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 > 第两千五百二十章 你得给我一个解释

第两千五百二十章 你得给我一个解释

作者:隐竹 返回目录
        

在赵琰看来,燕曦泽的笑就是嘲笑、讥笑、不屑一顾的笑。


        

当下,他气得不打一处来,指着燕曦泽说道:“你、你还笑得出来?”


        

燕曦泽淡然一笑:“我为什么笑不出来?你还有什么要说的,统统都可以说出来。否则,下一次你就不会这么顺利地进来了。”


        

他是故意的,故意激赵琰说出更多的话。


        

如果说最开始他还觉得赵琰是在胡说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可以确定,赵琰说的就是真的。


        

因为,如果赵琰说的是假话,赵云卿就不会是这个反应。


        

看来,赵云卿并非对他无情,她只是出于某种原因在骗他。


        

至于是什么原因,或许可以从赵琰这里知道。


        

他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不然,以后还不知道会有多少波折。


        

找到问题所在,一击即中,方为上上之策。


        

赵琰被燕曦泽这么一激,顿时瞪圆了眼睛:“六王爷,你不相信我的话是不是?” 首发网址https://m.mfqbxs.com


        

燕曦泽但笑不语,故意不说话。


        

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越是不说,赵琰就会越以为他不相信,就会说得更多。


        

那么,他等着听。


        

果然,赵琰紧接着便说道:“据我所知,我姐很早以前就看上你了。“


        

“当真?”燕曦泽一脸的不相信。


        

“当然是真的。我有必要拿这件事骗你吗?具体是什么时候我不知道,就是有一阵子,她老是来找我问你的事儿,有时候还会让我打探你会去哪里。这不是喜欢是什么?”


        

燕曦泽心中震动,这些事,他一概不知。


        

原来在那些他甚至不知道她的存在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关心他了啊。


        

燕曦泽低头,宠溺地看着怀中的赵云卿。


        

而赵云卿的一张脸,早已滚烫无比。


        

她压低了声音说道:“快赶他走!”


        

“不急。”燕曦泽淡定道,说完,他看向赵琰,脸上微微带了笑意,“这些话,你该不会是诓骗我的吧?”


        

赵琰拔高了声调:“当然不是!我没有理由骗你,再说了,我就算是有理由骗你,用得着编排我亲姐姐么?”


        

燕曦泽点点头,道:“好,你的话,我信了。你走吧。”


        

这下,燕曦泽下了逐客令,但是,他也并未松开紧抱着赵云卿的手。


        

赵琰见状,气坏了,他都说了这么多了,燕曦泽居然还是油盐不进,着实让他恼火。


        

他愤愤地跺了跺脚,气呼呼地走了。


        

燕曦泽低头,看向怀中的赵云卿,轻声呢喃:“这件事,你得给我一个解释。”


        

“没解释。”说着,赵云卿从燕曦泽怀里挣脱,飞一般地跑了。


        

燕曦泽看着她的背影,嘴角含笑,你就跑吧,不管你跑到哪里去,我都能追上。


        

一日无话。


        

第二日,李明来了。


        

他神秘兮兮地告诉燕曦泽,说他接到密信,那帮匪徒在独山附近出没。如果这时候带人赶过去,必能打他们一个出其不意。


        

燕曦泽不动声色地答应,假意说回去换衣服,实则是让人去通知秦超。


        

最后,他看了看赵云卿,让她在房间里等着,不可出去。


        

赵云卿乖乖答应,低眉顺眼的。


        

燕曦泽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这才大步离开。


        

他赶到城外,亲自率军赶到一千骑兵驻扎之地,带领他们即刻出发,往独山而去。


        

李明混在队伍之中,紧跟在燕曦泽身边,嘴角忍不住上扬。


        

他知道,在到达独山之前,他们要经过一处极深的峡谷。


        

峡谷上方有人埋伏着,待这一千骑兵全部进入峡谷,从上方滚落巨石就可以分别堵住前面和后面的路,如此一来,这一千骑兵就会成为瓮中之鳖。


        

很快,峡谷就近在眼前。


        

这时,赵琰跨马上前,对燕曦泽说道:“王爷,前方这峡谷很是古怪,依末将之见,不如先找人去打探一下,否则,怕是会有埋伏。”


        

燕曦泽看了赵琰一眼,不禁想起了赵云卿说过的话。


        

果然,这个赵琰在行军打仗上是很有办法的。


        

不过,燕曦泽没有顺应他的意思,摆出了独断专行的架势:“无妨。”


        

赵琰还想说什么,燕曦泽也不理了。


        

一旁的李明见了,嘴角的笑意愈发浓郁。


        

于是,燕曦泽亲自带领着一千骑兵进了峡谷。


        

李明见到大功将成,几乎要笑出声来。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


        

只见最前面的骑兵已经出了峡谷,可是峡谷上面的巨石还是没有滚落下来。


        

李明心里着急,伸直了脖子朝着上面看去。


        

然而看来看去,他也没有发现一个人影。


        

正当李明看得急切的时候,脖子上突然一凉。


        

李明一个哆嗦,顺着这只剑看过去。


        

他看到的是燕曦泽的手,和他那如寒冰一般的脸。


        

“李副将,看什么呢?”


        

李明讪笑几声,正准备想个托词。


        

这时候,秦超自峡谷上方露出头来,朝着燕曦泽拱了拱手,禀报道:“王爷,人已经全部伏诛。”


        

燕曦泽一笑,看了看身侧的赵琰,吩咐道:“绑了他!”


        

到了现在,赵琰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忙找来绳子,把李明绑了个结结实实。


        

之后,秦超带人下来汇合,他的人捉住了在峡谷上方埋伏的人。


        

大功告成之后,一行人赶回城内。


        

一路上,赵琰喜咪咪地看着燕曦泽,甚至还走得离他很近,撞了撞他的胳膊肘:“王爷,这就是你的妙计,对不对?”


        

燕曦泽看了他一眼:“好歹是我的小舅子,你就不能把你那大板牙收一收。都是做将军的人了,这么一笑还有什么威严?”


        

赵琰仍是乐:“哎呀,我高兴嘛。我还以为你真的变成纨绔子弟了呢,害得我好几天都没睡着觉。这下好了,哈哈哈……”


        

看到赵琰乐得跟个傻子似的,燕曦泽懒得理他,一拍马,往前去了。


        

到了城内,燕曦泽拉上赵琰,准备让他去见见赵云卿。


        

不料,当他赶回来的时候,却发现赵云卿并不在。


        

问过守门的人,得到的回复却是,他出门没多久,赵云卿就出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瞬间,燕曦泽的脸色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