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神话复苏:我来册封东方神明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后背发凉!

第三百九十五章 后背发凉!

作者:史上最帅作者 返回目录
        

是啊!


        

萧天帝不是正式的至强者,就已经能单杀变异种了。


        

所以阿道夫他们创下的战绩,跟萧天帝一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当看完这段视频,刚才还大肆嘲讽的西方人,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表情像是吃了屎似的难看。


        

如此看来,萧天帝确实更强。


        

阿道夫他们的表现,远远没有那么惊艳了!


        

“哈哈哈,不愧是我亚洲修炼界的门面担当!”


        

“没错,西方强者能做到的事,我东方强者也能做到,而且能做的更加出色!”


        

“喂,你们老外继续叫啊,怎么没声音了?”


        

神道论坛上,很多支持者心情大好,趁势发起舆论反攻。


        

西方人被逼无奈,只好默默的潜水,把原来嘲讽的帖子和言论删除。 首发网址https://m.mfqbxs.com


        

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反驳!


        

东灵山。


        

天庭总部。


        

大殿门口,站着一头浑身毛发雪白的雪狼。


        

它目光如矩,气质高冷孤傲,俨然在履行看大门的职责。


        

之前天庭主力出动,奥格斯也被带走,协助队伍追踪变异种。


        

任务完成后,就继续留在这看大门。


        

堂堂雪狼部落的大统领,一狼之下万狼之上,连雪狼王都不敢怠慢它。


        

如今,在这充当看门狗!


        

“哼,能给传说中的天庭看门,以前哪个狼人有这待遇?”


        

“等着吧,历史会证明,我奥格斯的选择是对的!”


        

奥格斯昂首挺胸,毛茸茸的狼尾摇晃,帅气的眼神犀利,能迷死一大堆母狼。


        

“对了,怎么这后世,还有不祥生物这种东西,真是越来越像以前的中土星了……”


        

它忽然想到什么,喃喃道。


        

“奥格斯,你进来,我有话问你!”


        

一道严肃的声音传来。


        

“好嘞!”奥格斯连忙照做,屁颠屁颠的跑进去。


        

高冷孤傲的尊贵气质,刹那间荡然无存。


        

殿内。


        

阿良他们停止聊天,齐刷刷的看去。


        

“天帝阁下,您有什么指示吗?”奥格斯恭敬的呼唤道。


        

萧逸目光闪烁,“听杨晋说,你在追踪变异种的时候立了大功。”


        

“噢,这只是我应该做的,能为天庭效力是我奥格斯的荣幸!”


        

奥格斯一脸正色道。


        

“这条狗,是针不戳啊!”阿良感慨道。


        

其他人点点头,表示认可。


        

“嗯,这点你做的很好。”


        

萧逸直接进入主题,沉声道:“但是听说,你好像对变异种,有不同于我们的看法。”


        

“在你那个时期,也有这种类似的鬼怪吗?”


        

眼见组长问出关键点。


        

大伙脸色严肃,屏住呼吸的聆听。


        

毕竟,这是一直以来困扰世人的地方!


        

气氛很微妙,落针可闻。


        

奥格斯愣住了,伸出爪子挠挠头,“你们不知道,这东西以前叫做不祥生物吗?”


        

不祥生物?!


        

众人面面相觑。


        

“说清楚点!”萧逸眼中爆出精光,追问道。


        

“你们口中的妖魔诡物,或者更加厉害的变异种,其实在我那个时期也有发生过。”


        

“这类鬼东西,像是凭空诞生一样,没有人知道它们来自哪里,非常邪门。”


        

“只要出现,就会祸害生灵。”


        

“所以,当时被各族统称为不祥生物!”


        

奥格斯解释道。


        

“这么说,原来很久以前就有了,这类东西不是近百年才诞生的!”


        

阿良等人愕然道。


        

这个内幕消息,对于他们而言相当劲爆!


        

“居然是这样……”萧逸眼神变幻不断,内心掀起惊涛骇浪。


        

“原来在遥远的古代,就已经有这类特殊产物,那你们是怎么处理的?也是靠规则道具吗?”


        

他认真的问道,想要获取更多信息。


        

“其实本质上,跟你们现在没有什么差别。”


        

“如果出现了不祥生物,那就动用武力解决,只要及时消灭就行。”


        

“毕竟,不祥生物有强有弱,一般出现的都是比较弱的。”


        

“记得你们东方王朝,也会特地成立相关机构,专门在私底下处理不祥事件。”


        

“叫做……”


        

奥格斯皱起眉头,似乎在使劲的回忆,很快就脱口而出道:


        

“镇魔司!”


        

闻言。


        

众人彼此相视,都能看出眼里的惊讶。


        

“至于规则道具嘛,那是你们现在的说法,在以前叫做天赐之器,专门用来处理不祥生物的。”


        

奥格斯笑道。


        

“我说变异种这么那么强,都能猎杀神灵传承者了,敢情这来历就很牛逼!”


        

赵宇惊呼道。


        

“嗦嘎斯捏~~”吕不凡摩挲下巴,直接整了句大佐话。


        

众人心情难以平静。


        

“不祥生物,究竟是怎么来的?”萧逸语气凝重。


        

“这一点,各族都没有明确说法,或许是我们层次太低,没有资格知晓。”


        

“而且,当时的诸神也并未公开。”


        

奥格斯老老实实回答。


        

萧逸心头震动,他回想起那个官服僵尸,特意出现来杀自己。


        

这又是什么情况?


        

“那我在问你,不祥生物是否会诞生灵智,背后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行动?”


        

“什么?!”


        

奥格斯差点怀疑耳朵听错,旋即连连摆手,“天帝阁下,你真会跟我开玩笑!”


        

“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以前就没有这个说法。”


        

“不祥生物基本是随机出现,它们的存在就是为了杀戮,并没有什么预谋,是一群没有灵智的产物!”


        

“没错。”


        

众人观念一致。


        

萧逸沉默了,背后有些发寒。


        

他可以肯定,那头特殊的官服僵尸,明摆着就是来杀自己的。


        

看上去,就是在执行某种命令!


        

但在这个时候,他并没有说出来,因为没有结果,所以毫无意义。


        

“奥格斯,不管怎样,多谢你提供的消息。”萧逸发自内心的道。


        

“是的。”阿良他们点头,认同奥格斯的价值,


        

奥格斯这头雪狼双脚站立,右爪放在胸口上,俯身说道:


        

“您言重了,这点小事无足挂齿,我更愿意在我的岗位上,继续发光发热,恪尽职守。”


        

“好一条看门狗!”


        

萧逸赞叹道,对它的表现非常满意。


        

随后。


        

众人稍微交谈,就各自散去。


        

“不祥生物,天赐之器……”


        

来到山崖上,萧逸站在高处眺望,嘴里喃喃道。


        

对于奥格斯透露的信息,他直到现在都难以消化。


        

造成这个原因的罪魁祸首,就是那头特殊的变异种!


        

“没有预谋,那为何专门来杀我?”


        

“又为何,偏偏是我呢?”


        

“还有不祥生物的来源,以及天赐之器的诞生,怎么看都像是一种互相牵制的关系。”


        

“这背后,难道是有谁在交手!?”


        

萧逸双眸深邃的眺望苍穹,内心滋味难明。


        

总得来说。


        

他太弱小了,站的不够高看得不够远,涉及到这类隐秘的内幕,目前还没有资格去探究。


        

“现在的我只能立足于当下,走一步看一步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当务之急,是要找到下一个受封者。”


        

萧逸盘膝而坐。


        

清风拂过。


        

黑衣青年的长发徐徐飘动,在这山川秀丽的背景下,仿佛是水墨画般富有意境。


        

“东方封神榜,开!”


        

脑海里,金色卷轴缓缓展开。


        

意志陡然拔高,辐射整片九州大地!


        

隐约间。


        

看到一道胖胖的模糊身影,给萧逸带来莫名的熟悉感。


        

“这小子,总感觉在哪见过?”


        

他惊疑不定,心里有个名字呼之欲出。


        

“我去,真就那么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