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一觉醒来在男神床上怎么办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噩梦重演

第一百三十六章 噩梦重演

作者:Polaris绯 返回目录
        

日子总是好要这么向前过,系统已经逐渐进入了养生的状态,基本上都不出来了。


        

陈诺和梁宵好好聊了先关于自己的那些过去童年。


        

痛苦不堪的往事说出来好像也得到了减轻。


        

一起居住真的开启了新的篇章。


        

陈诺真的就要以为这就是最好的样子了。


        

一切都有在向最理想的状态发展。


        

如果不是在今天接到这通电话。


        

噔噔最近一直行色匆匆,因为最近都在恋爱的缘故,陈诺也不好像之前一样随时随地过去看。


        

而且一直以来她和噔噔就是这样,绝对尊重噔噔做的任何事情。


        

虽然是有感觉到的噔噔最近的状态肯定是不对的,但噔噔一直不说,陈诺也就一直在等。


        

世界上就是会有这样的友谊,她相信也笃定,噔噔如果真的有什么事一定会和她说的。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等来等去,等到了今天,所以其实今天接到噔噔的电话的时候,她是一点也不意外的。


        

甚至是心里感觉一块大石头落下了地,深深的出了口气。


        

噔噔的语气是少有的在颤抖,慌张中带着哭腔。


        

她说,程度出事了。


        

陈诺没太明白,出事,出什么事情。


        

“诺诺,程度他现在在医院,在抢救室,我好害怕啊。”


        

嗡的一声,陈诺脑袋里就乱成了一团,“抢救?为什么在抢救,你在哪个医院我现在过来。”


        

短暂的慌乱之后,陈诺立刻找到自己的理智有条理的问出了医院的地点,直接就请了假准备直接过去。


        

整理了下思绪,刚想说给梁宵打电话结果刚掏出手机就直接接到了梁宵打过来的电话。


        

两个人现在早就是心有灵犀了,也没有说其他的废话,直接就是交代了一下现在各自咋的地方商量了一下待会在哪碰面就直接结束了通话。


        

默契无间,心有灵犀。


        

陈诺和梁宵在赶过去的路上,在这之前噔噔一个人在抢救室前坐着手脚冰凉。


        

身上裹着的还是程度的外套,手术中的红灯已经亮起来很久了。


        

噔噔双眼无神,身上还有着干涸的血迹。


        

程度再一次救了她。


        

其实这段时间不对的感觉是从前一段时间开始的,总觉得走路或者干别的事情的时候,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窥探一样。


        

噔噔曾经一度想要说服自己觉得是假象或者别的。


        

但那种阴暗晦涩的目光,如同跗骨之蛆一样的人粘着她挥之不去。


        

偶尔和程度提过一嘴之后,程度就放在了心上。


        

今天的时候江都大雨,才是傍晚就已经是黑了天程度不放心她说要来接她下班。


        

意外就是这个时候发生的。


        

看到那个男人脸的第一瞬间,噔噔就明白了自己这段时间的不安和恐惧都是从哪里来的了。


        

是他,上次那个给他带来噩梦的男人。


        

大脑还在反应,身体就已经很诚实的做出了反应。


        

噔噔已经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反应了。


        

除了跑,她的大脑里暂时没有什么别的念头,那天晚上噩梦一样的回忆袭来,噔噔已经感觉到了呼吸局促。


        

程度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噔噔差点就要被摁住的时候。


        

一把被程度拉进怀里的时候,噔噔真的是完全控制住自己的神情,一瞬间眼泪就夺眶而出。


        

眼见着程度出现,那个男人也是暂时停下了追逐的脚步。


        

本来程度是想着这次一定要好好的惩罚一下这个男的,不会再给他溜走的机会了。


        

结果才是搂着噔噔还没来得及安顿好噔噔再去处理那个男的,突然就从眼睛的余光里瞥见了


        

一道冷色的光闪烁。


        

没有更多让他反应的时间,程度来不及想其他,只来得及挡在了噔噔面前把人牢牢护住。


        

刀锋没入身体的时候,程度短暂失神,他其实是一个特别害怕疼的人。


        

那一刻剧烈的疼痛就要让他失去理智了。


        

但也不知道是什么在支撑他,摁住了刺向自己的那只手,程度一个用力顶着人就往一边的墙上砸。


        

一下一下,狠厉,不犹豫。


        

直到握刀的手已经失去知觉才是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程度~!"


        

蹬蹬惊叫着扑到程度的怀里,看着已经昏迷的程度,登时大哭起来。


        

程度闭目,脸色苍白,双唇毫无血色,看起来非常吓人。


        

"程度~~"


        

噔噔抱着程度,一声又一声的喊着,可程度还是没有感觉无知无觉的那么躺着。


        

"怎么办,怎么办啊。"


        

噔噔已经是傻了,也是吓得浑身颤抖,不知所措了。


        

"报警,赶紧报警。"


        

"对,我们赶紧报警。"


        

"好,好,好,我马上就报警,你等着,程度一定会没事的。"


        

噔噔拿出手机开始拨打110,120,赶过来还需要这一段时间。


        

这时候的噔噔也不知所措了。


        

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哪里见过这么血腥的一幕,此刻她也只有抱住程度,希望能给他带去些许温暖。


        

“一定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噔噔已经不知道流眼泪了,双眼空洞看着虚空,在天桥下抱着昏迷的程度祈祷。


        

程度身边围满了人群,有些人正拿起手机准备报警或是打电话。


        

有一些年轻男子也拿出了手机准备拍照,但他们并不敢靠近昏迷中的程度,只是远远的观看着。


        

程度被送到医院的途中便陷入深度的昏迷状态,一直在昏睡,而且脸色惨白,没有丝毫血色。


        

在程度进入医院的那一瞬间,他身上所穿的衣服已经全被鲜红的血液染透了,如同被血染红的玫瑰花,显得妖艳又恐怖,这种场景深深的震撼着人心,让人看了忍不住胆颤心惊。


        

这一切都被噔噔看在眼里。


        

现在她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程度平安。


        

噔噔看到程度被送到急救室之后便一直呆坐在急救室门口,一句话也没有说。


        

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她只能呆呆的看着程度,仿佛程度此刻正躺在病床上,她需要看着程度,这样就能保护程度的生命安全。


        

噔噔不敢分神闭眼,她怕一不小心就要坠入醒不来的长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