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顶点小说 > 星沐忆 > 第12章 调戏与反调戏

第12章 调戏与反调戏

作者:梅岳 返回目录
        

相星洛稍稍往前倾了倾,踮起脚尖,鼻尖碰到了松沐阳的鼻尖,感受到松沐阳加快的呼吸。


        

一时间起了坏心思,嘴角轻轻勾起,说道:“五皇子,好巧呀!居然在这里见到你,这算不算你我之间的缘分呢?”


        

说话之间,嘴唇轻抚过松沐阳的唇瓣,松沐阳心里起了阵阵涟漪,慌忙向后退了几步。


        

这位清雅国的战神,在战场上所向披靡,在朝堂上运筹帷幄的五皇子,第一次慌了神,像一个纯情的少年不知所措。


        

相星洛见到他这样子心里更是开心了,眼里挤出几滴眼泪,可怜兮兮地看着松沐阳,委屈的说道:“五皇子,你不喜欢我吗?”


        

松沐阳一想到自己刚刚被一个女人给吓得倒退,不免有些尴尬,如今见相星洛这般模样更是心里过意不去,慌慌张张地解释道:“不,不是。”


        

相星洛一听到这话,眼睛都亮了,笑意满满地说道:“哦?那就是喜欢我,对吗?”


        

一边说着,一边再次走到松沐阳面前,双手搂住了松沐阳的脖子,身子靠近了他的怀里,娇媚入骨的声音引得松沐阳吞了吞口水,有些克制不住自己,想要吻她!


        

偏偏相星洛还嫌不够,还在他怀里扭了扭身子,正准备再调戏一下美男子,还没有意识到危险来临。


        

松沐阳忍无可忍,直接堵住了相星洛这张小巧的嘴。


        

相星洛呆了,她,她被轻薄了!啊啊啊!朕的初吻!于是—— 首发网址https://m.mfqbxs.com


        

“啪”


        

看着松沐阳的脸上鲜红的巴掌印,两人一时间都有些不知所措。


        

“咳,你放心,我会负责的!”松沐阳还是反应快些,有些尴尬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不过他神情认真,不难看出,他是真心的。


        

“谁要你负责了!朕是女皇,你不知道朕的后宫佳丽三千,被亲一口而已,还要你负责,你怎么负责?嫁给朕吗?还是要朕嫁给你?”不知道松沐阳哪句话戳了女皇陛下的心窝子,相星洛一脸愤怒的回了他一句。


        

“我会娶你的!”松沐阳实在是不知道相星洛为什么生气,僵硬的说出了这句话。


        

相星洛看了他一眼,突然就没有了之前的愤怒,冷笑了一声:“呵,那朕是不是应该谢谢五皇子厚爱?朕不如将宁雪国做嫁妆一起带到清雅国来,如何?”


        

松沐阳呆滞了,他第一次那么喜欢一个人,没有想过什么,只想着娶她做自己的妻子,却没认真考虑过两人之间的身份,这时候他才知道娶她意味着什么?


        

“松沐阳,今天的事就是个意外,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就在两人无话可说,气氛到达尴尬的高潮的时候,玉子卿带着书亦情出现了。


        

玉子卿感受到了四周空气的凝滞,不知该不该开口。


        

书亦情就没有什么顾及了,走到相星洛的身边熟练地抓住了相星洛的手,兴奋的说道:“陛下,比试结果出来了!咱们快去看看吧!”


        

“嗯。”相星洛也没有再看松沐阳一眼,随着书亦情离开了,玉子卿也跟在后面离开了。


        

松沐阳看着相星洛离开的身影,站了许久,直到皇上派人来寻,说是宴席结束了,一胜一败,明日的比试在演武场举行。


        

松沐阳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回到自己的皇子府,一夜无眠。


        

“陛下这是怎么了?都在这里坐了一个多时辰了!”清亦骁担心的问。


        

这次比试正是按照相星洛的计划进行的,清亦骁的比试虽然松沐凌画艺不错,不过清亦骁还是险胜一筹。


        

至于许明泉那边,他的棋艺只能算是中等偏上,那位四皇子一看就知道是个中高手,赢得了才奇怪呢!


        

可是如今相星洛自从皇宫里面出来就一直是面无表情,回到驿站就坐在窗前发呆,手指抚摸着唇瓣,谁都不搭理,这让一群人很担心。


        

“谁知道呢?不知道那位五皇子和陛下说了些什么。”陛下这般模样他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书亦情不满地想着。


        

清亦骁站在一旁看着相星洛,不知道为什么,她哪怕没有表情,却让人感受到她的悲伤。


        

他见过单纯可爱的陛下,他见过看着美男子一脸垂涎的陛下,他见过妖娆妩媚的陛下……


        

但他第一次发现原来站在所有人面前的那个替所有人遮风挡雨的人,也只是个脆弱得像所有女孩一样的小姑娘。


        

“咳,好了,都回去吧!陛下无事,你们好好安排明日的比试。咳…咳咳”一道虚弱的声音传来,宁疏在许明泉的搀扶下,艰难的走了过来。


        

宁疏的话这些人还是听的,一个个压下自己心里的担忧,带着自己的随从们,离开了。


        

宁疏示意许明泉守在门口,许明泉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宁疏一步一步走到相星洛面前,“咳,星洛,咳咳,想哭就哭出来吧!”


        

相星洛没有焦距的眼神慢慢恢复了一些清醒,她直直地看着宁疏,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宁疏,我答应过母亲的,不能哭,好的女皇陛下要坚强!我要做好的女皇陛下!我不能哭,我……”


        

宁疏心疼的看着相星洛,她又想到那个男人了吧!


        

“星洛,咳,咳咳,我身子感觉很难受,你,咳咳,你帮我看看。”


        

宁疏不敢再去触及相星洛的伤心事,他是最早跟在相星洛身边的,他知道相星洛曾经为了那个男人做的一切,这是相星洛最痛苦的记忆,这是相星洛心中一生都难以磨灭的伤痕。


        

也不知道相星洛和五皇子之间发生了什么,不过,现在最主要的是让相星洛振作起来,短暂的忘记一件事,只要找到一件重要的事,让她无暇顾及便可。


        

相星洛果然一听到宁疏说身体不适,再也顾不得其他,小心的把他扶进房里,认真把脉确定病情依旧比较稳定,才放下心来。


        

给他开好药,和许明泉吩咐一些注意事项,再去厨房亲自煎好药,看着宁疏喝完药休息了,又担心他的病情反复,让其他人都退下,直接就睡在了一旁的软榻上,一夜无梦。


        

第二日醒来,许明泉一进来,就见到躺在软榻上睡得毫无形象的女皇陛下,有些诧异,不敢去随便叫醒她。


        

他们这些人都很清楚,女皇陛下起床气不是一般的大,就算是书亦情这么无法无天的人,在一次打扰女皇陛下睡觉被踹了几米远以后,也不敢在她睡得正好的时候打扰她。


        

不过,许明泉悄悄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要是再不醒的话,今天的比试就不用开始了。


        

宁疏已经醒来了,看许明泉站在门口,招招手让他过来。


        

虽然宁疏在看到相星洛睡在自己的房里很是惊讶,也知道相星洛的脾气,轻声对许明泉吩咐道:“今日的比试,宁雪国比武认输,直接让玉子卿过去就行。”


        

许明泉也没有问为什么,点点头就出去了。


        

相星洛是被饿醒的,一起身,肚子就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看到一旁柳月在布置吃的,宁疏不在房里,就知道这是宁疏特地吩咐的。


        

他一向不喜欢别人来自己的院子,除了许明泉每天过来照顾他,身边连个丫鬟都没有。


        

相星洛也知道他喜静,吩咐过没有宁疏的允许,谁都不可以随便进他的院子,此时柳月过来伺候自己必定是宁疏特地吩咐的。


        

柳月见到相星洛起身,立马过来伺候她洗漱,帮她布好早点就退下了。


        

相星洛一口一口地吃得开心,早就知道宁疏院子里有个好厨子,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找来的,特别会做点心。


        

平日里宁疏身体不好,他们也不好到他院子里来蹭饭,难得吃到,今天还真是让相星洛大饱口福,结果活活把自己给吃撑了,重新躺回软榻,摸摸自己的肚子,懒懒地闭着眼睛。


        

这个时候相星洛的脑子终于转动起来了,机智聪明的女皇陛下又回来了!


        

她只要一想到自己昨天调戏美男反被调戏,就觉得丢脸地很,这算得上是女皇陛下风流史上的重大挫折了!


        

于是,相星洛决定要找回场子,眼珠一转,一个小小的计划在相星洛的脑海里形成了……


        

就在相星洛天马行空,想着怎么对付松沐阳的时候,宁疏走了进来。


        

他看起来比昨日的脸色好了不少,也不需要许明泉扶着,只是走得有些慢罢了,看来昨晚的药还是不错。


        

许明泉跟在宁疏后面,手里端着一个汤蛊,也不知道有些什么,闻起来味道挺不错,相星洛暗暗想到。


        

“陛下,咳…臣让厨房做了一碗消食汤,您快些喝了,咳咳……撑着了难免会不舒服。”宁疏关心的说着,示意许明泉将汤蛊放在一旁的桌上。


        

拿起勺子,盛了一口汤,坐在相星洛身旁,轻轻喂进相星洛嘴里,相星洛乖乖地喝着汤,听着宁疏说话,“咳咳…陛下放心,臣已经安排子卿去了比试场,咳……以他的能力,咳……那张地图自是会赢来的。至于宁雪国那边,咳…咳……咱们的人这些日子确实过得不好,很多都被太后以各种理由,咳…咳……咳咳,贬官的贬官,撤职的撤职,不过,丞相已经将她们妥善安排好了,只等陛下回国。咳……”