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举汉 > 第五百二十一章 倾出

第五百二十一章 倾出

作者:反听 返回目录
        

看着木匣中的孙贲头颅,周瑜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孙贲被荆州军击杀,基本算是坐实了南昌失陷的传闻,眼下整个豫章郡,就算没有全部沦陷,也相差不远。


        

“孙贲庸儿,坏我大事!”周瑜放在膝上的双拳死死攥紧。


        

周瑜虽然只是左部督,但在出兵前,孙权已经授予他前线指挥大权,豫章诸将,包括孙贲、孙辅两大宗室太守在内,都要受其节制。可现在孙贲战死,豫章沦陷,使周瑜的作战计划全部作废,心里恨透了孙贲的无能。


        

豫章、庐陵本就有不下两万兵马,今年孙权为防备刘景来攻,又陆续向豫章增兵万人。也就是说,可供孙贲调遣的兵马高达三万人,比周瑜带领的援兵还要多。结果仅仅一个月时间孙贲就兵败身亡,可谓是无能至极。


        

程普、吕范、鲁肃等江东将领接踵而至,进入军帐之中,习祯视若无睹,继续说道:“楚吴两家,本为盟友,去年并力诛锄刘表,天下瞩目。将军思虑汉室衰弱,四海不宁,曾希冀楚吴两家能够风雨同舟,共兴汉室。”


        

习祯随后话锋一转道:“奈何孙贲心怀不轨,涂毒长沙,将军为了社稷大业,一忍再忍,只求孙(权)讨虏能够免去孙贲官职,赔偿长沙损失,可就是这么一点小小要求,孙讨虏都不肯满足,将军迫不得已,只能出兵亲讨之,给长沙士民一个交代……”


        

程普、吕范、鲁肃等人对习祯的说辞充耳不闻,他们的注意力都被周瑜桉上的木匣吸引住了,面庞满是震惊与不可思议。


        

习祯最后说道:“双方兵戎相见,实非将军所愿,如今祸首孙贲已经伏诛,吴楚两家恩怨已了,只要孙讨虏肯就此退兵,化干戈为玉帛,将军亦愿与孙讨虏重归旧好,再续同盟。”


        

周瑜一脸铁青,此时退兵,等于是主动放弃豫章,可不退兵,仅凭他手中两万人马,想要从荆州军手中夺回豫章,简直比登天还难。


        

这也是周瑜为何如此痛恨孙贲的原因,他的死,令周瑜陷入进退失据的尴尬境地。


        

这时鲁肃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看到周瑜向他递来眼色,鲁肃马上心领神会,对习祯说道:“双方交恶,亦非我等所愿,但此事非我等能够做主,需回报将军,由将军定夺。在此期间,贵军可否暂时止兵,以示诚意?”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习祯来时,刘景、庞统早有交代,哪会中对方的缓兵之计,只见他不慌不忙地回道:“首恶孙贲虽已伏诛,然次恶孙辅助纣为虐,偷袭我军,尚未讨平,此时还不是止兵的时候。当然,孙辅罪不至死,待攻克庐陵,我军如擒获其人,必交还贵方。”


        

周瑜忍不住拍桉而起,刘景不但要吞并豫章,还要吞并庐陵,是可忍孰不可忍。其实对刘景“得豫望庐”之举,周瑜并不意外,换做是他,他也会这么做。


        

“楚贼敢尔!”


        

“楚贼欺人太甚……!”


        

程普、吕范等人也都勃然大怒,纷纷拔出佩刀,嗔目叱之,仿佛下一刻就会一拥而上,将习祯乱刀分尸。


        

面对敌人利刃相胁,习祯怡然不惧,冷笑着说道:“将军欲与贵方握手言和,非畏惧贵方,只是将军为人仁厚,不愿多造杀戮而已。自我军入豫章以来,大小十余战,所向披靡,斩孙贲、韩当、徐盛、蒋钦……以下万余级,俘亦相当。足下等若不领情,自可来战!”


        

“义公……”程普听闻好友韩当也战死了,不禁惊怒交加。


        

鲁肃、吕范则相顾骇然。


        

周瑜倒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毕竟连主将孙贲都战死了,诸将又岂能幸免,可听到习祯说出一串名字,仍感到心头滴血,这些人可都是江东的熊罴之臣啊!


        

惟一值得庆幸的是,没有听到太史慈的名字,他或许在豫章某个地方,继续与荆州军对抗,甚至南下投奔孙辅,也未可知。若果真如此,庐陵或能保全。


        

周瑜示意程普、吕范等人将刀收起来,对习祯说道:“足下来意,我已悉知,我会尽快派人回吴请示将军,足下请回。”


        

《万古神帝》


        

“告辞。”习祯拱手而去。


        

习祯一离开,周瑜等人相顾无言,大帐内陷入一片死寂。


        

良久,周瑜叹息一声,道:“事已至此,我们也无能为力,只能禀报将军,由将军决断。”


        

说罢,周瑜伏桉疾书,待写好后,即刻封缄起来交给信使,令其星夜兼路,奔告孙权。


        

信使顺流而下,兼以骑行,只用了不到十天就赶回吴郡。


        

孙权收到信时正在和家人用晚餐,心情颇佳,可看了信上的内容,气得他一脚踢翻食桉,又拔刀乱斫,砍得食桉支离破碎,左右皆面如土色,噤若寒蝉。


        

足足发泄了半天,孙权总算伺怒稍解,命人通传徐琨、朱治、张昭等人,前来商讨对策。


        

孙权在后室等待众臣期间,又反复看了几遍周瑜的来信。


        

周瑜信中的态度十分明确且坚定,称刘景吞并江东之心,昭然若揭,江东已无退路,劝孙权抛弃幻想,与荆州军周旋到底。


        

孙权和周瑜所见略同,绝不能放弃豫章、庐陵二郡。


        

失去二郡,江东仅剩吴郡、会稽、丹阳三郡,面对横跨荆、交、扬三州的刘景,再和其结盟无异于引狼入室,届时江东必将沦为刘景的附庸,直至被对方彻底吞并。


        

孙权被刘景逼到了悬崖边上,退无可退,唯战而已!


        

徐琨、朱治、张昭等人闻讯赶来,得知孙贲战死,豫章沦陷,无不大惊失色,尽管几人心思各异,但值此危难之际,他们观点却惊人的一致,咸欲死战。


        

孙权见此,颇感欣慰,和众臣商议一番后,当即下达三道命令:一是,命会稽的贺齐统兵万人,从陆路驰援庐陵。二是,命丹阳的孙翊率兵数千,进逼豫章东部。三是,孙权亲将万人,出屯丹徒,以为周瑜后援。孙权此次,可谓是倾巢而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