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鹿梦鱼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有病

第一百一十一章 有病

作者:不唱不舞 返回目录
        

慕云泽赶紧从身上取出帕子,轻轻替她拭去眼泪,温声安慰道:“小鱼儿,别哭了。”


        

鹿梦鱼仰起脸,抿了抿嘴唇,道:“我没哭,是这雪花落在我脸上化成水了。”


        

慕云泽见她那倔强的模样,不禁好笑道:“好,好,好,都是雪花的错。”


        

他牵过她的小手,说道:“天太晚了,我们快些回去吧。”


        

“嗯。”鹿梦鱼用力点点头。


        

时大哥,你果然是厌弃我了吗,所以才这么久都不愿来看我了,便是我一直用陶笛唤你,你也不肯来了吗?难道真的是因为我太不矜持了吗,是我吓退你了吗?


        

罢了,不想了,再想下去,又要流眼泪了。


        

真讨厌的,我最不喜欢哭了。


        

从小到大,我就知道,眼泪是这世上最无用的东西。


        

若我所做一切让你困扰了,那么我便放手吧。


        

毕竟我努力让你知道我的心意了,那便足够了。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其实你从一开始便拒绝我了,不是吗?


        

这一切,不过是自己不死心,总觉得自己只要足够努力,一定能打动你,一定能改变结局的。


        

我终究还是错了。


        

回到破云洞,时云破运功调息了许久,方才将那魔煞之气压了回去。


        

自从魔尊出关后,他要处理的事便多了起来,难得再有时日在碧栖山与空空过他们的逍遥日子。鹿梦鱼吹过几次陶笛,他都强忍着不去见她,也督促着空空用心练功,尽量让他们与她不再有瓜葛。


        

空空一直问他为什么,他只说人魔有别,既终有一日还是要分别,长痛不如短痛,还不如早些断了联系。


        

空空曾问他:“时云破,你真的做得到吗?”


        

他没有回答。


        

他一直隐隐担忧着,若是再与她纠缠不清,或许会害了他。


        

他怕她有一日发现他的真实身份,与他决裂,更怕,那魔尊若知道她的存在,会不会对她不利。魔尊夜魇面上虽看着和善,实则为达目的不折手段。


        

他不能将她置于危险之中。


        

但是,虽然他知道,不该再见她,可是,人间新年将至,他还是忍不住想再去看她一眼,想将他挑了许久的斗蓬作为新年礼物送给她。


        

只是,现在看来,她应该,已经不需要了。


        

或许,小姑娘一时兴起说的喜欢,她也已经忘了吧。


        

时云破想到这,突然心口又是一揪,一时没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时云破!”空空惊呼道,“你怎么还吐血了?你到底看到什么了?竟让你气成这样?”


        

“我没有生气。”时云破擦去血迹,道,“我没事。”


        

“你没事?”空空生气道,“你没事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发作,你没事怎么会吐血?”


        

“我真的没事。”时云破道,“休息一下就好了,你不必这般大惊小怪,又不是没发作过。”


        

空空眼眶有些湿润,道:“可是,你明明已经有一年没发作了,我以为你已经全好了。怎么会——”


        

时云破看着他,温声道:“空空,能帮我倒碗热水吗?方才在外面站了太久,我有些冷。”


        

空空瞪了他一眼,默默起身,给他倒了一碗热水,递给他。


        

时云破接过碗,一饮而尽。


        

“时云破,你刚才是不是看到小鱼儿了?”空空突然幽幽道,“你若不是生气,那便是伤心了?是不是小鱼儿做了什么让你伤心了?”


        

“没有。”时云破干脆道。


        

“不行,我要去找她问清楚。”空空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空空,你回来。”时云破急忙叫住他,道,“这不关小鱼儿的事。”


        

“我不信,这么多年来,有什么事能让你如此激动,除了她,还会有谁?”空空倔强道,“我今日一定要去找她,把她带来,让她看看,你都为了她成什么样了?”说完,他便往洞外走去。


        

“空空,你若是敢走出这洞口一步,以后便不要再回来了。”时云破冷冷道。


        

“你——”空空转过身来,怔怔看着他。


        

“我说到做到。从此以后,我们便恩断义绝,你便另寻他处吧。”时云破道。


        

半晌,空空缓缓走回洞中,在他身旁颓然坐下,喃喃道:“时云破,你是不是有病啊。”


        

“我有没有病,你不是最清楚吗?”时云破语气顿时缓和了下来。


        

万魔殿。


        

魔尊夜魇问道:“你真的有法子可以快速提升本尊的修为?”


        

左火烈献上一本古籍,道:“根据这本古籍所记载,只要炼成那千童丹,魔尊再将它服下,定能让您功力瞬间大增,到时炼成‘万魂归一’定是轻而易举之事。”


        

“千童丹?”魔尊夜魇接过古籍,翻阅了一下,找到千童丹那页,仔细看了一下。


        

“这千童丹须找到一千名男童,将他们的精血取出,再炼成丹药即可。”左火烈道,“这附近的清远镇便有许多孩童,此事不难,若魔尊应允,属下愿为魔尊去办。”


        

“你倒是忠心不二。”魔尊淡淡道,“只是这古籍你为何早不献上?”


        

左火烈诚惶诚恐道:“属下也是近日方才偶然得到这古籍,便赶紧献上,还请魔尊明鉴。”


        

长老廖寒上前道:“魔尊,这千童丹之事尚不知真假,但若擅自将凡人孩童抓回炼药,岂非违背了千年之前与天界的停战契约。若是此事让天界知晓,怕是天界定要追究责任,界时,若再挑起仙魔大战,怕是对我魔族不利。”


        

左火烈不以为然道:“长老,你是年纪大了便怕事了吧。当年与天界签下停战契约,不过是魔尊的权宜之计,若是魔尊炼成归魂大法,还怕他天界作甚?”


        

长老廖寒淡淡道:“左使莫不是忘了,前魔尊地刹也曾炼成‘万魂归一’,结果呢?”


        

左火烈一时语塞。


        

魔尊夜魇看了他二人一眼,淡淡道:“若是本尊真能炼成‘万魂归一’,倒也未必不能再与天界一战,莫忘了,当年天界有战神,如今战神已不在,魔界却有右使。”


        

“只是,怕是仙魔开战,右使未必会站在我们魔界这边。”左火烈道,“魔尊,您也知道那时云破人在魔界,心却留在了九天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