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从宫斗归来开始 > 第九十二章 清算

第九十二章 清算

作者:脱浪 返回目录
        

博兰集团被资金短缺的问题困扰了半年之久,现在终于有了解决办法,与会的公司高管无不鼓掌表示欢迎。


        

刘卓然虽然也是第一次听到太和融资的名号,为了公司的断臂求生,要出售18处资产,但毕竟收入是急需的现金,也就抱着儿卖爷田不心疼的态度,欣喜地接受了父亲这一颇有魄力的决断。


        

会场上神色不宁的,剩下只有三五个人,和大家发出内心的喜悦不同,他们大多露出了耐人寻味的表情。


        

这些面色上泾渭分明的,正是文学雷、陈曦、徐广群这些文系的亲信人马,他们强颜欢笑,表情实在不太自在,又都同时望着文妍,看她到底作何反应。


        

文妍呆坐了一小会,才整理着自己仪容,小声试探着问起刘总:“出售资产的办法未免也太不划算了吧,明明星洲融资的并购案,更符合集团利益。”


        

刘百万知道她会有此一问,干笑骂道:“更符合集团利益?我看是更符合某些人自己的利益吧?”


        

被说中心事,文妍的表情管理再度失态,她目露汹涌的怨念,盯着刘总身后的王峰:“你是不是受了他人蛊惑,一时糊涂,不得以下才出此下策。”


        

“确实是下策,只是博兰集团的现状,实在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应对。”


        

刘百万中气明显不如从前,但说起话来雄风犹在:“我已经早就查到了,这次集团的财务危机,是公司内鬼搞的阴谋,不要以为我年纪大了,这点小伎俩就能瞒得住我。”


        

说罢,他让王峰将资料名录,分成几十份,发下给各位与会同事过目。


        

王峰面上不露喜怒,好像带上了一张人皮面具,机械地发放着早就准备好的复印件。 首发网址https://m.mfqbxs.com


        

只是走到文学雷身旁的时候,他实在忍不住快意,恭敬地对着老文说道:“这些资料得来不易,文总应该不会陌生。”


        

文学雷的面颊抽动了一下,他感觉对方明明话有所指,但碍于刘总面前,自己不好发作反驳,可当他用眼光一扫,突然感觉头脑一阵眩晕,气血上涌就要晕了过去。


        

其他同事相继传阅了这件名录,大家也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只要是稍微熟悉公司运作的人,都不难发现,这些就是近来导致所有贷款不能按时发放的缺失文件目录。


        

这些文件要么号称合作方不能提供,要么是以各种理由遗失,完全破坏了公司贷款流程,也当然就是资金困局的元凶。


        

可王峰给大家发放的名录,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这些资料其实全都完好无损,是被人恶意的隐藏了起来。


        

刘卓然是个公司新手,但以她的才华,很快也就猜出了王峰的用意,这明明就是揭露了,财务危机根本不是自己时运不济,而是一场不折不扣的人祸。


        

联想到之前王峰给出的猜想,她马上明白过来了,今天父亲带着病恙,亲自前来公司开会的目的。


        

刘百万并非单纯出现宣布签约提案,而显然更重要的任务,是开始清算公司中的内鬼。


        

“文阿姨,关于这份名录,你怎么看?”


        

刘卓然已经确认了清算的目标,她之前对这个女人还有一丝怜惜,可到如此这般田地,剩下地都是满腔怒火。


        

“怎么会突然找出这些文件?我看是王峰私自捏造的!”


        

王峰在会议室转了一圈,又缓缓回到了文学雷身后,他拍打着老文颤抖的肩膀,示意让他自己承认:“这些文件都躺在文总的私人电脑里,要不要现在请保卫科过去检查一下。”


        

文学雷的如意算盘,是等收购案顺利落实之后,再渐渐放出文件,这样贷款也能依序恢复,公司可以进入到正常的业务流程之中。


        

可是当他看到会议室外人头攒动,保卫科的一干保安已经在门外排队待命,才知道自己留在电脑里的资料,现在无疑是暴露身份的铁证。


        

老文也是当过多年兵的老手,他明白自己无从可辨,于是一咬牙,想要把责罚揽在自己一个人身上:“是我干的没错,这是我自己的诡计,和公司其他人无关。”


        

此话一出,与会众人一片哗然,没想到文学雷已经身居高位,居然能做出这种严重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


        

文妍本就黯淡的眼神,此时更加没了光彩,她只好顺着叔叔的发言,假装自己毫不知情:“这么会这样?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为什么又瞒住我们!”


        

可是在这慌乱之下,她失态的语气神情仍然出卖了自己,毕竟公司上下都不是傻子,能看得出这是在弃车保帅。


        

刘百万冷眼看着这个和自己生活了多年的情人,考虑到她仍然还是儿子的亲生母亲,既然老文已经大方承认,也打算给文妍留些情面,没有出言点破她的拙劣表演。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刘卓然不明白其后缘由,还在疑惑对方的初衷。


        

文学雷知道大局已定,自己再也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他现在能做的,只是尽量保下文妍不受牵连。


        

“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既然事情已经败露,接下来全凭刘总处置。”


        

刘百万闭上双眼,带着万分痛惜的语气长叹一声,挥手示意门外的保安让出一条通路。


        

“你为公司立下过汗马功劳,我看在文妍的情面上,也不准备追究你的法律责任,只要你立刻消失在我眼前,从此之后不准踏入博兰集团半步。”


        

天气已经转凉,可现在文学雷油亮的脑门全是汗珠,他也不打算再做过多解释,低头谢过了刘总,一个人灰溜溜的准备逃离现场。


        

可是等他起身方要离开,王峰带着邪恶的笑意,在他耳边小声嘱咐了一句:“文总回去收拾东西,不要忘了查看一下办公室桌上的信封,这是我送给你的一份临别礼物。”


        

文学雷不敢再和他眼神对视,只是微微点头,等他跌跌撞撞地回到自己房间,果然在办公桌上放着一个牛皮纸信封。


        

今天的变故太过突然,即使他心理素质过硬,现在双手也止不住的颤抖。


        

等他打开信封,映入眼帘的是几张放大过后的照片,上面自己和情妇李思媛表情暧昧,正有说有笑地一起上车回到爱巢。


        

而除了这些照片,还有一份自己的小金库明细,记录着多年来从公司搜刮出的油水。


        

最后,是一张手写的字条,写字人笔法刚健,看得出来有深厚的书法功底。


        

“私自截留账款、奸淫少女,你枉自为人、禽兽不如!


        

限十日内,交出一半身家,还能保证退休回乡、颐养天年。”


        

如若不从,公布种种铁证,必然让你身败名裂、家破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