确实分外刺眼。


        

毕竟这可是一个不计后果的疯女人,何苦一时也有些懊恼,怎么就被自己第二不想遇见的人撞上了。


        

要说最不想遇见的,那自然是轻帼大陆的女王钟轻音了。


        

何苦手中的妖兔小白也是察觉到了来自了梅婳怡的杀气,有人惊慌失措,在何苦手上挣扎个不停。


        

“别乱动!再乱动我把你丢下悬崖去了!”何苦威胁着有些不老实的妖兔。


        

而似乎察觉到何苦的怒意,妖兔小白也有些担心何苦真做出这般举动来,只好老实安静下来。


        

梅婳怡看着有些恼羞成怒的何苦,不由冷笑道:“你跑啊!这一次看你还能跑到哪儿去!”


        

“疯婆子!你可不要以为之前在城门是我怕你了,只不过有些原因我不便动手而已。”


        

何苦看着眼前的梅婳怡,斟酌着自己如何才能避免动手。


        

“臭小子,你说什么!”梅婳怡显然对何苦对自己的称呼很是愤怒,双眼之中已经带有些许的赤红之色,这是即将暴走的标志。


        

何苦自知,以自己的实力,完全不惧与梅婳怡交手,虽然两人修为差着两个小境界,可是何苦的实力又岂是单纯以修为来衡量的。


        

更何况,何苦身上还有着超越涅身境的刺棘背心,交起手来定是不会吃亏。


        

而且这一次,也不再像上次王城城门前那般大庭广众,交起手来何苦自然不会再畏手畏脚的。


        

不过何苦担心的则是另一个问题,若自己真和梅婳怡打起来,那这妖兔小白可如何是好。


        

自己要是带着它交手,也许受点余波它就支撑不住一命呜呼了,可若是不带它,这不老实的小家伙要是跑了自己可没处找去,那到时候应该如何跟庞秋灵交代。


        

毕竟答应了的事情,就这般食言了,总是不太好的。


        

斟酌间,倒是无视了梅婳怡的话,在其看来,这无疑是对她的挑衅,一身修为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


        

“等等!能不能不动手,我们再谈谈?”思考一番,何苦还是不愿动手,自己本就是个愿意打打杀杀的人,无奈卷入了一个又一个的麻烦中,大多情况下都是被迫出手。


        

“好啊!”梅婳怡咬牙切齿的说道,“把你手上的兔子给我,然后自断双手双脚,我保证不对你动手!”


        

“你这么聊天可就没朋友了!”何苦面色也是低沉下来,这疯女人显然不给谈的机会。


        

“呵!我才不需要那玩意儿!”梅婳怡脸色一横,便要打算出手。


        

“再等等!”何苦又出言阻止了梅婳怡的动作,后者倒也是配合停了下来,“你也不想这兔子被打死吧,让我先把它处理好。”


        

“你个小爷们怎么这么磨磨唧唧的!”梅婳怡显然是有些不耐烦了,何苦显然是在拖延时间,若不是为了这有着寻找令牌才能的兔子,她也不会就这般任何苦随意行事。


        

“你急什么!我又跑不了!你等着!我待会保证不打死你!”何苦一边回怼着梅婳怡,一边找了根枝条,将妖兔小白绑在了自己的腰上。


        

旋即何苦又意味深长的看了它一眼,心中默念,能不能好好活着就看你的造化了。


        

若不是担心它跑了,何苦才懒得管它,绑在自己身上还会有碍出手,不过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梅婳怡见何苦已经处理完毕,便不顾一切的冲杀过来。


        

“等等!有人来了!”何苦再此出声,不过这一次梅婳怡便再也不理会何苦说些什么,直接不带任何花里胡哨的一拳袭来。


        

何苦见这疯女人丝毫不给自己再说半句话的机会,也只好匆忙蓄势一拳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