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重生回到刚就业时 > 第462章 第 462 章

第462章 第 462 章

作者:糯米水晶糕 返回目录
        

去年国庆期间, 对方也说过同样的话。


        

当时路楠知道,林浩宇只是单纯客套话而已。


        

所以她并未当真。


        

那两天交谈的过程中, 路楠尽量避免出现需要直接呼唤对方名字的状态——这很简单, 距离远的时候不聊天,站/坐得近的时候对上眼神、顺势攀谈就行。


        

那时候路楠的态度足够自然,就连林浩宇都挑不出一点毛病。


        

今非昔比, 林浩宇剔除偏见、发出善意,真正想要结交路楠。


        

是以,他现在半开玩笑地强调了一遍。


        

“好吧,浩宇。”路楠从善如流地改口, “虽然我在进出口贸易方面没有太多的经验,不过家中长辈倒是从事这个行业多年,耳濡目染,稍微了解一些不同种类商品的采购地点和采购技巧,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请尽管说。”


        

林浩宇亦举杯同她碰了一下:“路楠姐总是这么谦虚。”


        

他轻啜一口, 嘶了一声。


        

路楠注意到阿伟的眼神, 适时地开口:“其实你若是不习惯喝白酒, 我也让服务员准备了红酒、香槟、饮料。” 记住网址m.mfqbxs.com


        

林浩宇不好意思地笑笑:“不用麻烦, 喝源川的酒就很好。”


        

“既然你喊我一声路楠姐,那么我们今天这顿饭就不是应酬了,没有那些虚礼, 能喝多少, 量力而行。”


        

又过了一会儿, 林浩宇似乎有些微醺,他脸颊绯红地看向路楠:“坦白说,其实爷爷让我回国的时候, 我完全没有考虑好要做什么。但是我很清楚,我对酒店和旅游业都不感兴趣——何况这只是我们林家参股的企业,我空降之后就算职位不低,也没有独立的话语权。后来我想了想,倒不如试试进出口贸易,反正公司已经注册好了,场地和人员都是现成的,国内没有人管着我,不管成与不成,反正源川酒出口这一块的利润也不会有损失。就当是一个过渡,能让我更快地融入国内。”


        

听听,这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人家有试错的底气。


        

路楠曾经很羡慕这样的人生,不过,她现在已经不会再羡慕这些了,便心平气和地同林浩宇说:“你在东南亚长大,又去米国上学,这两个市场的审美与商机你再了解不过了。所以不必担心,你肯定能做出成绩。”


        

“借路楠姐吉言!”


        

他们人今晚上喝得不多,一瓶源川和谐酒都没有喝完。


        

老实说,这样的应酬并不惹人厌。


        

路楠心想:看在林浩宇长得合眼缘、识时务、认错快、酒桌应酬生涩不油腻的基础上,以后倒是可以适当保持联系。


        

……


        

尽管林浩宇说暂时不需要帮助,路楠隔了一天还是和阿伟联系了,并给对方黄女士的电话:“我母亲在乌城和羊城都有不少供货商,如果小林总还没想好做什么产品,去这些地方逛一逛没准会有启发。”


        

阿伟十分诚恳地谢过路楠——他跟着老爷子那么多年,自然知道老爷子有多看重浩宇。可惜他们闽省林家的人只是在老家有几座茶山,所产茶叶除了寄给老爷子喝之外,也并不涉及出口,所以一点忙都帮不上。


        

“举手之劳而已。”路楠回复。


        

她这么做,并不会给黄女士的威购进出口贸易公司培养出什么竞争对手。


        

首先,外贸进出口市场很……大,大到新增十家、百家、千万家公司都不会抢走威购碗里的饭;


        

其次,林浩宇的贸易公司开在京市,前期目标市场是东南亚和米国,这跟黄女士的主要客户群体也不完全重合;


        

再次,从资金实力方面来说,威购这种小公司和林家的贸易公司成为竞争对手的可能性,无限趋近于零。


        

【倒不如卖个人情,也许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呢。】


        

路楠也没想好以后是什么时候、合作是什么项目。


        

但是,商场不就是这样么,多个朋友多条路。


        

路楠做完这件事,自然记得给亲妈打电话说一声。


        

往常,黄女士要是听到这些,一定会顺势聊一聊她现在的‘事业版图’,很凡尔赛地炫一炫最近接到的大单子,顺便日常‘诱惑’女儿回来上班:“我真的忙不过来呀~”


        

然后,路楠就会财大气粗地说:“忙不过来咱就请人,司机、秘书都配起来!我麻麻可是黄总哎,排场不能缺的。”


        

每到这时,黄女士就会笑嗔:“我又不是你,你的秘书是你们公司出钱,不用你出钱。我请人,我要出工资的,舍不得、舍不得。”果然,上次带着李清一起回去,给家里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以预见,今年过年家族聚餐中这个话题必然不会缺席。


        

再接着,话题就会被绕到黄女士如何在发展事业的前提下,开源节流赚更多的钱。


        

基本上最后的收尾就是黄女士叮嘱女儿:“在外面要注意安全,喝酒不要喝太多,对身体不好。”说到这里,她已经完全忘记了开头想要女儿辞职的事儿了。


        

早前黄女士还会和绝大多数的母亲一般,多叮嘱一句‘不要乱花钱’、‘交男朋友要注意安全’,她现在已经认命了:


        

第一,说了也没用的。这个女儿喂,上次她小舅妈说她那个手表最起码好几十万,那个包也好几万……我还是不要知道她日常开支比较好。


        

(路楠:小舅妈夸张了,只是十几万……)


        

第一,晚了,女儿已经交了男朋友,还是他们公司董事长的儿子。这要是万一分手了,那就必须辞职了吧?


        

(黄女士眉头一皱:不知道该祈祷女儿早日分手还是祝福女儿恋爱圆满……)


        

——以上,也算是母女之间现在相互调侃的乐趣了。


        

可是这次,黄女士居然没有说这个!


        

路楠唔了一声,提醒道:“妈,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儿啊?”


        

“啊……”黄女士在电话那头顿了顿,最终说,“是有点事情,不过是小事,你不是马上要去蓉城开半年度会议了?你去忙你的吧,不用管我这边。”


        

【越是这样努力轻描淡写就越说明不是小事。】


        

【可是,她是我妈妈,是成年人了,社会经验比我还丰富呢,应该会妥善处理自己的事情吧。】


        

【对不起我忍不住想八卦啊,难道黄女士最近恋爱了?】


        

路楠听着被挂断的电话,脑子里各种念头咻咻咻地闪过,最后化作星星点点的快乐,让她做了一个美梦。


        

梦醒之后,路楠恢复正常工作强度,并且抽空指点李清完善一下她半年度会议要用的ppt


        

六月一十六,路楠抵达蓉城。


        

半年度会议是明天,今晚的欢迎晚宴之后,陈骁驾车带她去汽车影院——今天有路楠想看的一部老电影。


        

只可惜,这部电影注定不能安生看完了。


        

片头刚播完,路楠就接到了她父亲的电话:“你知不知道你妈妈最近在搞什么?”


        

路楠:?


        

陈骁以眼神示意自己先下车,给她一个谈话空间。


        

路楠点点头,面带感激地笑了笑。


        

关车门的声音响起,路父问了一句:“……你在开车?”


        

“停着了。”


        

“好,那我就告诉你,你妈妈最近疯了!她要弄垮我?这么做对你和路杨有什么好处?”


        

【这语气,有点儿气急败坏,可太不像老路了。要知道,他曾经在另个时空对我说过——做人要有修养,并不是声音大的人本事就大。】


        

【现在,他的修养,好像暂时被弄丢了哦?】


        

路楠知道,父亲打这个电话并不是真的想要问自己知道什么。


        

他只是在传达一种态度而已。


        

毕竟,这是老奸巨猾的老路啊。


        

很擅长不动声色地给人造成心理压力。


        

如果现在的路楠是稚嫩期的路楠,一定会觉得恐慌吧?


        

一定会开始反思:老妈又无理取闹了吗?


        

然而,路楠不是。


        

她很冷静地问:“老妈做什么了?”


        

路父的口气缓和了一些,没有刚开始那么冲了。


        

很快,路楠就知道,黄女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更正:是黄女士正在做什么事。


        

黄女士确信,短时间内是收不到前夫的生活费了。


        

她没有闹,只是在四月中旬的时候,给对方发了信息,询问时间期限。


        

路父对前妻的态度一直都是无视的,看到信息也没回复。


        

然后,时隔两个月多,黄女士给了他漂亮一击。


        

“……你妈妈带了律师和会计来查我的账。”路父在电话那头咬牙切齿地说。


        

已经离异多年的夫妻自然没有查对方经济情况的权利,但是路父和黄女士当年离婚十分曲折,在离婚协议中关于公司股权做出了特别约定。


        

当时路父应该是想要尽可能地保全公司资产,所以承诺所有经营产生的债务由他负责(数额颇大),前妻分走两套房子(无贷款)和现金若干(不足七位数)。


        

除此之外,路父需要每个月支付生活费,金额壹万元每月,如后期遭遇通货膨胀则适当增长,供至路杨大学毕业为止。


        

这样分其实是不太公平的。


        

明眼人都知道,公司才是下金蛋的鸡。


        

所以,在黄女士咬牙撒泼之下,公司股权并没有一分为一,她和前夫一人一半;而是分成份,路父、路楠、路杨一人一份。


        

鉴于路杨未成年,他那份暂时落在那时候刚成年的路楠名下,至今还未更改公司备案和章程。


        

在黄女士看来,她为儿女保住了更多的公司资产;


        

在路父看来,一双子女不懂也不会插手公司经营。


        

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