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星沐忆 > 第9章 争执

第9章 争执

作者:梅岳 返回目录
        

这件事情不是一时间就能决定的,反正离清雅国皇上的生辰还有一段时间,相星洛她们也不急,皇上直接解散了宴席,带着几个心腹官员就离开了。


        

皇后也清楚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不过,她不是很赞同皇上的想法,一想到自己的未来媳妇那么单纯的样子,就不免有些担心,再加上宁雪国那群大臣的表现,她觉得风险很大,还是要好好劝劝皇上才是。


        

松沐阳自从回到位置上再也没有说一句话,不过周身的寒气成功的逼走了六皇子,不敢再坐到他的身边。


        

他自然也是听到了这件事情,也顾不上自己心中汹涌的情感,跟随皇上离开了,他一直都知道父皇有着一些野心,一心想要清雅国更好,不过现在的清雅国实在是折腾不起,二皇子一党的人掌握了越来越多的政权,在这样的关键时候,应该做的是和宁雪国的人保持好的关系。


        

再说宁雪国的那群人也不是什么善茬,不可能这么容易让清雅国占便宜,他需要冷静一下,想想该怎么做,也需要看看父皇的态度。


        

松沐黎眼里有些深沉,这倒是个好机会,若是赢了宁雪国,得到几座城池不说,最主要的是在那位女皇陛下最伤心的时候,去安慰安慰……这般想着,也跟随着父皇离开了。


        

“皇上,不可!”皇上正与皇后商量起这件事情,没想到皇后的态度如此坚决。


        

“湘湘,这可是个好机会,若是真的赢了,那么清雅国就会成为第一大国,说不定还会……朕努力这么多年,不也是为了这一天吗?湘湘,你相信朕,相信清雅国,我们一定会赢的!”清雅国皇帝松豫年的野心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了,他想到大臣们绘制的宏伟蓝图,那一刻,他心动了,他想要站在世界的巅峰!


        

“皇上,您可曾想过若是赢了,那么真正受益的会是谁!”皇后柔湘梦看到皇上这个样子就知道皇上只怕是已经下定决心了,只能尽力劝说,希望皇上可以听得进去。


        

“咳,再怎么说也是为了清雅国,湘湘,你再忍忍。”皇上有些不敢直视皇后了。


        

“皇上!你说什么?” 首发网址https://m.mfqbxs.com


        

皇后整个人都惊呆了,忍不住就质问出声,“皇上,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有没有想过我的儿子们过得多么难!”


        

“那又如何!皇后,朕才是皇上!他们都是朕的儿子,这江山能者得之!”皇上也被皇后的质问弄得感觉有些落了面子,一时间不管不顾起来了,也不管皇后想些什么,甩袖离开。


        

皇后就这样看着那个男人走远,她笑了,哪怕没有年轻时的美丽,但经过岁月的沉淀,皇后依旧十分美丽,雍容华贵,眼中滑落的泪带着她所有青春美好的回忆离开,也带走了那个男人全部的爱,万箭穿心也不过如此了吧……


        

皇上一出皇后的寝宫就有些后悔了,看着身后一点动静都没有,刚灭的火又熊熊燃烧起来,没再回头,去了慧黛宫——贵妃的宫殿。


        

相星洛这边刚回了驿站就直接去了后院。


        

后院,玉子卿安静地躺在床上,他的身体已经恢复了许多,毕竟当时打板子也只是看着有些触目惊心,但没有伤到筋骨。


        

手下的人都是有眼色的,玉子卿犯了这么大的错,陛下也不过是关了几天,打了几十板子,要换做其他人早就没命了,他们哪里敢真正重打,不过是受些皮肉之苦。


        

再加上相星洛送来的药,上等的玉露膏,这可是陛下亲制,用的都是上好的药材,在外面都是有价无市的好东西,相星洛没有丝毫不舍地给他用,恢复得不快才奇怪呢!


        

一个小姑娘欢欢喜喜地将药端了过来,是柳月,相星洛有些好奇,什么事情这么高兴,送个药都笑得那么开心,跟在柳月的后面进了房间,看到了里面的场景——


        

“玉公子,该喝药了!”


        

玉子卿睁开了眼,带着几分可怜,有些不满地道:“月儿,我身上还很疼呢,没力气喝药~”


        

啧啧,那矫情劲,让人叹为观止,相星洛表示,她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呢!


        

饶有兴趣地站在门口,看着里面两个泛着粉红色泡泡的人,她本来是想让玉子卿来帮忙比试的,毕竟宁疏的身子不好,她也不愿意让他太辛苦,比试少了个人,自然就想到了玉子卿。


        

没想到,这人平时对自己爱搭不理,对这个小丫鬟倒是好得很,还会撒娇,真是想不清楚,这一个个的怎么就看不上自己这个女皇陛下,跟着自己吃香的喝辣的不好吗?没眼光!


        

房里的两个人还没有发现相星洛,柳月有些羞涩,乖乖含了一口药,红着脸贴上了他的唇,一点点地渡了进去,看这样子就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不过玉子卿怎么可能放过好不容易得到的甜美滋味,细细的品尝了一番。正当两人你侬我侬的时候,


        

“咳!”两个人就这样齐齐转头看向门口,看到相星洛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明摆着在说:“我就是故意的!哼,在朕面前秀恩爱,死的快!”


        

某陛下已经磨刀霍霍了!


        

玉子卿有些尴尬,立马走下床,完全没有了刚才的虚弱样子,看得柳月直瞪眼,躬身行礼:“陛下。”


        

柳月有些害怕,跪在地上悄咪咪地看了相星洛一眼就立马低下头,不敢说话。


        

“啧,玉子卿,看来朕还送了你一段好姻缘呀,看你们俩这郎情妾意的,朕真是后悔得很,早知道早把你收进宫,现在朕感觉自己亏得很呢!”相星洛戏谑的声音传来。


        

柳月一听,心一点点地沉了下来,脸色有些惨白,她知道,若陛下真的要玉子卿,她什么都做不了,她不敢抬头,更不敢说话,她害怕,害怕见到陛下凌厉的眼神,更害怕看到玉子卿愧疚地眼神。


        

玉子卿看到柳月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陛下对他们向来说话无所顾忌,他们都已经习惯了。


        

不过这小姑娘肯定是误会了,直接将她抱在怀里,很是认真地看着相星洛,“陛下,臣是真心喜欢柳月,陛下莫要开玩笑了。”


        

相星洛就这样看着他,她看到了他眼里的坚定与柔情,她知道玉子卿心里是真的有了柳月,不过,这并不代表他真的忘记了那个女人,更不代表他真的承担得起家族的反对。


        

他可不是像宁疏他们一般,什么都不用顾忌,不需要考虑家族利益,大家族的纠纷可不是柳月这个单纯的姑娘可承得起的。她虽然没有想过将柳月收为心腹,但这么单纯的姑娘她还是很喜欢的,可不能让柳月受委屈。


        

“玉子卿,既然你已经好了,那就准备一下,朕有事安排你做,关于柳月,日后就到朕身边来吧。”相星洛强行转移了话题。


        

玉子卿有些不愿,担心地看着柳月:“陛下……”


        

“玉子卿,这是朕的命令!”他就这样看进了她的眼,那双眼像是能够看穿人心,让他忍不住收回了视线,不再多说。


        

柳月也在一次次挣扎中回过神来,她感受到了玉子卿的执着,也感受到了相星洛的不满,在玉子卿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轻轻抓住了他的手,乖乖走到相星洛身边随着她离开。


        

相星洛一路带着柳月直到她的客房,这驿站的大臣很贴心,里面的东西一应俱全,无论是书画还是器具,都精致而贵重,处处展现着尊贵,一看就能够感受到用心,让相星洛很满意,直接斜躺在软榻上,看到身后的柳月,唤道:“柳月,去沏杯茶来。”


        

柳月不知道这位女皇陛下要干什么,是要让她远离玉子卿吗?还是会直接打杀了她?毕竟她只是个奴婢,主子要打要杀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一想到这个,心里苦涩异常,心里有些惴惴不安,端来一壶茶放到一旁的桌上,沏了一杯茶放到了相星洛的手上,低着头,双手紧张地揪着帕子。


        

相星洛淡定地喝着茶,看到柳月这般紧张,轻笑着说道:“怎么?怕朕棒打鸳鸯?”


        

柳月不敢说话,眼神四处飘忽,不知所措。


        

“柳月,你是朕的丫鬟,他玉子卿想娶你,怎么着也要让朕看到诚意吧?就这么几句甜言蜜语就把你骗了,真是个小傻子,你不清楚他的一切,朕是让你慢慢看清自己的内心。”


        

柳月此刻真的很惊讶,她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她呆呆地看着相星洛,眼里带着点点泪光,倒是让相星洛有些怜惜,揉了揉她的头,轻哄道:“下去吧,这些日子你也累了,日后你就在朕身边服侍着,你放心,如果玉子卿真的爱你,朕绝不阻止,到时候,朕还会给你置办些嫁妆,怎么说也是朕的人,只要你不背叛朕,朕不会亏待你。”


        

柳月乖乖地点头,轻轻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听话地出去了,相星洛笑着看着她,只希望这个姑娘能一直这么单纯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