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星沐忆 > 第10章 宫宴比试

第10章 宫宴比试

作者:梅岳 返回目录
        

此时的二皇子松沐黎正搂着林雨落好生安慰着。


        

那常年不变的温柔地眼神,灼灼地看着林雨落,让她脸上泛着红,那羞怯的样子,就像是花儿含苞待放一样,好看极了。


        

她身上还披着松沐黎的外袍,一看就知道,这位二皇子正在怜香惜玉呢!


        

“雨落,怎么了,生气了?”那双眼带上了满满的爱意与倾慕,专注地直视着林雨落,此时他的眼里只有这么一个人,她便是他的全世界,便是他全部美好的源泉,林雨落沉溺在这份深深地爱恋之中。


        

不过只要一想起二皇子也用这种眼神看着相星洛,她的心里便有些生气,语气却带着撒娇的味道:“二皇子说的什么话,小女怎敢生二皇子的气~”


        

“呵呵,雨落还说没有生本殿下的气,这浓浓的酸味还真是让本殿下回味无穷呀!”二皇子的声音更是温柔了几分,带着调笑的味道。


        

林雨落一时间羞红了脸,低着头,“殿下就知道哄臣女,谁知道二皇子心里想些什么呢,说不定……”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二皇子的手指按住了唇瓣,呆呆的看着他,看到了二皇子眼中的严肃认真的神情:“雨落,不许怀疑本殿下对你的真心,本殿下与那位女皇陛下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宁雪国如今发展强势,若是能拉拢这位女皇陛下,让宁雪国为我所用,那这皇位还不是本殿下的掌中之物!”


        

“殿下……”林雨落慌张地拦住他,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若是被人听到抓住把柄,那可是会要人命的!


        

她这般模样倒是取悦了松沐黎,轻轻牵过她的手,温暖的大手包裹住小手,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笑着说道:“小傻瓜,放心,这里没人,再说那位女皇陛下可没有雨落贴心,不过是她现在对本殿下有用罢了,待本殿下登基之日,便是她丧命之时,到时候,雨落你便是本殿下的皇后,与本殿下共赏江山可好?”


        

这温柔的话里有着满满的诱惑的味道,一遍遍直击林雨落的心,想到自己成为皇后时的场景,那颗小小的野心种子瞬间发芽,茁壮成长起来…… 记住网址m.mfqbxs.com


        

就这样两个野心勃勃的人,抱着各自的私心,披着爱的外衣,各自绘制着自己的宏伟蓝图。


        

商议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松豫年立马派大臣前去告知,相星洛他们完全没有惊讶,谁都知道这样的好事可不能错过。


        

不过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馅饼,宁雪国的人早就被这位女皇陛下调教的像一群狐狸,这个结果他们早就已经预见好了。


        

对于清雅国提出的三天后进行比赛,相星洛他们欣然同意。


        

三天的时间就这样在帝后大战愈演愈烈,皇后闭门不出,整个朝堂乱成一锅粥的复杂环境中度过了。


        

这一天,依旧是相星洛带着四个美男子,宁疏的身体不适,她直接让他在驿站休息,她就把玉子卿带来了,在一群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缓缓走来。


        

不同于三天前的单纯可爱的样子,相星洛重新换上自己喜欢的红装,也没有了不问世事的纤尘小精灵的感觉,这人,简直就是个妖孽!


        

精致的脸庞,高挑的丹凤眼,一身妖娆的红衣,充满魅力的女性曲线,让不少男人看着鼻血都流了出来,不过这时候没人将她当做小姑娘了,那一身的女皇威仪与松豫年比起来还要多出一些,压得不少人喘不过起来。


        

这一刻,清雅国所有大臣忍不住心里一凉。


        

松沐阳看着那个耀眼的女人,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就是在笙箫阁的那个女子,那么笙箫阁的背景也已经不言而喻了。


        

一想到宁雪国居然在清雅国内建立了如此强大的势力,松沐阳心里也有些不安,他更清楚,宁雪国这位女皇陛下不再掩饰自己代表的是什么,看来父皇这次是栽了。


        

这一次不同于上一次,因为有表演的进行,所以皇上特意让内务府在御花园里准备,相星洛很喜欢清雅国的御花园,这里不像一般的御花园仅供欣赏,还有一个非常大的亭子。


        

这个时候正处于春冬交际的时候,周围却是一朵朵盛开的花,可见清雅国这次对于这个比赛是十分重视的。


        

清雅国皇帝正坐在主位上,皇后没有在他身边,看到相星洛的那一刻,他的心沉了下去,面上依旧带着笑容。


        

不过在相星洛看来,这位皇上此刻怕是笑不出来了,那笑容勉强得相星洛都不想去看,寒暄了几句,就直接坐在了一旁,笑着道:“皇上,这比试可以开始了吧?不知道清雅国想比什么,尽管说!”


        

看着相星洛这气定神闲的样子,再看看清雅国的皇上还有臣子们一副吃了苍蝇的模样,这一对比,高下立见。


        

不过松豫年怎么说也是一国之君,君王应该有的气度还是有的,停顿了片刻,回答道:“确实是可以开始了,我国选的是舞乐、书画、棋艺、骑射、比武”


        

相星洛想都没想,直接点头,“可以,开始吧!”


        

别说,看相星洛这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松豫年心里有些不安定,但想到这些人都是自己精挑细选的,倒还是多了几分底气,吩咐大臣准备比试开始。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一首悠扬的曲子从远处传来,一群舞女穿上白色的纱裙,纷纷踏着音乐的节拍舞动起来。


        

一个女子从后面花丛中吹着笛子缓缓走来,这首曲子可是一首难得的古曲,吹得如此动听,可见这位姑娘是下了一番苦功夫的。


        

那群舞女像花朵般散开,另一名女子戴着一条面纱,在亭中翩翩起舞,舞姿也算得上是高等,但在相星洛眼里就中规中矩,还没有那个吹曲的好。


        

两人配合的还算默契,整场下来美丽而不失韵味,清雅国的大臣们大声鼓掌,赞许的目光投向两人,被相星洛吓到的一些大臣此时也多了不少自信,一个个激动不已。


        

皇上的脸色也好了不少,有了一点笑意,看着两个姑娘行礼,语气温和地道:“不错,舞姿优美,音乐动听,女皇陛下以为如何?”


        

“嗯,皇上说的对,曲子很好听。”至于舞蹈怎么样,什么都没说。


        

相星洛此时才发现那个跳舞的是林雨落,她听到皇上的夸奖,眼里的笑意都快止不住了,还故作矜持的样子,听到相星洛的话,不免有些不屑,还狠狠地瞪了身旁的那个姑娘一眼,那个姑娘半点都没有搭理她,不像林雨落的表里不一,这位就是真的镇定了,一看就知道是一些大家族里教养出来的姑娘,那宠辱不惊的样子,相星洛很欣赏,听说是太傅的独女,珞霖。


        

皇上听到相星洛不咸不淡的声音,有些不悦,说话间也带了几分挑衅:“不知女皇陛下这边准备了什么?”他就不信宁雪国还能有比这更好的舞曲!


        

相星洛自然是感受到了那道挑衅的目光,也不搭理,转过头来,看着身后的四个人,“谁来?”


        

那随意的模样,就好像清雅国这边用尽心思对于人家来说也不过如此的样子,让人恨得牙痒痒,又奈何不了她,真是太气人了!


        

相星洛这群人才不会考虑他们好不好受,四个人对视一眼,书亦情就站了出来,“陛下~臣要是赢了,您赏些什么~”


        

这撒娇说来就来,媚眼一个劲儿地往相星洛送去,不得不说,此刻的相星洛这边一群人都不忍直视,忍不住怀疑真的靠谱吗?这人是个会跳舞的?


        

清雅国的大臣们只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看书亦情的目光就像在看恩人一般,有这个人在,还愁清雅国不会赢?


        

相星洛再次无比的后悔,带着无尽的悔恨,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要什么,说!”


        

“陛下~,臣……臣要亲亲~”说完,一脸娇羞的样子,相星洛整个人都不好了。


        

所有人的脸都麻木了,毕竟这一位做什么都不奇怪,怎么说清雅国要是赢了也有他的功劳……


        

一向没有反应的松沐阳突然就抬起了头,看书亦情的目光尤其地冰冷。


        

书亦情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四下看看,没发现什么,继续一脸期盼的眼神看着相星洛。


        

松沐阳这段时间实在是不好受,心里挥之不去的身影让他做什么事情都不能集中注意力,一想到她和别的男人睡在一张床上,一想到她后宫男人成群,一想到她的眼里装满了别人,却从来没有过自己,松沐阳觉得自己有一种将这群人撕碎的冲动。


        

相星洛:“……”


        

“陛下~”书亦情再接再厉。


        

相星洛:“……”(我无话可说,毕竟奇葩的世界我不懂)


        

“陛下~~”书亦情继续努力,还摇了摇相星洛的衣袖。


        

相星洛:“……”(在下甘拜下风!)


        

相星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正准备说话,就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女皇陛下好眼光!只是还请宁雪国派个人出来,这是不敢比了吗?所以用这种方法拖延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