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崇祯有艘万吨轮 > 第一百零三章 发三失而无一中

第一百零三章 发三失而无一中

作者:半瓶盐汽水 返回目录
        

贵阳城西,叛军营寨前,安邦彦的儿子安基一声令下,巨大的牛角号便响了起来。


        

随后在叛军的驱使下,数千的民夫怀抱垒土,冒着城上守军的箭矢,飞奔着跑到城下,将怀中土石铺平陷马坑。


        

一趟又一趟,直到再也起不来了为止。


        

贵阳城旧称顺元城,始建于元朝,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顺元、八番两宣慰司合并,设八番顺元宣慰司督元帅府于顺元城。


        

明洪武年间,改顺元为贵阳,并设贵州宣慰使司,治所便设在贵阳。


        

历时三百余年的发展,贵阳便成为黔地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更是黔地数一数二的大城。


        

夺下贵阳,叛军在贵州一地的人口、军械、粮草、声望都不会再缺,再遏制住入黔的几条主要道路,便可以在贵州一地称王了。


        

和第一次奢安之乱一样,叛军起事后不久,便盯上了这一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重镇。


        

为了遏制贵州的众多土司,巩固朝廷对这一地区的控制,在元朝贵阳城的基础上,明朝又进行了拓宽、加高和加固。


        

如今的贵阳城,城高三丈有余,基座亦宽三丈不止,城墙周长十八里,设东南西北四座城门,皆有瓮城,且东西还各有一座便门。


        

便门虽没有瓮城,相比四座正门好攻一些,但此时早已被守军用砖石堵死,叛军也只能选择城西这段城墙。 首发网址https://m.mfqbxs.com


        

此时虽是枯水期,但地处西南,城外的护城河中水量仍是不减,而守军临时掘开的陷马坑更是让人马步履南行。


        

叛军攻城的第一步便是填上这些坑洞,好让攻城的人马军械抵达城下。


        

古往今来,汉人皆善守城,尤其在火炮发明之前,就算是强如蒙古铁骑,在宋人的坚城面前也只有围困这一条路。


        

若城内军心士气、兵马粮草皆盛,守个一年半载的也属平常,且若是没有十倍以上的兵力,被城中守军反杀的例子也并不鲜见。


        

第一次奢安之乱,叛军围城十月不果,最后军心士气大跌,撤退后不久,便被官军撵到了贵州的茫茫大山之中。


        

至于这一次结果如何,奢崇明和安邦彦似乎早已胸有成竹。


        

中军之中,奢崇明和安邦彦看了一会儿民夫填土,便了无兴致的回到了大帐之中。


        

此时,叛军才填外围的土坑,距离城墙尚有百步,这个距离上,一般的弓箭根本没有什么杀伤力。


        

而且贵州气候湿润,弓弦弹力下降,零星射来的弓箭也就吓唬吓唬那些民夫而已,进攻的叛军甚至都懒得射箭还击。


        

“让民夫们快点,留给咱们攻城的时间不多了,城池晚一日攻下,大军便危险一日。”


        

帐中,安邦彦对着手下将领吩咐道。


        

于是,在砍了几个跑的慢的民夫之后,填坑的速度明显快了起来。


        

“也不知道达沃仁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屏退左右后,安邦彦有些忧虑的对着奢崇明道。


        

“奢满看着他们分批入城的,这几日,城中也未见动静,应该是在城中安定了下来。”


        

遣奸细入城策应是奢崇明的计策,两日内,借着贵州巡抚王碱的妇人之仁,混进城中三百叛军。


        

这三百人便是叛军攻下贵阳的杀手锏,但前提是叛军先摸到贵阳的城墙。


        

“嗯,这次能否下了贵阳,便全看达沃仁的了。”


        

安邦彦摘下了自己的头盔,端起面前的茶盏,用杯盖浮了浮并不存在茶沫,然后一饮而尽。


        

“达沃仁素有急智,人又勇武,跟了我多年,当能随机应变,助梁王攻下此城。”


        

奢崇明亦学着安邦彦的做派,端起了面前的茶盏,浮了浮茶沫,却没有喝,转手又放下了。


        

奢崇明和安邦彦都是大明在册的土司,早年跟贵阳的一众官员多有往来,言语做派皆已汉化。


        

放下茶盏,奢崇明正欲接着给达沃仁背书,便听见帐外传来“砰砰砰”的巨响。


        

明军开炮了。


        

贵阳城中有炮,这在安邦彦和奢崇明攻城之前便已探到,但此时听见隆隆炮响,心里还是惊了一下。


        

皆放下茶盏,起身出帐查看。


        

贵阳,西城门楼上,城中的军政要员皆聚在此处,循着炮弹落点查看杀伤效果。


        

半刻钟前,面对快速填起来的坑洞,贵州巡抚王碱终于做不住了。


        

在令城墙守军浪费了一轮又一轮的箭矢之后,王碱看着蚂蚁一样忙碌的民夫和其后嚣张的叛军,便下令开炮了。


        

贵州城中有三门大将军炮,十余门虎蹲炮,此时大部分都被调到了西城墙上。


        

一声令下,三门大将军炮喷射出的三颗十余斤铁球便冲着民夫和叛军飞了过去。


        

三发炮弹的落点都不是很好,一发近了一发偏了,仅有的一发在落地时也没有命中目标,弹起后又落入了一个坑洞中。


        

三发炮弹连个民夫也没有杀伤,叛军的气焰更加嚣张了,哄笑之声都传到了城楼之上。


        

安邦彦和奢崇明出帐后恰巧看到这一幕,相互对视一眼,皆放声大笑,转身又回到了帐中。


        

而城楼上的一众文武官员,却没有这么好的心情了,贵州总兵鲁钦更是觉得面上无光,但该有的场面还是要保持的。


        

“诸位大人莫急,此乃试射较炮,打不准正常,下一轮便好了。”


        

对鲁钦的解释,王碱却不以为然,虽说是试炮,但两发都离目标三百步以上,炮兵的水平可见一斑。


        

叛军驱动民夫肆无忌惮的填坑,守军却无能为力,此时正是需要提振军心士气的时候,王碱命令开炮的意义便是在此,结果却涨了叛军的气焰,王碱如何不恼。


        

于是对鲁钦的解释,王碱默然不语,脸色如同此时的天气,虽处西南,但也湿冷的够呛。


        

“鲁大人说的也有道理,且看下一炮如何了。”


        

见气氛有些尴尬,贵州巡按御史史永安便上前打了圆场。


        

而鲁钦也借坡下沿,忙传令炮兵再来一炮。


        

须臾之后,又是三声炮响。


        

这次稍微好了一点,有两发打到了忙着填土的民夫中间,但却因为坑洞的存在,实心炮弹没有弹跳滚动便牢牢的砸在了土坑里面,最后也仅仅杀伤了一名倒霉的民夫而已。


        

须臾之后,叛军又是一阵欢呼。


        

“哼!”


        

王碱觉得实在是没有面子,拂袖便下了城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