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当律师从养只獬豸开始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提供帮助

第一百五十五章 提供帮助

作者:叶一滴水 返回目录
        

第二被告说的是实话,女公诉人很满意,从态度上讲,不知要强第一被告多少倍。


        

但从表面上看,是她们两人在相互推卸责任,因而如果只有她们二人的供述,那就是真假难辩了。


        

催情药物到底是谁的?谁提议要与受害人发生关系的?公诉人倾向于是第一被告做的,但关键是要有证据。


        

公诉人问完第二被告后,又轮到辩护人进行发问了。


        

第一被告的律师表情很严肃,因为第二被告把责任推到她的当事人身上了。


        

只见他肃着脸问道:“你说是第一被告提议要与受害人发生关系的,你当时有没有同意?”


        

“我……同意了。”第二被告低声地说道。


        

“这种事情你觉得别人一提议,你就会同意吗?你们三个可都是女人,做这种事情,能轻易同意别人的提议吗?”第一被告律师抓住了要害之处。


        

第二被告听到这话,头又往下低了低头道:“反正吧,我们都有这个意思,吴姐虽然提的议,但是我和李青都不约而同地有这种想法了,就是……这样。”


        

“你的意思是说,即使第一被告不提议,你们也要与受害人发生关系吗?”


        

“我反对。”第一被告律师刚说完这话,杜琪慧就抗议了。 首发网址https://m.mfqbxs.com


        

法官立刻问:“你反对什么?”


        

杜琪慧道:“我反对第一被告律师诱导我的当事人说话,我的当事人已经清楚表明是第一被告提的议,他没有必要再问下去。”


        

杜琪慧人虽然温柔,但是在法庭上,那也是出手犀利,绝不会拖泥带水,第一被告律师想减轻第一被告的责任,便针对她的当事人,这是她所不能容许的。


        

“第一被告律师,请注意你的问话方式。”法官对第一被告律师做了提醒。


        

第一被告律师听了,眨巴着眼睛,半天没说话,让杜琪慧给打了一个闷棍。


        

“第二被告,你平时身上带不带催情药物?”过了好大一会儿,第一被告才恢复问话。


        

第二被告迟疑了一下说道:“我有时带,但是那天我没带。”


        

此话一出,底下旁听人员都窃窃私语,心想这都是些什么女人啊,随身带催情药物?把自己当成男人了吧?


        

第二被告律师听了,马上说道:“既然你平时都带催情药物,你怎么能确定那天你没带呢?你一定要实事求是。”


        

“我就是实事求是,那天我确实没带。”第二被告着急道。


        

“你带没带,需要证据来证明,你有证据吗?”


        

“……”第二被告哑语了,心想这哪有什么证据?


        

第一被告律师的问话完了,轮到杜琪慧了。


        

“第二被告,你确定催情药物是第一被告带的吗?”她问。


        

“我确定,药物就是从她身上拿出来的。”


        

“你当天确定没带药物吗?”


        

“我没有,因为那天我换了包包,就没带在身上,吴姐那天带了一个包包,里面就有这个东西,这一点,李青可以证明。”


        

第二被告说的很好,犯罪事实越来越清楚了,直说的第一被告律师黑着脸坐在那里。


        

“如果第一被告不提议,你们会与受害人发生关系吗?”杜琪慧又问。


        

“我提醒法庭,第二被告律师的问话方式也不妥!”杜琪慧刚一说完,第一被告律师就阴阳怪气地说道。


        

“我没有不妥,我是正常发问。”杜琪慧有点气乎乎地道。


        

法官道:“第一被告律师不要打断第二被告律师的话,第二被告律师请继续。”


        

法官支持了杜琪慧。


        

第一被告律师满头黑线。


        

“如果吴姐不提议的话,我们就不会想到这个事情了,或许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报告审判长,我反对第二被告律师让第二被告回答这种假设性的问题,这比诱导式地发问,情况还严重!”第二被告律师又抗议了。


        

“提醒第二被告律师,不要让被告人回答假设性的问题,假设性问题与案件无关。”法官想了想,转而又支持第一被告律师了。


        

杜琪慧只好放弃问第二被告这种问题。


        

杜琪慧问完话,孟浪想了想问道:“第三被告当时是否要与受害人发生关系?”


        

第二被告听了后,认真地想一想道:“如果那名男服务生要是不出事的话,她就可能与他发生关系了。”


        

孟浪听了,马上笑道:“刚才审判长已经讲了,你不要回答假设性的问题,我问你当时第三被告有没有要与受害人发生关系的打算,如果有,你就说有,如果没有,你就说没有。”


        

第二被告看了看他,过半天说道:“她当时只是站在一边,应当也想着与服务生发生关系的,但是她没有讲出来,反正我们三人当时应当都有那种意思吧。”


        

“那本辩护人就明白了,第三被告当时只是站在一边,并没有明确表示要与受害人发生关系,审判长,我发问完毕。”


        

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发问完之后,就把第三被告给带上法庭了。


        

孟浪的这个当事人,只见她小心翼翼地走上法庭,站到中间的位置之后,还给法官深深鞠了一躬,表现的很有礼貌的。


        

公诉人问她:“你把案发当天的情况如实地向法庭陈述一遍。”


        

第三被告便忙把当天如何到洗浴中心洗澡,如何去打牌,如何让服务生过来服务,如何给服务生喝催情药,如何与服务生发生关系的事情都讲了一遍。


        

公诉人听了比较满意,追问道:“与受害人发生关系是谁提的议,催情药物是谁的,谁拿给受害人喝的?”


        

第三被告马上说道:“是吴姐提的议,药物应当也是她的吧,反正我没看见夏华拿药物出来,最后拿给受害人喝的也是吴姐吧,吴姐是我们的大姐,我们都听她的。”


        

她这样一讲,就把坐在辩护席上的第二被告律师给气坏了,她和第二被告一起往第一被告身上推责任啊。


        

公诉人又问了她好几个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你有没有给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与受害人发生关系时提供帮助?”


        

第三被告先看了一眼孟浪,然后回过头来为难地说道:“我当时只是摸了受害人,要说提供帮助,我也不好说,也说不上来,因为这种事情,我怎么能提供上帮助呢?当时,那男服务生还挺主动的,不需要别人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