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我在道观里念经成仙 > 第四章 救治村民

第四章 救治村民

作者:长生信仰 返回目录
        

突破练气期之后,每天的早课、晚课张道陵都会诵读三篇经文,其余的时候都是默念《清静经》和《太上感应篇》。


        

现在有修为了,张道陵也就不在每天时时刻刻都默念着经文。


        

早上做完早课,吃完早饭后,张道陵会在大殿内默念两个小时的经文。


        

到了九点就会拿出孤峰观的其他经文,仔细的观看领悟其中的道义,有时也会看看老道长留下来的医书。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过去,张道陵每天除了念经,还将山上的几亩荒田重新耕作了一番,种上了蔬菜。


        

六月十四这天正好是端午节,张道陵一个人住在山上,自然是一个人过节。


        

好在观里有以前留下的淡竹叶,虽然时间过了五年,但是淡竹叶保存的还是很完好,现在也还能一用。


        

张道陵取了十二片淡竹叶,然后舀了两碗糯米,再抓了一把红豆。


        

刚将糯米、淡竹叶和红豆泡好,张道陵就听到了外面有一阵急促的跑步声往道观这边跑来。


        

有人出事了!


        

手里的动作不由的一停,张道陵拿起毛巾擦干手,快步的走出厨房往大殿跑去。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道陵!道陵!快出来,李蛋被五步蛇咬到了。”


        

张道陵刚跑到大殿,就听到了外面村长李富贵的叫喊声,不由的连忙将大殿打开,喊道“叔!到后院来!”


        

“唉!你们两个快点,人命关天啊!”


        

李富贵看着孤峰观打开的大门,不由着急的催促着抬着李蛋的两个青年。


        

“好!好!”


        

李龙飞和李云龙连忙加快了速度,抬着李蛋冲进了大殿,随即转到了后院。


        

张道陵这时也拿着工具到了后院,看着担架上的李飞一脸痛苦的模样,不由的皱眉。


        

随即看向了李蛋绑起来的左腿,小腿肚上明显的两个大牙洞,现在留着黑血,小腿也已经发紫发黑了。


        

李富贵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看着皱眉的张道陵紧张的说道“怎么样?道陵,李蛋还有救吗?”


        

一旁的李龙飞和李云龙同样紧张的说道“是啊!是啊!道陵!李蛋小时候还和我们一起玩过呢!你得救救他啊!”


        

“别说话,我试试看!”张道陵严肃的说了一声。


        

“哦哦!”


        

李龙飞和李云龙连忙闭上嘴巴紧张的看着张道陵。


        

张道陵蹲了下来,打开针包抽出几根银针,将李蛋左腿的经脉封住。


        

这样一是可以减慢腿部血液的流通,二是封住小腿的痛觉。


        

张道陵随即拿出一把小刀,在打火机的火焰上快速的烧了几下。


        

随即在李蛋小腿牙洞处快速的划了一刀,然后双手在小腿处挤了起来,将伤口周围的坏血慢慢的挤出来。


        

等表面的坏血挤干净后,张道陵抬起李蛋的小腿,嘴凑了上去在牙洞处吸了起来。


        

顿时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和东西坏掉的味道,充斥着张道陵的嘴腔,张道陵皱着眉头快速的将吸出的毒血吐出。


        

这样吸了五六口满满的黑血后,直到吸出的血变成正常,李蛋的脸色也不由的缓过来了,一旁的李富贵和李龙飞两兄弟见状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张道陵就停了下来,随即拿起一旁的高度白酒倒了一口。


        

“咕嘟咕嘟!”的漱起口起来,“噗嗤!”随即将嘴里的酒水一口吐出,如此三遍直到嘴里的血腥味没有后,张道陵才停下。


        

张道陵又拿起一个瓶子倒出两颗秘制的蛇药,一颗丢到李云龙的手里说道“喂他吃下去。”


        

“哦!”李云龙手忙脚乱的接住蛇药,然后掰开李蛋的嘴喂了进去。


        

还很痛苦的李蛋心里知道这是救命的东西,虽然东西味道很奇怪,但还是努力的将蛇药咽了下去。


        

张道陵拿起高度白酒倒在李蛋左腿伤口处进行杀菌,顺便冲掉伤口处的毒血,然后再用干净的纱布粘干伤口。


        

好在张道陵用银针封住了小腿的痛觉,不然这像酒精一样的白酒倒在伤口处,躺在担架上的李蛋,恐怕瞬间就会痛的想死。


        

随即,张道把另一颗蛇药捏碎,将药粉末均匀的撒在伤口处,然后弄了一块干净的纱布将伤口包了起来,打了一个结算是可以了。


        

“可以了,他这条命和腿算是保住了,不过身子却是要养个几周的时间,然后好好补补身子。”


        

张道陵将小腿上的银针拔出后,站起来对着一旁的李富贵三人说道。


        

“嘶~痛痛痛!”


        

李富贵三人还没说话,担架上的李蛋瞬间就痛苦的喊了起来。


        

“忍忍吧,比起这点痛,你的命保住就不错了。”


        

李富贵可怜的拍了拍担架上李蛋的脑袋说道。


        

“谢谢道陵了!”


        

李蛋苍白的脸漏出一丝笑容说道。


        

“不用谢,还好你们来得及时,前面包扎的也好,我才能救下你,不然这两个因素,有哪个出了差错,最后你们来了我也没办法,现在只能说你命不该绝吧!”


        

闻言,张道陵不由的笑道,随即又对着李富贵说道“你们也不要担心了,先到我这坐会,我看李蛋还有没有其他反应。”


        

李富贵闻言点了点,对着一旁李云龙说道“给李蛋媳妇打个电话,就说李蛋命和腿已经保住了,咱们还要在道陵这待一阵子再下去,让她们不用担心。”


        

“唉!”李云龙连忙的掏出手机打了过去。


        

“喂!云龙啊!李蛋怎么样了!”


        

李蛋的父亲李季接着电话颤抖的问道。


        

“啊!是季叔啊!不用担心了,道陵已经把李蛋救过来了,我们还要再山上呆一会再下去,现在打电话给你们,是报个平安,让你们不用担心了。”


        

听到是李蛋的爸接的电话,李云龙惊讶了一声,随即高兴的将结果告诉了李季。


        

“那!那李蛋的腿怎么样,腿有没有保住啊!”


        

李季闻言不由的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担心的问道。


        

“嗨!没事了季叔,李蛋的命和腿都保住了,你不用担心。”


        

李云龙怕李季又担心,急忙的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等过几天叔要上山好好的谢谢道陵了!”


        

李季心底的重担终于放下,高兴的大声说道。


        

“好嘞!那叔就这样说了,我先挂了啊!”


        

李云龙连忙的说道。


        

“唉!”


        

“嘟~”


        

听着手机挂断的声音,李季连忙对一旁抹泪的老婆和哭的伤心欲绝的李蛋媳妇说道。


        

“好了,不用哭了,道陵已经救下李蛋了,腿也保住了,他们现在还有点事要等会才能下来。”


        

“真的吗?李蛋已经好了,老头子你可不要骗我!”


        

李蛋的妈闻言怀疑的说道。


        

“我那会骗你们俩呢,刚刚的电话你们又不是没有听到。”


        

李季见自己老婆不信,不由无奈的说道。


        

“唉!多亏了道陵啊!过几天一定要好好的感谢他才行。”


        

李蛋的妈抹了抹眼泪感慨的说道。


        

“嗯!”


        

一旁的李季和李蛋媳妇点头应到。


        

让李富贵四人等的时候,张道陵找了一个牙刷再次漱了一下口,虽然他不怕蛇毒,但是那味道恶心啊!直到嘴里完全没有其他味道后,张道陵才停了下来。


        

那几块粘了血的毛巾,张道陵拿着也清洗干净了,现在张道陵四人坐在枣树下喝着茶。


        

至于李蛋则是继续躺在担架上,张道陵喝了一口茶问道“叔!李蛋这是怎么被五步蛇咬的啊?”


        

抽着旱烟的李富贵闻言,想着三人做的事就来气。


        

“还不是这三个臭小子,端午节放假回来,闲着没事做去河里摸鱼,结果鱼没摸到,人反而在岸上给五步蛇咬了。”


        

“刚刚差点还丢了命,真是气死我了,好在今天有道陵你在,不然李蛋他家就要办白事了,到时候还得找你超度他。”


        

说完,李富贵恶狠狠的瞪了一旁的李龙飞和李云龙一眼,至于旁边地上的李蛋听到这话尴尬的笑了笑。


        

李飞龙和李云龙不由的缩了缩脖子,不甘吱声,默默低着头喝着茶。


        

张道陵瞟了三人一眼,心里也是不由的无语,这么大人了还像小孩一样去河里摸鱼,虽然那是男人简单的快乐。


        

也不在多说什么,几人默默的喝着茶,不时的聊上一句村里人的丑事。


        

等了半个小时后,张道陵查看了一下李蛋伤口没有出现毒液复发后,就拿出一瓶蛇药和一瓶创伤药递给李富贵说道。


        

“这里有三颗蛇药,每天给李蛋吃一粒,腿上的伤口不能碰水,不然感染了我又要麻烦。”


        

“另一个瓶子里的是创伤药,每天给李蛋上一次药,然后换一次纱布就可以了,我这也没有多余的纱布给他,你们自己去镇上的药店买点就是。”


        

“还有就是伤口好之前不能吃辛辣和有腥味的东西,多吃清淡一点的食物,避免伤口发炎,然后灌脓。”


        

“其他的就没什么注意的了,伤口好了之后,给李蛋买点补气血的药补补就行。”


        

李富贵伸手接过两个瓶子,瞬间兜在怀里,随即看着一旁的李龙飞两兄弟说道。


        

“既然李蛋已经彻底没事了,我们也走吧,就不打扰道陵了,而且李蛋媳妇和他爸妈肯定都等着急了。”


        

“唉!”


        

闻言,李龙飞和李云龙应了声,连忙起身抬起担架就往外走。


        

张道陵将四人送出大殿,然后看着三人的身影消失在山坡后,就返身回到厨房继续包他的粽子。


        

这一顿折腾,糯米、淡竹叶和红豆也已经泡好了,张道陵拿起两片淡竹叶对折成漏斗状。


        

将混合好的糯米和红豆舀了一些,放入淡竹叶里面,等糯米和红豆与竹叶口子平行后。


        

张道陵翻折淡竹叶包住,再用绳子绑好就行了,十二片淡竹叶,张道陵做了六个粽子。


        

他一个人也吃不了那么多,而且糯米吃多了会腻,做六个刚好是一天的量。


        

粽子蒸好后,张道陵倒了点白糖沾着吃,他喜欢吃甜粽,所以包粽子的时候他才没有放盐。


        

吃了两个粽子,下午时间张道陵就继续默念着经文,至于中午的事,张道陵已经抛到脑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