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我能锻炼精气神 > 第四卷:气足精旺神识醒 水乳相融內视成 第一百零九章 打人打在铁板上

第四卷:气足精旺神识醒 水乳相融內视成 第一百零九章 打人打在铁板上

作者:孤雁横空 返回目录
        

话音刚落,就看到张文博双臂一抖,轻易就摆脱了控制。


        

双手举起,揽过两人脑袋轻轻一碰,身后两人就软软倒了下去。


        

张文博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问道:是不是会这样对我?还是说用别的招式?


        

面前两人有些发愣,说不出话来,张文博也不催促。


        

继续笑着说:他们两个没请动我,下面该两位了。


        

两人这才回过神来,虽然知道对方不简单,依然鼓起勇气挥动拳头攻了上来。


        

张文博自从上次把几十号人叠了罗汉后,对这种普通人已经没了情绪波动,怎么玩全看自己心情。


        

至于像别人一样拳来脚往的大战数百回合的可能基本没有,除非这世上真有功夫高手,速度能快到自己肉眼无法看清的程度才能打赢自己。


        

至于普通人,连热身的效果都达不到。


        

看到拳头打来,也不想浪费力气,心念微动,收缩肌肉,身体犹如铁石一般坚硬,不闪不避。


        

只听到砰砰两声,再看两人却猛然后退几步抱着拳头弯下腰来,龇牙咧嘴的好像伤的不轻。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两人刚开始看到张文博站着不动,心中一喜,以为对方反应不过来。


        

直到拳头挨到实处才感觉像是这拳打在了铁板上一般火辣辣的疼,随后一股反震之力传来,力道之大,只能后退。


        

加上手上的疼痛,没有喊叫出来已经算是骨头很硬了,值得给二位好汉点个赞。


        

张文博露出无辜的表情问道:你们这是要碰瓷?


        

我可是动都没动一下,做人要讲良心啊。


        

两人哪里说得出话来,只是抱着手腕,感觉受伤的手好像已经不属于自己,剧痛之后又瞬间失去了知觉。


        

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紫涨起来,只是一会功夫便肿的跟发起来的馒头一般,胀的发亮。


        

颜色却像紫色的葡萄,好像轻轻一碰就会破了。


        

这种举重若轻的摧残比暴力伤害更加直接,两人虽然伤的是手,却完全没有逃跑的勇气。


        

知道对方动都没有动一下就让自己两人变成这样,实力差距实在太大,升不起一丝反抗的念头。


        

恐怕稍有异动,对方动起手来只会吃的苦头更大。


        

张文博有心想问对方的来历,只是看见那人脖子上的大金链子随着身体颤抖跟着晃动,于是伸手取了下来,面前这人哪里敢反抗?


        

乖的像是一只瑟瑟发抖的鹌鹑,除了不住颤抖的身体动都没敢再动一下,就怕会让对方误认为自己想反击,那可就冤死了。


        

张文博自然不是贪图人家的金链子,只是想到问人家也未必能听到实话,不如换种方式。


        

自己还从来没有把人真的催眠过,今天正好试试,全当修炼了。


        

于是打起精神,轻轻晃动链子。


        

面前这人开始不明白对方要干啥,不解的盯着看,不一会就感到自己昏昏沉沉,辨不清身处何地。


        

只是耳边传来一声呼唤一般的提问,忍不住按着记忆回答起来,良久以后真的睡死过去。


        

张文博又把另外一个人如法炮制,得到了同样的答案。


        

心里一阵欣喜,没想到催眠这么管用,看来以后不怕别人对自己说谎了,早知道就该早点练习一下才对。


        

不过以前也没机会啊,总不能拿个链子对客户这样吧?那就太没人性了。


        

看着或是晕倒或是沉睡的四个人,张文博感到心情好了不少,晃悠着回了家。


        

当然带走了那条金链子,以前家里穷,还真没有带过金子。


        

今天发财了,要是让自己出钱打这么粗的金链子,自己是万万不会干的,太奢侈,拿条铁链子应该也能催眠。


        

四个人先后醒来,早已天黑,相互搀扶着去了医院。


        

值班大夫想给两人放了淤血,却碰一下就钻心的疼。


        

最后实在没办法,只好包裹了一下回到了住处,疼的一晚上再也没合上眼。


        

武剑涛听到手下的汇报,知道自己的猜测应该没错,张文博就是本无无疑。


        

想起对方可能还是抢夺刘玉萍的情敌,知道想请对方给爷爷治病的想法难以实现,只好把何律师打发了过去让他见机行事。


        

何律师到了青唐城之后,找到了老奶奶家的孙子,开口就是五十万支票,看到对方有些犹豫难决。


        

又是五十万拿在了手里,晃动着说:事成之后这些都是你的,放心,我知道你的心思。


        

我也不会伤害本无师傅,那种人咱们巴结都来不及,谁会伤害他?


        

只是想让他帮个忙,只有这样才行。


        

你也不要觉得无法面对本无师傅,你委托我就行,不用你自己出面,一切有我替你办好,咱们各取所需,就是双赢的结果。


        

有了这些钱,你再也不用过这种苦日子了,再说:也不是让你去偷去抢,他也确实没有治好你奶奶不是吗?


        

老奶奶的孙子叫李明亮,听了何律师的话,虽然感觉这么做对本无师傅不起,但想起这些年为了给奶奶治病,家里欠下的债,父亲为了救人又走的早。


        

虽然当时得到了一笔抚恤金和一些捐款,但是家里却彻底垮了,过了几十年苦巴巴的日子,在这么多钱面前如何拒绝的了。


        

犹豫半天终于下定了决心,又不是要害他,只是人家想用这种方式让他帮忙而已,估计也是让他治病的,想通了也就坦然了。


        

只是想起曾经对张文博写过保证,就担心的问何律师这白纸黑字的如何能反悔。


        

何律师笑着开导:他没有行医资格证,你们之间的协议是不受法律保护的,除非他有正规医疗机构的认可。


        

李明亮又把以前所有去医院的诊断和病例以及住院单据交给了何律师,何律师拍拍对方肩膀满意而去。


        

张文博本来想休息几天就回去上班的,却等来了警察传唤,让他第二天去警察局接受调查。


        

不禁一头雾水,当时他可是写了保证的啊,他啥意思?


        

何律师想代表李明亮准备上告本无时却发现了一个以前没有考虑过的问题,这人好像是凭空冒出来似的,除了这么一个名号,别的任何资料都没有,这让他怎么告?


        

就算告了法院也不会受理啊,你这资料不全诉状都没法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