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搞死自己的99种方法 > 108、我只想睡觉啊

108、我只想睡觉啊

作者:八月的豆子 返回目录
        

天穹上,烟消云散。


        

两道身影相对而立,秦南依旧负手而立,脸色淡定。


        

而李琼,再次被秦南榨干了,大汗淋漓,面色惨白,浑身无力,疲累至极。


        

秦南微微一笑,难得的,脸上竟然流露出些许喜色。


        

刚才那一掌,的的确确让他感受到了痛意,这也让他觉得自己找死的想法,不是不切实际的,总算是有了一线希望。


        

自己以后只要找修为在合体境以上的修士,就有可能杀死自己了。


        

“可以了吧?”李琼剧烈喘息,被秦南折腾了那么多次,她早就受不了了。


        

“多谢。”秦南轻轻地点头,过来搀扶着她。


        

随后,两人的身形缓缓落地。


        

不久,两人便落在竹屋之前,打开竹门,进入竹屋,李琼就不管不管的上床去盘膝调息去了。


        

秦南来到竹桌前坐下,秦怡这丫头还趴在竹桌上熟睡着,睡得十分香甜,轻微的鼾声有节奏的响起,口水从嘴角流出,在桌上流了一小滩。 记住网址m.mfqbxs.com


        

秦南给自己倒了茶水,一个人喝着。


        

时间流逝,安谧的竹林,寂静的竹屋。


        

秦南始终坐在竹桌前喝茶,秦怡趴着睡觉,李琼则盘膝坐在竹床上运气调息。


        

……


        

夜色下,小云村里,所有村民都屋舍之中坐着,都没有睡,不是不想睡,而是不敢睡,天知道山上的那个女疯子会不会突然又搞事情。


        

他们都怕了,此刻回想起之前被突然吓醒的那一幕,仍是心有余悸,后怕不已。


        

纳戈壁,凌乱的街市上站着一些人影,这些人,都是骂累了,就歇一会,然后继续骂,骂累了,又歇一会,然后继续骂……


        

而剩下的人,都进入了屋子,也都没睡。


        

“我好困啊,我好想睡觉啊。”


        

“太困了,真的好困啊。”


        

“受不了啦,我真的好想睡觉啊。”


        

“不行,不能睡不能睡……”


        

所有人,都是哈欠连连,困意席卷,打着哈欠,昏昏欲睡,萎靡不振,却都不敢睡的状态。


        

直到,东方的天际开始泛起鱼肚白,天色放亮。


        

所有人这才如释重负长长松了口气。


        

“天亮了,可以睡了吗,我好困啊。”


        

“你要是不怕那疯女人再搞事情,你就睡吧。”


        

“奶奶的个熊的,这女人就是有病,上半夜我们睡得正香的时候,突然来那么一下,把我们吓得半死,下半夜我们不睡了,她倒好,倒是消停了,让我们白白熬了一夜,太气人了。”


        

“我想睡觉,我想上床。”


        

“困死我了,你打我一巴掌,让我清醒清醒!”


        

“啪啪啪!!!”


        

“我黑眼圈都出来了。”


        

“不管了,我要去睡觉了,皇帝来了都拦不住我,我说的。”


        

“我也是,我也要去睡了,实在挨不住了。”


        

城中,一些人实在是抵挡不住睡意的侵袭,都上床搂着女人睡觉去了。


        

还有一些人,还是苦苦熬着,生怕小云山上的女疯子又突然搞事情。


        

……


        

清晨,小云村里,一阵鸡鸣声打破了宁静。


        

有一些村民也都是去睡了,还有一些村民,还是熬着,她们实在是怕睡着的时候,突然又被吓醒。


        

而此时此刻,山顶。


        

竹屋之中,趴在桌上的秦怡咂摸咂摸嘴,缓缓醒来。


        

当发现秦南就坐在她身边的时候,她急忙擦掉脸上的口水,正襟危坐,讪讪笑着。


        

虽然秦南是她太太太太……太爷爷,她在长辈面前,不必太在意形象。


        

可她毕竟差点和秦南成亲生孩子了。


        

所以,秦南在她心里,有一半的身份是长辈,一半的身份是她喜欢的男人,这种感觉很别扭,这让她与秦南相处时,总是有种放不开的感觉。


        

“醒了。”秦南轻轻地放下茶杯,微笑着问道。


        

“嗯。”秦怡轻轻地点头,看了秦南一眼,顿了顿,又道:“太太太太……太爷爷早。”


        

“与我相处,不必如此拘谨。”秦南笑了笑,随后将目光放在了竹床上的李琼身上。


        

恰巧这时,李琼也是轻轻吐出一口浊气之后,睁开了双眼,下了床,她来到竹桌前坐下,也给自己倒了杯茶,慢慢喝着。


        

“你感觉怎么样了?”秦南问了句。


        

“还好。”李琼淡淡说道,经过下半夜的调息,那种虚弱,疲累的感觉已经一扫而空了。


        

现在的她,神采奕奕,容光焕发。


        

“那收徒一事?”秦南看了眼秦怡,他昨晚之所以没有离去,就是因为还有秦怡拜师这件事情没有解决,


        

一旁无所事事的秦怡悄然竖起了耳朵,注意力集中了起来。


        

李琼看了秦怡一眼,“她生得倒是极具灵性,天赋和慧根尚好,但……”


        

李琼顿了下,这才摇头道:“抱歉,我认真的想过了,我还是比较习惯一个人生活。”


        

秦怡闻言,耷拉下脑袋,有些颓丧。


        

秦南点头,看了眼垂头丧气的秦怡,道:“好吧,打扰了,我们也该离去了。”


        

秦南起身,秦怡也赶紧站起来,走到秦南身后。


        

“告辞。”


        

秦南与秦怡同时对李琼弯腰作揖,行了一礼。


        

“告辞。”


        

李琼也是弯腰作揖,回了一礼。


        

随后,秦南领着秦怡,迈步走出了竹屋。


        

出了竹屋之后,秦南便拉着秦怡的手,脚踏地面,身形飞起,朝着远方的天际慢慢飞去。


        

李琼目送两人离去,赶紧关上了竹门,背靠着竹门,她长长松了口气:“总算是走了,这一晚上,可把我折腾的不轻,看来我还是习惯一个人生活,多一个人,太麻烦了。”


        

……


        

朝阳下,秦南拉着秦怡,两人并排慢飞,一路上,秦怡都是耷拉着脑袋,失落的样子


        

“好啦,不必气馁,我说过即使她不收你为徒,我也会让你拜入其他修行门派的。”秦南安慰道。


        

秦怡这才来了精神,歪着头,期待问道:“太太太太……太爷爷,那你准备让我拜入那个修行门派?”


        

“你对魔门有什么看法吗?”秦南忽然问道。


        

“太太太太………太爷爷是想让我拜入魔门?”


        

作为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黄花大闺女,她虽然没听过魔门是哪个修行门派,但一听“魔门”,就知道肯定是邪魔外道。


        

“嗯。”秦南点头,道:“正好我有一个朋友,她也是一个女子,年纪和你相仿,也拜入了魔门,正好你第一次出远门,涉世未深,你拜入魔门之后,你们也好有个照应。”


        

“如果你不想拜入魔门,我也可以让你拜入苍云门,这是一个修行正派,只是比起魔门,势力与名声就小很多了,而且拜入苍云门之后,我最多只能嘱咐掌门两句,让她对你多加照应,其他的,都要靠你自己。”


        

秦怡想了下,果断道:“太太太太……太爷爷,我想拜入魔门。”


        

“你可以多想一下的,想好再告诉我,不必如此着急。”


        

“我想好了,我就拜入魔门。”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