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快穿之大佬还需努力 > 穿成反派妻5

穿成反派妻5

作者:西粟米米 返回目录
        

难道是在原主出事后的才发生的事?


        

还不等她想通,就又见对方点着头一脸气愤的说。


        

“对啊,你不知道,要不是三哥把他叫去了军营,他这会儿指不定都已经把侧妃纳进门了呢!”说着她慢慢垂下眸子。


        

因这事儿,她内心是很感谢三哥,自然就对身为三嫂引竹没那么大的敌意了,不然身在皇家的她就算在单纯天真也不至于傻到这么快放下戒心啊。


        

“王爷?”引竹不由疑惑道:“王爷还会做这样的事吗?”


        

“嗯?嫂嫂不知道吗?”轩王妃听了引竹的疑惑立马就抬起了头来,见到引竹那有些讶异的眼神笑笑解释着:“三哥自小就说男女平等,女子只嫁一夫,男子也只当取一妻,一身一世一双人。


        

身在皇家不能自己做主婚姻,自要做到取了就负责,而不是取了就放家中,自己再去外边勾他人之事。”


        

“这样么?”这瑾王难不成是个穿越的?“他都不曾与我说过这些。”


        

“对啊,嫂嫂,以后你了一定要和三哥好好过日子,对他好些,他可是难得的好丈夫!而且他这人就是这样的,凡事都只是默默的做,从不挂嘴上说的。”轩王妃肯定的点着头。


        

“嗯,好,轩王看着也是个不错的,不过,要是你觉着他不好的话,休了也无妨,天下男子千千万,咱又不缺这一个。”既然对方都认同了前面一生一世一双人那么大胆的言论,她说个更大胆的也无妨。


        

“噗嗤,嫂嫂还说三哥不曾与你说这些,这话不就和他说的一样吗?”轩王妃可不信没有瑾王的言传身教引竹会说出这样的话。 记住网址m.mfqbxs.com


        

在她印象里,引竹可是第一才女,规矩礼仪什么的,样样都是她们这些普通贵女的学习典范,那般大胆的言语怎么可能出自于她呢?所以一定是瑾王教的。


        

“……”完,差点崩人设!?


        

不过这下她基本就确认了瑾王的身份了,穿越者无疑了。


        

只是不知道对方来自哪个时代,或者说是来自哪个位面。


        

“嫂嫂?”轩王妃见引竹没回自己话,一个人在一边愣神,喊了她也不回答。


        

以为对方是想瑾王了,于是她便示意丫鬟去叫船夫将游回岸边。


        

“额……嘿嘿。”回过神的的引竹见到对方一副姨母笑的模样她就知道对方想歪了。


        

不过为了不崩人设,引起他人怀疑,她决定还是不多做解释了,就当顺其自然吧。


        

“嫂嫂,下次我再去找你玩儿,这次的天不早了,我就先回府啦。”下了船轩王妃依旧笑嘻嘻的,暧昧的看了引竹好几眼,接着迅速说完这话就头也不回的上了自己的马车。


        

“……”她还能说什么呢?


        

对方已经完全打破了自己开始对她的印象,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什么的不存在的。


        

知道了瑾王是穿越者的事情或多或少还是让引竹受到了惊吓,嗯,至少她自认为她有被惊到。


        

所以回去的时候,引竹吓得去徐记烤鸭买了两只烤鸭压压惊。


        

见证引竹买吃食全过程的欢儿和喜儿:“……”


        

“小姐,这些东西是要放进马车吗?”欢儿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自己手上提着的两个卤猪脚,两袋烤翅,烤鸡腿。


        

以及喜儿手上提着的两只烤鸭,烤鸡……


        

车夫手上抱着的各色肉食。


        

“放吧。”引竹见她们拿的困难就允了。


        

于是一路上,因为那些吃食的一直散发着香味的原因,引竹的马车收到了所有路人的注目礼。


        

到了王府引竹下马车时手里还不忘拿上一包酥肉边走边吃。


        

喜儿:“……”


        

欢儿:“……”


        

看着走在前面的引竹,欢儿和喜儿互相对视了一眼,眼中满是无奈,从昨天开始她家小姐就变得越来越放飞自我了。


        

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儿时,那时小姐还不是什么第一才女,只是将军府的嫡小姐。


        

痴迷于练武无法自拔,一举一动像个泼猴,也是这样,总忘记自己是个需要注意仪态的女子,整日到处蹦跶,大街小巷的寻觅着和她胃口的吃食。


        

“唉~”国老和老太君的努力怕是白费了。


        

谁能体会到当初国老与老太君见到小姐那副什么事都不以为意的模样的时候有多么的恨其不争。


        

谁又知道两人又是经过了多久的培养才将当初差点被宠成京都第一女顽固的小姐给培养成京都第一才女!


        

结果,好样的,小姐就这么一嫁人,不过一年,原形毕露了,一夜回到解放前,呜哇哇~替老太君和国老刚到悲伤。


        

“嗯?你俩怎么啦?快跟上啊。”引竹走着走着发觉后面的人没了脚步声就转过头来。


        

果然,后面的人不出她所料,没跟上。


        

听到引竹的声音两人又是互相对视一眼,齐声叹了口气。


        

跟在两人后面来帮忙的两个小丫头见此有些不明所以,不过她们也没问什么,只埋着头跟在她们身后。


        

到了自己的小院,引竹看到桌上摆着的吃食有些苦恼。


        

她忘了她现在不是原来的自己,现在的她是瑾王妃吴诗悦,这胃不是一般的小,刚刚吃完一包酥肉就很饱了。


        

剩下这些她就算很想吃也吃不下了。


        

可是怎么办,吃不下也还是好想吃。


        

于是引竹让厨子将各个肉食——猪蹄、烤鸭什么的,都切下一块,鸡翅什么的也都拿出一个,放在一个盘子里摆在小院的桌子上。


        

剩下的就给欢儿她们去分了。


        

虽说喜儿与欢儿拿到吃食的时候内心很是复杂,但吃的速度不比院里打扫卫生的干饭王小胖子慢多少。


        

闻了下桌上的肉香,引竹难得的在小院里跑了起来,要知道自从她进入研究院,她就再没有在户外跑过步了。


        

夏天的晚风吹得不是一般的舒服,想到花园的小道比她的小院更适合跑步,于是她就跑去了花园。


        

跑了近半个时辰,天也黑了下来,引竹隐隐感到肚子有些饿了,于是她便加快了脚步往小院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