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我在道观里念经成仙 > 第十六章 烧头香

第十六章 烧头香

作者:长生信仰 返回目录
        

孤峰观开年的头香与外面其他庙宇一样,是在大年正月初一这一天,而且头香只有一扎。


        

张道陵先是来到大殿外面,对着上山的路施展呼风术,手中凝聚一道狂风往上山的山路一甩。


        

山上顿时狂风大起,从张道陵的面前开始向山脚吹去,凝聚的狂风自己在山路上冲出一条泥路。


        

看着自己的成果,张道陵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回身将大殿打扫了一遍。


        

张道陵就将前几天买的香烛和供品摆在供桌上,明天早上一开门有人来烧香可以直接用。


        

除夕夜过了二十四点,大年初一的凌晨四点,张道陵就起床早早的来到大殿。


        

供桌前面放着一个蒲团,还有一个盒子,里面有一扎前几天张道陵买的香,大概有个三十根的样子。


        

这就是孤峰观的头香,不是一根而是一扎,这一扎香而且还有时间限制。


        

到了早上七点,孤峰观今年的头香就会结束,不管盒子里还有多少根香没有用,今天都不会再烧香了。


        

到了四点五十九分,张道陵将孤峰观的大门打开,外面的天色还是乌黑的,大殿外露的光亮指引着上山烧香的人们。


        

张道陵盘坐在供桌一旁,面对着供桌前的蒲团,心里默念经文,等待孤峰观今年第一位上香的人。 首发网址https://m.mfqbxs.com


        

没过多久一位穿着大袄,身体娇小的人走了进来,张道陵看着来人的样貌不由的诧异。


        

她这个极度抵触这些的大学生,怎么会天还没亮就到他观里来烧香?


        

这太阳还没出来啊!等天亮了张道陵觉得要看看太阳今天是不是从西边出来。


        

来人脱了帽子,露出精致的脸庞,小脸因为零下十度的气温,而被冻的通红。


        

邓诗文看着蒲团上一脸诧异的张道陵,鼻子吸了一下因为寒冷而流出来的清涕,张嘴哈出一口雾气笑道“怎么!没想到是我吗?”


        

张道陵闻言点头说道“的确,贫道怎么也没想到第一个烧香的人是邓居士!”


        

“没想到我这个大学生居然大年初一,天寒地冻的跑到道观里来争烧头香?”


        

“嗯!”


        

邓诗文走了几步感觉暖和了一点后,就拜在供桌前的蒲团上,在蒲团前面的盒子里拿了一根香。


        

直着腰在供桌上的蜡烛上点燃后,双手合十握住香开始祭拜许愿。


        

邓诗文这一套流程,看的一旁的张道陵惊讶不已,他没想到邓诗文来之前,居然了解过头香的仪式,本来他还想着怎么跟她讲解的,但是现在看来却是不用了。


        

邓诗文祈愿完后,将香插在供桌上的香炉里,往功德箱里放了两张红票子,就走到张道陵旁边的蒲团上坐下,盯着张道陵问道。


        

“当初若是我和我爸相信村里人的说法,来找你去救我奶奶,你能救好她的病吗?”


        

张道陵诧异的看了眼邓诗文,没想到她居然问出这样的问题,老人葬下都有几个月了。


        

但是想着他当初听到邓家村的人说过老人去世时的症状,他当时的猜测应该是中风导致的。


        

对于老人中风他还是能治的,其实不光是他能治,有名的医院的都能治,只是说看个体差异。


        

若是病人体质稍微好点,病情也不复杂,送去医院及时,医生还是能控制住病情,并且可以用药和针灸等治疗,让病人康复过来。


        

若是病人病情复杂,发病很凶猛,加上送医院迟,那医生也没办法。


        

但是张道陵听说老人去世时间很长,发病至少有一周时间才去世,说明老人的症状还是较好的。


        

他治好老人中风的病还是问题不大的,听到邓诗文的问话,也就点了点头道。


        

“可以!老人不过是中风罢了,贫道去了开几副中药,配合独门的针灸,几副药吃过后就能控制住病情,再然后慢慢的施针吃药,老人自会好过来。”


        

看着张道陵一脸自信的样子,邓诗文闻言不由心里一颤,眼睛突然涩了起来,勉强着脸说道。


        

“那你为什么没有去救我奶奶?”


        

听着邓诗文这无脑的话,张道陵才心里觉得,这个时候的邓诗文才是正常的,嘴上淡淡的说道。


        

“你们没来找我,就是老人的造化好不够!”


        

邓诗文红着眼睛看着一脸平静的张道陵问道。


        

“为什么?”


        

看着眼睛红起,想要哭泣的邓诗文,张道陵心里没有一丝波澜,语气还是平静的说道。


        

“道教讲究造化,也就是佛教的说的缘分,老人的造化不够,自然与贫道没那救命的福分。”


        

“而且,贫道定居在山上,很少与山下的人交流,他们若是有事,都是上门来求贫道。”


        

“那样贫道才会下山帮他们解决问题,而你们没来寻贫道,贫道自然不知道邓家村有老人病重,二则是说明,老人没有让贫道救命的福分。”


        

“我……”


        

听到张道陵的话,邓诗文心里空落落的,不由的想起往昔奶奶的面容,顿时悔意涌上心头,大声的哭了起来。


        

“呜呜~啊啊~~奶奶是诗文害了你啊!”


        

哭着,悔恨的邓诗文就往道观外面跑去。


        

这要是跑出去,一没看着路,定要滚下山不可,到时候大过年的他可能还要给她办理丧事,那就有点晦气了。


        

张道陵连忙起身,对着邓诗文的背影施展了一个清心术,让崩溃中的邓诗文瞬间平静了下来。


        

刚跑出大殿的邓诗文,一脸懵逼的看着外面黑色的群山,冷风一吹脸皮,顿时反射的吸溜了一下鼻涕。


        

转过身邓诗文那精巧的脸,此时一脸茫然,但是那红着的眼睛和满脸的眼泪,鼻子流出来的鼻涕,看上去却是有一分滑稽。


        

张道陵挥了一下拂尘,法力加持的大声喊道“无量天尊!居士何必纠结与过往呢!地下的老人想必也不想居士做出这样的事情吧!”


        

邓诗文心里迷茫,望着站起来的张道陵不解的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让邓居士冷静一下而已?”


        

邓诗文怀疑的看着张道陵,心里很是奇怪,但是她也想不出原因,只得又坐回蒲团上,将脸上的泪水和鼻涕擦干净。


        

大殿里的气氛顿时凝固了起来,邓诗文坐在蒲团上,回想起刚刚自己做的事,低着头一脸的尴尬。


        

同时心里也在好奇张道陵是用了什么方法让她平静下来的,难道是法术吗?邓诗文心里不由的猜测,同时眼神不由的偷瞄了一眼张道陵。


        

发现张道陵闭上眼睛,丝毫没有关注她,邓诗文不由的心里泄气,同时又有种失落。


        

张道陵倒是没什么,闭着眼睛继续默念经文,但是有一丝神识留在邓诗文的身上,深怕她又做出什么激进的举动。


        

神识也看到了邓诗文的偷瞄,张道陵也没有什么反应,该干嘛还是干嘛。


        

没过一会,第二个香客来到了道观,张道陵一看是李富贵,张道陵对着进来的李富贵点了点。


        

至于刚进来的李富贵,看着大殿里已经坐着的邓诗文不由的诧异,没想到还有比他更早的人来烧香。


        

而且这女的长的很漂亮,气质也很好,显然是城市里的人,而且看脸上还哭过,李富贵不由的怪异的看了二人一眼。


        

邓诗文察觉到李富贵的眼神,瞬间羞红了脸,低下头不敢看李富贵。


        

李富贵看到邓诗文这模样,一脸我明白的笑容看着张道陵,眼神说道:你小子不错啊!居然还有这本事!


        

张道陵被李富贵的眼神看着也不由的发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提醒李富贵道。


        

“咳咳!李叔不要多想,这居士是邓家村去年离世那位老人的孙女,今天是来上香祈福的,你可不要多想,污人清白啊!”


        

李富贵闻言瞬间明白了过来,不由的尴尬的对着邓诗文说道。


        

“不好意思啊!闺女,是叔想多了,哎呀!肯定是昨儿晚上喝的酒还没醒,刚刚出幻觉了,盯着你们两个人看,还以为是一个人呢?”


        

邓诗文听着李富贵的前半段话,尴尬的情绪稍微好了点,但听到最后一句,不由的又底下了头,红着个脸。


        

张道陵也是无语的看了眼李富贵,不会说话就少说,这下更让人想歪了吧。


        

说两个没啥关系的男女人长的像,不就是说两人有缘吗!这不更让邓诗文尴尬吗?


        

李富贵看着重新底下头的邓诗文,瞬间明白自己又说错话了,不由的抽了自己嘴巴一下,尴尬的笑了两声。


        

“哈哈哈~”


        

随即跪到蒲团上,拿出一根香点燃,就开始祭拜祈愿了起来,祈完愿后,李富贵将香插在香炉里,随即也掏出两张红票子丢进了功德箱里。


        

李富贵就走到张道陵的旁边坐了下来,跟张道陵和邓诗文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这倒也让大殿的气氛活跃了起来,没过多久,第三位来烧香的人是李蛋一家,除了李蛋已经怀孕的媳妇。


        

一家人也只能点一根香,自然是李季许愿,张道陵也听到了李季嘀咕的内容。


        

就是希望祖师保佑李蛋的媳妇可以生个大胖儿子,然后母子平安,家庭幸福美满等等。


        

张道陵也不清楚李蛋的媳妇是生男生女,不过在李季许完愿后,张道陵看了一眼李蛋的面相。


        

只见李蛋的面相,左眼变得有丝阴柔,右眼却是凌厉起来,张道陵猜测这下李蛋的媳妇可能会生个龙凤胎。


        

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三清祖师的像只是很平常而已,或许有缘、真心打动了三清祖师,他们的祈愿才会成功。


        

张道陵想着要不要买一个许愿加持神咒,给三清祖师或者两侧大殿里面的仙神安装上,增加许愿的成功率。


        

但是看了眼商店上的价格后,张道陵果断的放弃了,许愿加持神咒三千的功德,他买不起。


        

以后祈愿的问题他只能装逼格,写个牌子在供桌上,有缘人祈愿自会实现,他只能靠三清祖师或者众仙神施法度有缘人了。


        

李蛋一家上完香后,没过多久,慢慢的就有人结对上山来烧香,大部分都是李家村的人,也有几个是周围村子里的人。


        

最后孤峰观今年的头香在六点钟烧完,张道陵也为众人念诵了一番祈福经文后,就目送众人下了山。


        

而还在上山的村民看到已经下山的众人,也就知道今年的头香已经过了,不由的懊恼,但同时也想着明年要早点来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