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我在道观里念经成仙 > 第六章 中元节

第六章 中元节

作者:长生信仰 返回目录
        

三天后,五个村子的村民将张道陵送出去的一千斤灵枣全部吃完后,张道陵就得到了100功德。


        

这是灵枣改善老人的身体,治愈那些因为操劳过度而身体里有隐疾的人,而得到的功德。


        

功德只是一个小事,而让张道陵诧异的是,院子里的枣树,竟然又开花了,难道今年枣树还要结一次果不成?


        

不过张道陵也不管他,结就结吧,到时候枣子熟了,他又有新鲜的枣子吃。


        

时间又过了四天,到了八月二十二,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的日子,也叫鬼节。


        

二十一号晚上十二点一过,踏入二十二号,张道陵就感觉天地之间的阴气瞬间浓郁了起来。


        

望着远方的天地,张道陵不由的担忧起来,心里叹道:希望不要有祸事发生才好。


        

早上天亮的时候,天地之间的阴气开始减退,张道陵也带着供品、纸钱、香烛和写好的几封冥书。


        

到了后山老道长和几位祖师的坟前祭拜了一番,张道陵就回到了道观,继续默念经文。


        

一入夜,天地之间的阴气就开始变重起来,襄阳县郊区的一处工地上,突然刮起了狂风。


        

“呜呜呜~” 记住网址m.mfqbxs.com


        

“砰砰!砰砰砰!”


        

地面也不断的震动,放在地面上的木板和钢材不断的震动,巨大的声音瞬间传出了工地。


        

“嗯!怎么回事?哪里来的声音,难道有人大晚上的到工地里偷钢材吗?”


        

工地外面的守夜班里,正喝着小酒吃着菜的王达,听到工地那边传来的声音,不由的望向了漆黑的施工场地。


        

“我也听到了!难道真的有人大晚上的偷钢材不成!”


        

王达对面正抽着烟,穿着便服的警卫手也不由停了下来,奇怪的望着王达说道。


        

“走,咱哥俩去看看,大晚上的打扰我们喝酒不说,居然还在我们看守的时候来偷东西,等会一定要让这小子好好长长教训。”


        

王达闻言瞬间放下了筷子,拿起一旁的手电筒和警棍起身恶狠狠的说道。


        

“呸!是该好好教训一下!”


        

警卫将手上的烟掐灭,随即也拿起一旁的警棍,起身吐了一口唾沫说道。


        

“小声点!不要惊动了他,不然跑了就不好了!”


        

王达推开大门对着警卫小声的说道。


        

“知道!”


        

警卫右手挥舞了一下警棍说道。


        

随即王达和警卫二人打开大门,走到工地的中间,王达拿着手电筒照了一下周围,发现工地上的木板和钢材什么都都摆放的很好,没有人来偷过的样子。


        

王达不由的疑惑看着警卫说道“老哥,怎么回事?没人啊!”


        

警卫也是一脸奇怪的打量周围,不解道“我也不清楚啊!可是那个声音你和我都听到了,不可能是幻觉。”


        

这时王达惊突然恐说道“不会是鬼吧!今天是中元节唉!”


        

“有可能!”警卫握住警棍紧张的看着周围说道。


        

“砰砰砰!砰砰砰!”


        

地下阴气仿佛是听到了二人的叫唤,瞬间地面又开始抖动了起来,地面上的木板和钢材也开始颤动,发出巨大的响声。


        

“鬼啊!”


        

见状的王大和警卫顿时惊恐的大叫了一声,慌忙的往回跑,没一下子就跑出了工地。


        

关上工地的大门,王达立马掏出电话将事情报告给了老板赵离。


        

“放屁!王达!我工地上怎么会有鬼!你不要胡说八道,不然我开了你,知道吗?”


        

接到电话的赵离虽然惊恐,但还是连忙的怒斥着王达。


        

他也知道工地那块地,本来是上世纪的一处乱坟岗,但是这么多年也没发生过什么问题。


        

怎么买下来,才施工一年不到,这地就出现了问题了呢?赵离想不明白。


        

“是,老板,我知道了,不过我像请假几天可以不。”


        

王达虽然憋屈,但是钱怎么会有命重要,深呼吸了一下平复心情后,对着电话对面的赵离说道。


        

对话这边的赵离闻言,思索了一下道“可以!我给你放五天假,还有警卫也一起放。”


        

“然后我会支呼一下财务部门给你俩发几千块钱补偿,但是这话一定不能传出去,知道吗?不然你是知道后果的!”最后赵离不忘封口威胁道。


        

王达深呼吸了一下说道“放心老板,我也跟了你多年了,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嘛?保证不会透露一点消息的!”


        

闻言对话另一边赵离的脸色不由的一缓,想去王达确实跟了自己很多年了,随即缓和语气的说道“就这样吧!我也相信你,但你也要保证警卫不能说出去。”


        

“放心老板,这几天我会死死的看着他的,保证不会说出去。”


        

王达对着手机拍着胸脯保证道。


        

“好!我信你一回,挂了!”


        

“嘟嘟~”


        

听到手机挂断的声音,王达不由的松了一口气,看着一旁的警卫说道“老哥!电话你都听到了吧!这事绝对不能说出去,不然我们两个很难离开襄阳市了。”


        

警卫摸了把额头上刚刚跑起来出的虚汗,点头道“放心,这些事老哥清楚,电话我也听到了,这五天我们暂时住一起就是。”


        

王达见警卫老哥识相,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嗯!老哥明白就好,我们先离开这吧!吓人!”


        

“嗯!”


        

警卫连忙的点头同意。


        

王达将工地大门锁上,随即二人带上自己的东西,开车回到了县城。


        

襄阳县的一处豪华的别墅內,挂断电话的赵离正在客厅里不断的来回走动,心里想着要怎么样才能将这次的事情给解决了。


        

赵离心里不断回想着,这些年自己在襄阳县认识的一些大师,他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他们的身上。


        

随即赵离停了下来,走到座机旁,赵离按了一个号码播了过去。


        

“嘟~”


        

“喂?是哪位施主啊!”


        

电话没过几秒就接通了,一个略带疑惑,苍老的男人声音从电话中传来。


        

赵离听到声音立马说道“李大师,是我,赵离。”


        

“原来赵施主啊!你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找老衲是有什么事吗?”


        

“李大师,是这样的,今天晚上我一处工地上闹鬼了,希望李大师能够前去降伏。”


        

赵离咬牙将事情告诉了对面的李大师。


        

“嗯~”


        

对方沉默了起来。


        

赵离不由的询问道“喂?李大师还在吗?”


        

“哦!还在!还在!赵施主能否详细的说明一下工地的情况,老衲也好推断一下对方的实力。”


        

赵离连忙将王达的说法,仔细的跟电话对面的李大师阐述了一下。


        

“嘶~赵施主,今天是中元节吧?”


        

对面的李大师闻言不由的吸了一口冷气,瞬间摸了一下头上的冷汗,然后回问了一句。


        

“对!今天就是中元节!不知道李大师有什么发现吗?”


        

赵离奇怪对方为什么会这么问。


        

“嗯!这下子老衲已经清楚了,赵施主你工地上的情况应该是阴气暴动所导致的,看来赵施主工地底下不简单啊~”


        

“是的!李大师所言不错,我这块地以前是一个乱坟岗。当初打地基的时候也没有出现问题,只是这快一年了,今天突然就出现这个情况了。”


        

赵离将工地的来历说了出来。


        

“嗯!那就说明那东西埋藏的很深,所以赵施主去年施工打地基的时候才没有挖到。”


        

“今天是中元节,鬼门大开,天地阴气最重的一天,而地下的那东西因为你们在他头上折腾了快一年的时间,所以今晚才借助这个机会对你们发难了。”


        

听着对方老不说“他”是什么,赵离心急的问道“李大师你说的那个他是什么?”


        

“鬼洞!”


        

李大师苍老的声音干脆的吐出来了俩个字。


        

“鬼洞?”


        

赵离不解。


        

“对!就是鬼洞,因为那处乱坟岗全部沉到了地底深处,本来分散的乱坟岗也全部集中到了一起。”


        

“哪些冤魂野鬼聚在一起,这么多年来无人超度,所以他们的怨气变得越来越庞大,就形成了鬼洞。”


        

闻言,赵离顿时惊恐的手脚哆嗦了起来,“他们~他们会不会来找我吧!”


        

“不会!他们出不了那个鬼洞!而且他们只是怨鬼而不是厉鬼,所以不会报复你。”


        

赵离听到这话顿时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


        

“不过,你的那处工地,今天以后恐怕也不能再施工了,你这处地皮等于报废了。”


        

对面的李大师听到赵离的话,立即将另一个后果告诉了赵离。


        

听到自己那处地皮会报废,那可是十几亿的项目,对于赵家来说也是伤筋动骨,赵离急切的对着李大师询问道。


        

“那?李大师你能不能解决他!价格好说!”


        

“抱歉!老衲也确实无能为力。”


        

电话对面的李大师也是无奈的拒绝了,这种情况他还真解决不了。


        

赵离心底瞬间凉了半截,他自己的交际圈就李大师真的有实力,现在连李大师都解决不了,他还能找谁。


        

赵离着急的时候,电话对面的李大师心里同样也在着急,他心里想着这鬼洞存在也不是办法,若是不能解决,到时候恐怕会闹出人命来。


        

李大师开始回忆同道中的前辈,马上他就想到了一个在修道界都有名的人,而那个人也隐居在襄阳市。


        

或许也只有那位前辈才能解决这个事情了,李大师随即对着电话说道。


        

“不过!赵施主,老衲虽然解决不了,但是老衲认得一前辈或许可以解决这个事情。”


        

赵离都打算放弃这块地皮,看能不能暗中低价出售了,来挽回一点损失了。


        

这时听到李大师的话,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激动点对着电话大声说道。


        

“李大师是谁?是谁?我明天立马亲自去请他出山!”


        

“他叫张顺平,道号清玄,隐居在襄阳市,青山县,茂山镇的十里原,今年恐怕有一百一十五岁了。”


        

“今年一百一十五岁?那他就是1898年生人了!嘶~”


        

赵离暗中算了一下出生日期,不由的吸了一口冷气,这活的够长啊!


        

“是啊!当初九十年代在襄阳市遇到前辈的时候,那时候老衲也才三十岁,而清玄前辈建国前就闻名华国了。”


        

李大师也不由的唏嘘的说道。


        

“算了!明天赵施主你来接老衲,老衲和赵施主你一同去拜见清玄前辈。”


        

李大师思索了一下,决定亲自带着赵离前去,若是清玄前辈还在,则是可以请教一些问题,若是不在了也可悼念一番。


        

闻言,赵离瞬间高兴了起来,握着手机激动的说道“好好!明天我亲自去接大师,然后去拜访那位高人。”


        

“嗯!就这样说了,挂了!”


        

“嘟~”


        

听着电话对面传来的挂断声,赵离也不在意,将电话放好后,坐到沙发上顿时点了一根烟吸了起来。


        

他要平复一下心情,想想明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