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星沐忆 > 第8章 比试

第8章 比试

作者:梅岳 返回目录
        

相星洛这边就更是无辜了,小心翼翼地说道:“朕说错了?”


        

松沐阳看到她这般模样,眼里闪过一抹笑意,这小女人还真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可爱呢!


        

看着她这双眼睛,总是让自己想起那天在笙箫阁见到的那名女子,心里一时间是五味杂陈,看着相星洛的眼神也有些复杂。


        

不过,相星洛没有发现,倒是宁疏皱了皱眉头,这位五皇子殿下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多情的人,也一直没有什么表情,如今对待星洛如此特殊,看来要多多提醒星洛一下,以防被这个男人抓住什么把柄,发现什么。


        

“陛下~”书亦情已经忍不住了,“陛下怎么可以这样说~臣的心里很伤心呢,陛下前几日不是说过亦情最美的吗~陛下~”


        

书亦情直接抓住了相星洛的手臂,轻轻的摇着,带点撒娇的语气,四周一片寂静,周围一群人带着复杂的神色,这人简直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看相星洛的眼神也有一些奇怪,这女皇陛下的品味还真是……


        

松沐阳心里很是不屑,看着这男人妖里妖气的样子,他的可爱的小姑娘怎么可能看得上,话是这么说,不过还是忍不住地和书亦情比较起来,总觉得自己哪哪都不对,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相星洛感受到了四周的目光一道道扎在自己身上,她也知道这些目光复杂的原因,她只觉得无奈得想要深深地叹一口气,原以为这男人正常了,看来是自己多想了。


        

默默的深呼吸无数次,相星洛忍住自己心里的浓浓的怨念和满满的怒气,保持着单纯的样子,咬着牙,面上有着轻微的挣扎,发出了充满母爱的声音:“亦情,你莫要这样,朕还是很喜欢你的,不过也要认清现实呀,五皇子确实比你好看呢!”


        

“陛下~”书亦情委屈兮兮地,这声音更是婉转妖娆。 一秒记住https://m.mfqbxs.com


        

相星洛继续耐着自己的性子,哄着书亦情:“乖,亦情也很好看的,朕很喜欢你的,真的,朕今晚去你房里,可好?”


        

“真的?陛下~臣爱您~”


        

书亦情瞬间满足了,不再缠着相星洛,乖乖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还一脸骄傲的对着松沐阳说道:“五皇子,看在陛下的面子上,我承认你比我长得好,不过,陛下是我的!”


        

如果说,松沐阳一开始是心里像火烧了一样火热,那么现在就是一瓶冰水浇灭了他所有的热情,让他说不出一句话,只觉得心里十分痛苦,像是被刀割一样,他紧紧地握紧了自己的手,抓破了皮也没有感受到疼痛,强忍着满心的苦涩,面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陛下说笑了,本皇子不敢当,自然是陛下的人更是好看。”


        

直接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相星洛尴尬的想把头埋起来,愧疚得看了松沐阳一眼,有些欲言又止。周围的空气已经凝固了,所有人觉得气氛很诡异,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皇后看这场景,手再次用力掐在了皇上的手臂,看着松沐阳的表情有些怒其不争,真是的,这小姑娘哪有这么追的,对人家这么一张死人脸,哪个姑娘喜欢,看这姑娘身边还有一个这么妖娆的,简直就是一个行走的妖精,万一这单纯的姑娘就这样被魅惑了,那他还有什么机会!


        

一时间,皇后想到了无数个追姑娘的方法,准备待宴席结束后,亲自来教教这个蠢儿子……


        

皇上的表情已经扭曲了,可惜皇后沉迷于自己的世界,一点感觉都没有,皇上没了办法,有些僵硬地转过头来,咳了一声:“咳,那个,林小姐说得不错,女皇陛下难得来我清雅国,我们也应该尽尽这地主之谊。”


        

这时候,一旁又有一位姑娘走了出来,不同于林雨落的高贵矜持,这位就显得很是可爱,一身粉红色的裙子,头上小小的珠钗发出“叮铃铃”的响声,身上挂着很多金色、银色的小铃铛,可见她有多么喜欢铃铛。


        

她娇娇地行了一礼,甜美的声音传来:“陛下,就表演才艺女皇陛下怕也不好玩,不如让臣女们和女皇陛下一起玩,想必作为一国之君的女皇陛下一定是多才多艺吧?不过,女皇陛下您若是没有才艺,不如让您的臣子来,就当是两国的文化交流了?”


        

这姑娘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相星洛再次感慨,这清雅国一群人怎么只长脸不长脑子?


        

清亦骁他们听到这话,脸色很是不好看,语气没有了往日的温和:“姑娘也太过自视甚高了吧,我宁雪国的女皇陛下是你能够随意侮辱的?还是说,这就是贵国的待客之道,那倒是让我等大开眼界,清雅国如此轻贱我国陛下,那我们也没有什么留下去的必要了吧!”


        

皇上和瞬间清醒的皇后的脸色也同样难看,丞相立马跪下来认错:“皇上,臣的女儿被宠坏了,实在是罪该万死,臣这就让她们给女皇陛下认错!”


        

高位上的两人都没有说话,不过丞相也是个会看眼色的,直接将林雨落和那位姑娘——丞相府的二小姐,林雨晴,带到相星洛面前,强按着两人跪了下来。


        

两个姑娘什么时候被这样对待过,感觉自己受到了屈辱,没一个开口认错的,丞相的脸色很难看。


        

宁疏看到这副场景,瞟了许明泉一眼,许明泉顿时就领会了,恭顺的走到了相星洛身旁,“陛下,这清雅国的咱们还是莫要停留了,不过是丞相的女儿,就如此对待陛下,臣实在是替陛下委屈,陛下~祈月国的皇上前几日还给您传了信,让您去祈月国游玩,顺便聊聊合作的事情呢!”


        

许明泉稚嫩的声音在整个大殿回响,清雅国的大臣们顿时就慌了,丞相更是感到绝望,再也不敢留情,狠狠地扇了林雨晴一巴掌,满是怒气的说道:“逆女!还不向女皇陛下认错,你是什么身份,还有资格和陛下说话!”


        

林雨晴整个人都被打傻了,从小到大她都是被捧在手心里的,哪有受过这样的委屈,也不再顾什么礼仪,直接就哭着跑出了大殿。


        

皇上很不高兴,直接下了处罚:“丞相二女,不知礼仪,不敬尊卑,令其在家思过三年,丞相治家不严,罚俸一年!”


        

丞相整个人都泄气了,他知道,那个女儿这辈子也算是毁了,没有哪个好些的家族会选一个被皇上下如此重旨训斥的女子,其他的女儿怕也是会有所波及。


        

不过此时没有人敢为他求情,相星洛就算再蠢,那也是一国的皇帝。


        

再说,她身边的这群人可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想在他们手下起小心思,只怕是自掘坟墓,丞相这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一瞬间,所有大臣们都有些战战兢兢。


        

林雨落也感受到了这样的气息,很是惶恐不安,她现在终于是知道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了,若是破坏了清雅国与宁雪国的合作,只怕是整个丞相府都不能承担得起皇上的怒火。


        

这时候再也顾不得自己的尊严脸面了:“女皇陛下,都是臣女的错,臣女不应该擅作主张提起此事,妹妹只是不小心说错了话,还请女皇陛下饶恕。”


        

“此次宴席让女皇陛下不尽兴了,朕实在是愧疚,还望女皇陛下不要往心里去,朕下次再重新宴请女皇陛下。”皇上的脸色不是很好看,毕竟好好的宴席就被两个女人给破坏了,还在别国面前丢尽了脸面,他要是真高兴地起来才怪!


        

一直到现在,相星洛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相星洛依旧保持着单纯的模样,就像一个未染世俗的孩子,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直到所有人都看过来,她有些慌张,眼睛睁得大大的,水灵灵的,声音还带着几分小心翼翼:“没……没事,皇上无需如此,其实朕这次前来是……是为了朕的贵君。”


        

说着,还一脸羞涩的看了宁疏一眼,又继续说道:“他的身子不好,刚好有一味药可以缓解他的疾病,生长在位于两国边境的荒山上,那座山危险重重,所以朕这次来是想要那座荒山的地图。”


        

“这……”皇上沉思,其实他一点都不想给,毕竟位于两国边境的这座荒山是清雅国的最坚实的天然屏障,如果让宁雪国知道了地图,那么代表着如果宁雪国要进攻清雅国的话,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我国陛下也清楚此处的重要性,所以我们可以采取公平竞争,清雅国用这座荒山的地图作为赌注,宁雪国原意用宁雪国边境的五座城池作为赌注,由清雅国选取比赛内容,每国五个人,五局三胜,不知陛下意下如何?”清亦骁直接站了出来接上相星洛的话。


        

接下来的事情就没有相星洛什么事情了,她清楚地看到清雅国皇帝的犹豫,也知道这位清雅国的皇帝是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大好机会的。


        

她不知道的是,这其中还发生了一点小波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