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星沐忆 > 第6章 迎接

第6章 迎接

作者:梅岳 返回目录
        

相星洛一边想着,一边察看着宁疏的脉象,微微皱眉,没有再说什么。


        

那边书月情终于挣开了那块“黑布”跑了过来,相星洛只感受到刺眼的光线让她不适得闭上了眼,心里面的无奈感更深了。


        

“月情,咳…把披风披上,咳…咳…”


        

还好有宁疏,书月情对谁都敢放肆,唯独对宁疏,在他面前,就算是再不满,也乖巧的披上了那块“黑布”——一件黑色的披风。


        

一穿好,就立马走到宁疏面前:“宁大哥,你不能死,你还要给我找好看的衣服,陪我吃好吃的点心,还要和我争宠呢!”


        

“噗~”相星洛直接喷了。


        

宁疏也有些无奈:“咳…好,我答应你,咳咳咳……”


        

相星洛写了个药方,安排人去抓药,看着宁疏喝完药,躺下休息,将一群人安排好,已经是深夜了。


        

看着这已经黑了的天,她只觉得满心疲惫,直接飞身上了一棵树,坐在一个树叉,安静地看着那一轮月亮,轻声呢喃着:“母皇,洛儿好累啊!”


        

一行清泪从双颊落下,“成功的花,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这世上哪有什么天生的富贵,哪有什么天生的帝王之才,一滴血一滴泪才是成功的痕迹,留下满身伤痕,满心痛苦,在这无眠的黑夜里,那滴泪落在地上,没留下一丝印记。 首发网址https://m.mfqbxs.com


        

生活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给我长吁短叹,朕要休息了!


        

第二天清晨,清雅国都城城门口


        

松沐阳一身玄衣,身姿挺拔,容貌无双,眼神凌厉,满身的皇家气势,一旁的臣子们一个个噤若寒蝉,谁都不敢说话。


        

只觉得五皇子这一身气度,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衬得身旁的六皇子松沐凌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不过他此时很是严肃认真,倒也多了几分皇家威仪。


        

一些年轻的小姐们偷偷地在楼阁上眺望,满是少女怀春的娇羞,一个个妆容美艳,眉目含情。


        

此时,几辆华贵的马车从远处行来,最前面一辆马车比起其他的马车更大一些,拉车的是四匹难得一见的汗血宝马,四周数百名女将行列两侧,整齐划一的步伐,气势恢宏。


        

一颗颗难得的玉蛟石,这可是有价无市的珍品,就像一颗普通的精美的宝石一般挂在车辕,车厢是用宁雪国特有的岚木制成,带着淡淡的香气,让人心情愉悦。


        

扑面而来的低调奢侈之感让松沐阳有些熟悉,也有些感慨,都说宁雪国很是富有,如今一看,这传言怕是不假,不知道这次这位女皇陛下为何而来……


        

不一会儿,这辆马车已经驶到近前,车帘轻轻摆动,所有人好奇的看向车厢,只见一位清风朗月的公子走了出来。


        

湛蓝色的长袍衬出完美的身形,沐浴在阳光下,更是温润如玉的谦谦公子,带着礼貌的微笑揖手行礼,带着满满的风雅,举手投足,皆是贵气。


        

看得一众女子眼都直了,温和地向松沐阳道:“劳贵国五皇子前来迎接。”


        

松沐阳一见到他出来有些诧异,无他,这人,他见过……


        

不动声色的看了清亦骁一眼,也还了一礼,“多礼了。女皇陛下前来贺寿,父皇特意为陛下备好了接风宴席,还望女皇陛下移驾。”


        

清亦骁自然感受到了他的视线,也不解释,依旧保持着温和的模样,恭敬的向车厢内行礼:“陛下是否前去?”


        

“清雅国皇上如此盛情,朕自是要前去的。”一道轻柔的声音从车厢里传来,听起来,这位女皇陛下性情十分温和。


        

大臣们倒是放心了一些,松沐阳确实皱紧了眉头,刚刚看到清亦骁的时候,还以为……


        

自从那次以后,他后来还去了一次笙箫阁,不过没有见到那名女子,派人打听也没有打听到什么,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松沐阳总觉得有些失落……


        

不过也是,一国陛下怎么可能会在青楼献舞,不过他现在总觉得有些奇怪,好像有一道视线一直在盯着他,这种感觉让松沐阳有些不适。


        

马车再次缓缓前进,松沐阳稍稍让开路来。他不知道的是,某位女皇陛下此刻目光死死的盯着他,很是垂涎,恨不得立马收进后宫,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要不是许明泉和书月情拦着,她早就准备下马车了,她咬着牙,才说出那一句话,眼神满是不甘。


        

许明泉悄声说道:“陛下,那可是清雅国的五皇子松沐阳,很得清雅国的皇帝看重,您、您还是不要冲动!”


        

宁疏在一旁也是劝道:“咳……陛下,如今咱们腹背受敌,咳咳……实在是不宜得罪了清雅国,陛下忍忍,咳…咳…咳……您若是实在喜欢,也还是要从长计议才是。咳……”


        

相星洛挣扎了许久,实在没办法,看着身旁这群人坚持的目光,也只能压抑住心中的躁动,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盯着松沐阳瞧。


        

松沐阳现在是非常清晰的感知到从车厢里传出来的炽热视线,又不好说什么,只能忍着一直到了迎客殿的门口,才松了一口气。二皇子带着大臣及其家眷站在大殿门口迎接。


        

车帘掀开,清亦骁再次出现,轻轻将帘子拉开了一些,恭敬地站在一边,两名男子走了出来,一位红衣似火,带着几分魅惑的味道,这是书月情。


        

今早看到他这么正经的打扮,不由得感慨宁疏教人有道,也不知道昨晚上和他说了些什么,还真让书月情今天乖顺地很,这么看,顺眼多了。


        

另一位身着淡黄色的衣袍,腰间挂着一个纯金打造的小小算盘,上好的宝石,十分随意的点缀在腰带上,从头冠到衣服,到鞋子,无处不显示出他的贵气,一双眸子稚嫩却不乏精明,多了几分灵动和风流,他们二人一下马车就吸引了大批目光,一看就知道这两人不简单。


        

这时的车帘再次被掀开,许明泉伸手,扶出了一名男子,他的面容有些惨白,像是病入膏肓,一身青色的衣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那纤尘不染的清贵气质,生生地为他增色不少,眉宇间暗藏的凌厉,让松沐阳感受到了一丝危险,这人绝对是个狠人。


        

这各具特色的四人就这样齐齐站在马车下,所有人的好奇心就这样被勾起,能收服这四位人中龙凤的神秘的女皇陛下是什么样的?


        

目光全部聚集在马车上。松沐阳虽然已经否定这位女皇陛下不是那个女子,但此时在这样的氛围下,他还是忍不住有些期待,这种感觉很奇怪。


        

书月情一本正经的拉开了车帘,一脸恭谨地扶着一位女子出来,她站在车厢外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移不开视线。


        

相星洛一改平日里霸气侧漏的红装,换了一件纯白色的衣裙,收敛了平日里的霸气与威仪,此时就站在那里,带着几分乖巧,眼里干净的像一汪泉水,烟波微转更添了几分娇怯,再加上被上帝轻吻过的绝色容颜,微风拂起,那白色裙畔随着风闪现出一片片花瓣,美丽而不失雅致,清纯而不失瑰丽,当真是别致一格的美,美得像一只精灵,不知走进了多少人的心。


        

松沐黎带着一群大臣和相星洛见礼,看到这般美人,很是满意,这样看起来,这女人不仅是身份还有这绝色的容颜,做皇子妃也算是合格了。


        

松沐阳看着这样一个美丽精致的人儿,不知为何,总有几分难以言喻的悸动,看到松沐黎那样势在必得的眼神,总有一种自己的东西被人觊觎了的感觉,很是不爽,向前走了一步,挡住了松沐黎的视线,躬身说道:“恭迎陛下,陛下这边请!”


        

相星洛目光很是单纯的看着他,轻灵又娇软的声音听得人都怀孕了:“多谢五皇子。”


        

松沐阳低着头,没有看到那双眼里星光闪闪。


        

相星洛带着一群人随着松沐阳踏上了宫殿前的阶梯,那身后的花瓣一点点变化,一朵鲜艳的牡丹一闪而过,散成片片花瓣,当真是美不胜收。


        

松豫年早已和皇后坐在大殿中等候,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子,娇俏可爱,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不过当看到她身后的一群人,他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看起来乖巧甜美的小姑娘就是宁雪国的女皇陛下,而他身旁的皇后见到相星洛的那一刻——


        

哇,这姑娘长得真好看,这简直就是自己心目中的完美的媳妇形象呀!看看这乖巧的小模样,实在是太令人喜欢了,不,这简直是自己心目中最完美的女儿形象呀!这几个不懂事的臭小子哪里配得上这小姑娘,不过肥水不流外人田,嗯,这姑娘和沐阳站在一起倒也还般配,不过这小子冷冰冰的,怎么套人家姑娘欢心,再加上这姑娘身边这么多好看又优秀的人,人家还是女皇,怎么看得上他?不行,我一定要想个办法,我实在是太喜欢这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