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天降萌宝:总裁爹地要抱抱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足够让我相信你

第一百三十三章 足够让我相信你

作者:云恋蝶 返回目录
        

另一边,展若邈和温薄缦准备和甄风省告别了。


        

“最后,温薄缦小姐。”甄风省笑着,眼神却是有一些晦暗不明的意味,“希望以后有时间还能够和你单独聊聊天。毕竟,甄安消失那么多年突然回来,我还是很难相信的。”


        

“……好。”


        

甄风省的意思,根本就是明面上把甄安和温薄缦看做两个人的。


        

温薄缦点头应下,又忍不住去看一眼展若邈。


        

而展若邈就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依旧是微笑着,向甄风省告别。


        

出了甄家宅院,温薄缦一直低着头,不敢和展若邈搭话。


        

两个人上了车,展若邈发动车子,看了一眼副驾驶上一直低着头不敢说话的女人。


        

“你就打算一直这么闷着?”展若邈看着她,突然觉得好笑,“薄缦,我还第一次见你这样。”


        

“你……相信我吗?”温薄缦紧张的搓搓手。


        

“你是指那个方面?”展若邈的语气竟然很是温和,“在我这里,我永远不会怀疑你。” 首发网址https://m.mfqbxs.com


        

温薄缦的心突然猛跳了一下。


        

“那……”


        

“你的身份,对我来说实际上不怎么重要。”展若邈视线平视前方,专心开车的样子,“其实,那次事故之后,你的种种行为和甄安都不怎么相符合。”


        

温薄缦哑然,张了张嘴,没说出话。


        

暴露的那么早吗?


        

“但是你是我的搭档,和我出生入死这么多年,而且经历了那次事故,你一定和温家有关。”展若邈继续说道,“薄缦,有这些就足够让我信任你。”


        

是这样啊。


        

温薄缦想笑笑,本来应该是如释重负,可她却依旧是尝到了苦涩的滋味。


        

“谢谢你。”她小声说。


        

“你不用紧张,就算是甄风省前辈要追究,我也会保你周全。”他开口,像是许下了承诺。


        

一个红灯,展若邈将车子停下来,手机铃响了起来。


        

他接通,那边是刚刚还见过面的甄风省的声音。


        

他明显是着了急,“若邈,我联系不上乐湛了,你在海城的人手还多吗?能不能帮我调查一下?”


        

“没问题。”


        

绿灯亮了,展若邈飞快的踩下油门,接着一转方向盘,车子稳稳的停在了便道上,“您女儿可能在哪里?她在早上去过若烟的住处,接走了两个孩子。”


        

接着,展若邈的声音顿住。


        

这么说来,对方是不是很有可能是冲着顾若烟去的?


        

“她这个时间正常的话是在花室。”甄风省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地址我发给你。”


        

“好。”


        

电话挂断,展若邈飞快的从车上去下电脑,一双手飞快敲击键盘。


        

“甄乐湛小姐出现危险了?”


        

温薄缦也停了一个八九不离十,“这样的话……是和若烟有关系?”


        

“很有可能。”展若邈颔首,“或者是甄家的身份被白家以及其背后的势力追查到了,但是如果是这种情况……对方这么做有些跑题了。”


        

在警察圈子里,甄家早就没有什么活动了,甄风省这些年因为之前的那次事故而元气大伤,对外已经是不在人世了,没有什么大动作,不应该被盯上。


        

除非对方单纯就是想要寻仇,否则这样大张旗鼓的绑架走甄乐湛,完全是在打草惊蛇,得不偿失。


        

“两个孩子应该也被绑走了。”温薄缦的声音里是焦急,“这个最不好办,孩子还小,如果心理上有了什么创伤……”


        

“所以我们必须加快速度。”展若邈心里也着急,但是这么多年的经验让他在面对危险的时候反而更加的清醒,“薄缦,我定位到了,你联系我们所有的海城势力进行追踪。”


        

“好。”


        

很快,展若邈和温薄缦就带着一队人来到了甄乐湛开的花圃。


        

看着里面的狼藉,展若邈蹙眉。


        

看来还真的是被绑架了,花圃明显就是被清过场的,东西都东倒西歪的,混乱不堪。


        

“有结果了吗?”展若邈问旁边的一个人。


        

“暂时还没有。”那人皱着眉回答,“对方很是注重行动保密,来这里的人不少,但是离开的时候,却是分散离开,目标变得零零碎碎,特别难以确定人质去向。”


        

这种手段……


        

展若邈皱眉,难道是他们的手笔?


        

接着他掏出手机,播出一个号码。


        

那边竟然很快就接通了。


        

“喂?你动作可真快。”


        

“真的是你?”展若邈突然笑了,“凌昼,你闲的没事干绑架甄乐湛干什么。”


        

“你真会避重就轻。”凌昼手里抓着甄乐湛的一缕头发,正玩着,“你难道猜不出来,我是冲着顾若烟来的?”


        

“你还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展若邈很心塞,“你记不记得之前欠我的人情?”


        

“你快闭嘴吧。”凌昼嗤笑一声,“那件事你都说了多少年了,有意思吗?”


        

“你别逼我真的和你开战。”展若邈收起笑容,“凌昼,你知道我能干什么。”


        

“如果你真的觉得胜券在握,就不会有这个电话了。”凌昼懒得载和展若邈说话,“拿出真本事来应付。”


        

接着,电话就挂断了。


        

“这是……谁呀?”


        

温薄缦在旁边听得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意思,展若邈和绑匪怎么很熟的样子啊。


        

“这下才真的麻烦了。”展若邈脸色不怎么好看。


        

凌昼这种对手……是他最不想要应对的。


        

“你认识他?”温薄缦问道,“如果是熟人,那么实在不行就走道上关系?”


        

“行不通的,那家伙不吃这一套。”


        

展若邈和凌昼曾经在同一所警校读书,可是两个人的志向都不是当警察。本来以为是同道中人,在大学期间处成了朋友,却没想到是一黑一白,完全不同路。


        

他们两个都算是高材生,各个方面都不相上下,虽然天天就想着决一胜负,却从来没能真正有过高低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