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老婆送上门 > 第2263章,傅瑾城篇442

第2263章,傅瑾城篇442

作者:三三三爷 返回目录
        

傅瑾城认真的想了想,笑道:“你说得有道理——”林母一喜:“瑾城,薛永楼跟鬼迷心窍似的,早就被那个女洗脑了,那个女人死了,他们第一时间就怀疑是小薰做的,但他们根本就是诬陷,没有证据,我们去保释小薰,


        

肯定能保释出来的——”


        

“可我觉得麻烦,”傅瑾城话语一转,“我还是觉得离婚会更快一些。”


        

林母觉得傅瑾城耍着她玩,脸色僵硬,恼怒道:“傅瑾城,你——”


        

“管家,送客。”


        

管家把林父林母“送”出去后,回来见傅瑾城坐在客厅,“先生吃饭了吗?”


        

傅瑾城摇了摇头。


        

“我叫厨房那边动作加快一点。”


        

傅瑾城这回没应声,低头看报纸了,神态看上去和寻常没有不一样,不过,身边的佣人,除了管家,都有看他的目光都有些诧异。


        

在他们看来,傅瑾城对林以熏是无比的好,不可能因为林以熏惹上事,便立即跟她离婚的。


        

可事实上,傅瑾城就这么做了。 首发网址https://m.mfqbxs.com


        

他们觉得不可思议。


        

也忽然有种从来没有认识过傅瑾城的感觉。


        

太冷血了。


        

傅瑾城刚吃完晚饭,傅家老宅的电话打了进来,那边管家让他回去老宅一趟,说是傅老爷子的意思。


        

傅瑾城当即便去了老宅。


        

老宅里堵了一堆人。


        

傅老爷子能这么快收到消息,估计也是他的这些所谓的“亲人”的杰作了。


        

傅老爷子脸色倒是很淡然,“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不清楚。”


        

傅老爷子抬头凝视着他,半天没说话。


        

“刚才我跟那边打听了下,警察那边暂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是林以熏杀的人。”


        

傅瑾城“哦”了一声,傅老爷子说:“我想问你,你想怎么处理。”


        

傅瑾城说:“我能怎么处理?”


        

傅老爷子刚才那句话,是明摆了告诉傅瑾城,如果他想保林以熏,他这边可以出力。


        

傅瑾城也给了他确切的答案:不保。


        

傅老爷子笑了,他很满意这个结果。


        

林以熏虽然是他的孙媳妇,但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个没什么用处的外人罢了。


        

如果这个节点上,傅瑾城还要保林以熏的话,傅瑾城这个举动,肯定会伤害高柏煊的,傅老爷子希望高柏煊能真正的认祖归宗,并不希望他们父子关系闹僵。


        

不保释林以熏,自然更贴合他心里所想了。


        

“警察那边没找到实质性证据,24小时之后,可能会放人,你趁这段时间,把事情处理一下。”


        

“嗯。”


        

之后,爷孙两人沉默了下来。


        

傅老爷子叹气,“你——”


        

他其实想问他是不是很伤心的。


        

可他们爷孙两人关系还么好得可以深入的谈这些的地步。


        

他也曾想过,傅瑾城应该很伤心的,但傅瑾城好像没有什么表情。


        

傅老爷子叹气。


        

他好像,也真的没琢磨透他。


        

傅老爷子这边既然有消息,薛永楼那边不可能没收到。


        

他们这边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警察那边的动向,顿时心急如焚。


        

“林以熏既然会亲自去现场,是否就说明,她做好了抓不到证据的安排了?”傅骁城说。


        

薛永楼心里很难受。


        

如果真的找不到证据,难道高韵锦就这样死了吗?


        

如果不能为她讨回公道,她怕是死也不会瞑目!


        

警察那边没有证据,最高兴的无疑是林父林母那边。他们开始连夜处理公司的事宜,准备明天早上开一个发布会,告知媒体,林以熏虽然卷入了绑架杀人案,但事实上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她是无辜的,她很快就能保释出


        

来了。


        

说到底,从心底里,他们根本不相信这些事是林以熏做的。


        

他们动作也很快,第二天一大早,就召开了会议,请来了大批媒体,为林以熏这件事“澄清”。


        

高柏煊早上刚下飞机,就接到了薛永楼的电话,薛永楼本来想亲自来接他的,被他拒绝了。


        

他刚坐上车,就听到收音机里传出了林氏所谓的澄清说明。


        

高柏煊冷笑了声,让司机换台。


        

下了车,他直接前往医院,薛永楼已经在医院那边等着他了,薛永楼的司机帮他把行李搬上车,他和薛永楼两人香菇无言,沉默的去了医院的太平间。出了电梯,看到“太平间”三字的标语,踏进里面冰冷阴寒的地方,高柏煊就顿了脚步,喉咙翻滚,薛永楼说不出话来,里面的工作人员过来了,两人才跟了上去,工作人


        

员拉开尸袋,看到冰冷,脸上早就没有了血色的脸庞,抖着手去抹,指尖触及之处,一片冰冷,早已没有了温度。


        

高柏煊顷刻间跪了下来,眼泪也从眼角无声的滑落,“妈——”


        

薛永楼红着眼眶,别开了脸。


        

高柏煊哭了很久。


        

薛永楼一直陪着他。


        

许久之后,高柏煊不哭了,眼泪也似乎快哭干了,他坐在了地上,愣愣的看着高韵锦,不知在想什么。


        

又过了很久。


        

薛母打电话给薛永楼,问他和高柏煊什么时候回来吃午饭。


        

薛永楼让薛母他们先吃。


        

挂了电话后,高柏煊忽然问:“他来看过吗?”


        

这个他,毫无疑问,指的自然是傅瑾城。


        

薛永楼眼底闪过一丝冷意,声音沙哑,“没有。”


        

高柏煊冷笑,站了起来,跟薛永楼说:“薛叔叔,你先回去吧。”


        

“你呢?”


        

“我去找他。”


        

“我陪你——”


        

“不用。”


        

薛永楼张嘴,说不出话来。


        

高柏煊回头,深深的看了高韵锦最后一眼,在眼泪再次滑下来之前,猛然掉头离去。


        

出了太平间,高柏煊才问:“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可以开庭。”


        

所谓的开庭,指的自然是对林以熏杀人的审判。


        

薛永楼阖上眼眸,深吸了一口气,“警察那边……暂时没找到直接证据证明人——”


        

“没找到直接证据?”高柏煊就像一个发怒的狮子,“她不是在现场吗?怎么可能没有直接证据?”“当时警察走的时候,现场人都走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